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爆雷夜:20亿成"起步价" "亏损王"预亏逾73亿(组图)

来源: 2019-01-30 18:47:4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158 bytes)

(原标题:疯狂爆雷之夜!20亿成“起步价”,“亏损王”预亏逾73亿,各种奇葩计提刷新三观,好在是最后一晚了)

快过年了,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过了今晚,A股“地雷”基本就全炸完了。

因为根据沪深交易所规则,1月31日是年报业绩变动超50%的上市公司发布预告的截止日期。

不过,这也导致今晚的业绩地雷集体引爆,上百份预亏公告刷屏,亏损20亿成了“起步价”。

今晚预亏王非天神娱乐莫属,公司预计2018年净亏损73亿元-78亿元!除此之外,预亏超30亿元的比比皆是。

疯狂爆雷夜:20亿成起步价 亏损王预亏逾73亿

还有一个更好的消息就是大A股因此发明了轻装上阵概念股。29日晚间巨亏的人福医药、华录百纳今天股价反而上涨。

疯狂爆雷夜:20亿成起步价 亏损王预亏逾73亿

正所谓“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上市公司的套路”,中证君决定盘点一下各家上市公司的财技,看看A股业绩“洗大澡”的套路。

多家公司商誉减值超10亿

巨额商誉减值成了引爆今年A股业绩地雷的导火索。

1月30日晚间,又有多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超10亿,甚至恨不得一次性把账上的商誉全部计提。

东方精工业绩大变脸,2018年业绩从预计盈利超5亿元,到亏损29.44亿-44.16亿元。因收购北京普莱德100%股权而形成的商誉存在大额减值迹象,公司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0.60亿-41.42亿元。

联建光电预计2018年亏损28亿元。其中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7亿元及其他资产减值3.2亿元。

珈伟新能:2018年预亏19.5亿至19.55亿元,合计计提商誉减值逾13亿元。

勤上股份:预计2018年亏损12亿-15亿元,此前预计盈利5051万-9261万元,公司拟对收购广州龙文产生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确认约12亿元的商誉减值损失。

天海防务:2018年预亏17.4亿-17.89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1.64亿元,公司对金海运、沃金天然气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3.19亿元。

疯狂爆雷夜:20亿成起步价 亏损王预亏逾73亿

大额计提坏账准备

大额计提坏账准备成为造成A股公司巨亏的另一颗大雷。

华映科技公告,预计2018年度亏损37亿-5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905%-2783%。主要源于计提大额坏账准备31.41亿元。

公司预计2018年度大幅亏损的原因为:

1、截至2018年底,公司应收账款中应收实控人中华映管款项余额为31.41亿元。中华映管申请重整可能导致上述应收款项无法全额收回,公司需计提大额坏账准备。

2、公司子公司福建华佳彩上期收到政府补助4.4亿元,本期尚未收到此项政府补助,因此本期亏损金额较大。

3、预计本期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较上期增加。

大额计提坏账准备的还有信威集团、*ST华信、金龙机电和*ST尤夫。

信威集团预计2018年亏损29亿元-35亿元,其中2018年预计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约20亿元。

金龙机电2018年预计亏损22.8亿元—22.85亿元,公司对应收款项、固定资产、长期股权投资、存货相关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16亿元。

亏损金额超过市值

在今天的业绩大雷中,*ST凯迪、华映科技、*ST华信等6家公司一年的净利润亏损已经超过市值。

*ST凯迪预计2018年亏损50-60亿元。原因包括:公司2018年5月中期票据兑付违约,信用评级迅速下调,融资通道全部关闭,此后逐渐出现大规模债务违约情形,公司2018年财务费用上涨;因流动性资金不足,公司旗下电厂大面积停产,盈利能力受到影响;部分在建电厂受制于公司资金压