今纶:年轻人,再不离开县城,你将没有未来!(图)

来源: 2019-03-06 19:54:24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762 bytes)

同样是省会城市,类似广州这样的领先者早已突破2万亿,但是一些西北的省会城市一年的GDP只有1000多亿。同样是特区,有的一年只有2000多亿的GDP,有的则已经在实质上拥有国际大都市的荣耀。

中国的城市版图在过去四十年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芸芸众生被裹挟在时代的洪流中,一步走对,步步高升,一步走错,则错失后续的发展机会。

2019年,在股市的大涨中开年,在楼市的企稳中推进,在科技的高速发展中前行,对于许多成年人而言,这是他们离开县城的最后机会。

为什么要离开县城?

县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安逸、节奏慢、压力小,意味着可以和家人长相厮守,但同时也意味着发展空间小、工作机会少、资产升值慢以及子女受教育的资源相对弱,最要命的是:由于圈子太小,所以接受的信息量相对小,最终导致眼界受限。

null

县城里最让人羡慕的工作是体制内的工作,公务员、教师、医生都是每天接受各种羡慕眼光的群体。可就在县城公务员招考人数继续上升的同时,一些热点城市的报考人数却出现下降,这些城市的人们更热衷于去收入更高的公司工作,在他们的世界里,选择更加多样化。

为什么要离开县城?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离开县城,但是对于那些希望离开县城的人: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的选择可能会让你未来吃苦头,可能会在未来让你头破血流,但是你选择的大方向是对的。

离开县城,意味着你需要重新奋斗,没有退路,但同时也意味着你将得到更多机会,认识更多人,更有可能搭上时代的顺风车。

1992年,许家印离开县城,放弃了体制内的职位和收入,一路逆袭,现在人人都知道恒大。1987年,雷军离开县城,赴武汉大学读书,后来在工作方面也与故乡很少瓜葛,38岁实现财务自由,多年后又发生小米的故事。至于马云、马化腾、任正非,他们本来就是在一线或者二线城市打拼起家。

更多的普通人因为工作、学习的原因离开县城,他们在资源更密集的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买房、创业、工作,结果无意中契合了汹涌澎湃的城市化浪潮。

他们的资产增值远超县城的同龄人,他们的学习能力、所处的工作氛围也超过了县城的同龄人,至于眼界、人脉则更是受益于所在城市;

他们的后代在挑战更高远的未来,正如我们所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每年都有一大批学生漂洋过海去求学,去攀登父辈未知未见过的世界;

他们站在大城市的肩膀上,他们中会诞生一批顶尖人才。

你为什么要离开县城,为了孩子!

null

一位洛阳的朋友问我:“你说我是在洛阳继续干,做个小领导,还是去深圳的总公司做个小业务员。”我当然劝这位朋友去深圳,这是决定自己命运的关键时刻,也是决定子孙后代起点的时刻,千万不要怂。

从过往趋势来看,亚洲国家从来都是都市圈化极其夸张的区域,中国、日本都是如此。而且,虽然“城镇化”与“都市圈化”是同时推进的,但是很明显:“都市圈化”更受重视,尤其是围绕核心城市、国家中心城市、一线城市的都市圈,它们在资源的吸附能力上会越来越强,这些城市的中心区实质上在公共设施、教育等诸多方面获得了“隐形补贴”。

后果自然一目了然:远离都市圈的县城被持续“虹吸”人口、资源、资金,最后,在县城里剩下的就是老人、小孩和不受待见的一般服务业、企业以及体制内人士,所有适龄青年、中年人但凡还有一点想法都会想方设法离开。

县城的未来是凋零的,县城的未来属于老人和体制内。

也许有人会说:不是还有很多人在“返乡创业”吗?我只想回应一句:如果你能适应那个环境,你就试试吧。还有,如果在北上广深杭等大城市没有混成人才,回去估计也很难混成人才。

虽然不是所有的成功都是绽放于大城市,但是普通人的财富增长要想加速,在大城市显然机会更多,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要假装佛系,所有的佛系其实要么就是完全对生活投降。

永远要记住一点:形势比人强,城市比人强,那些在大城市混得好的人其实不是他们比你更聪明、学历更高,而是他们借了城市发展的势头,他们结识了比他们厉害十倍乃至百倍的“关键人”,没有别的秘密,而这一切,县城不能给你。

为什么说2019年是个关键年?

过去的数十年,每一波人在社会中获得财富,都与他们走向成功的相对低成本有关,也就是说与他们选对了行业,选对了城市有关。

2019年,是经济复杂的一年,是连广州、深圳这样的城市都在GDP的预期增速上相对低调谨慎的一年,这样的复杂与变化,就是个人的机会。

null

股市在见到低点之后,已经走出确认无疑的技术性牛市,一波又一波不靠谱的创业企业倒下去,能够支撑的企业在未来很有可能成长为参天大树。

一些职业规划师纷纷在表态:“千万不要离职”。他们错了!回忆上上一个“逢九之年”即1999年,那是亚洲金融危机余威未消的年代。

那一年的某位毕业生假如畏惧变化,退回到相对安稳的县城和岗位,如果是普通工薪族就错过了一二线城市房价暴涨的二十年,而那些做出正确选择的人们,虽然只是工薪族,却因为在房地产市场“买买买”,如今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财务自由。

如果这些毕业生后来在县城成长为专业人士和企业家、高管,他很有可能就错过了在高速发展的大城市变化中获得更多资源、市场乃至可能的IPO机会。

2019年,又是恰似1999年那样一个机会:资源重构,系统升级,旧的模式失灵,甚至连房地产企业都在纷纷转型,碧桂园居然要做一家高科技企业!

某些跟不上节奏的岗位纷纷消失,但是一些高新科技企业以及大型互联网公司仍然在头疼:我们需要的人才在哪里?这是高端人才的需求在持续发力,马云说:“阿里巴巴要继续招人”。

即使是一般的公司和企业其实也在遭遇“招工荒”。澎湃新闻3月1日的报道显示:春节后各地的招工进入了关键的密集期,今年制造业、服务业的“招工荒”,比以往更令人关切。

有浙江的企业主表示,今年招工“收成”少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不少企业面临缺人的尴尬境地。《海峡导报》2月28日的报道标题是《用工荒厦企使出浑身解数招人 介绍一人能赚2000元》。

太佛系,你将输掉人生和未来!

机会摆在那里,无论高端低端人才都有一个机会可以切入大城市的生活圈,甚至连户口都不是太大问题,除了京沪之外,诸多大城市的户口门槛已经大幅度降低,关键是:切进去之后怎么办?

null

高端人才自不待言,他们未来会成为或者马上会成为高管、创业者、专业人士,他们很容易从县城的生活场景转换到大城市。我的一位熟人,多年前从湖南某县的领导位置上离职,如今是一位生活富足的深圳律师。

最令人关切的是相对中低端的人才进入大城市之后该怎么办?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所谓“躺赢”一说,他们需要持续不断地学习,甚至需要不断跳槽来寻找自己的职场核心竞争力,这个阶段过去之后,完全有机会成为大城市的中产阶层,在大城市安居乐业。

丧失了学习力,就丧失了竞争力,这里是北京,这里是上海,这里是广州,这里是深圳,这里是杭州,这里是职场,这里也是战场,所以需要你不断学习,不断向上。败者归隐田园,胜者勇往直前,结果就是大城市的门槛会越筑越高。

再次强调,这一轮经济相对增长缓慢的阶段,是很多县城人士进入大城市的为数不多的“窗口期”,过了这个“窗口期”,经济指数回升,成本回升,再想进入,机会不是没有,而是更小了。

中国的“都市圈化”是不可逆转的,不要把你的钱、时间、青春、精力、智慧砸在那些远离核心都市圈的偏远之地,那是对自己的生命的巨大浪费,请一定要选对“标的”,做出正确的人生选择。

如果你还在县城,还在犹豫,建议你去粤港澳大湾区以及长三角的上海、杭州看一看,那是和县城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每一次经济的调整期都是个人从县城跳跃进都市圈的好机会,不要怂,尽管干,现在这时代早就饿不死人。

雷军有一句话虽然是营销语言,我看说得很好,他说“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也许有人会问:“人为什么要寻求不断向上的变化,佛系不是很好吗?”

我希望你认真看看霍金的一席话。在去世前,霍金写了《对严肃问题的简短回答》一书,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援引这本书的引文报道说:“霍金担心有钱人一旦有机会变动子女的DNA,将出现新人种的竞赛,恐将摧毁一般人的生存。他认为,‘优质’人类的出现将导致普通人开始形成特殊的较低的种姓或者完全消亡。”

换言之,你想生活得“佛系”一些,未来也要问问别人是否给你和你的子女相应空间和机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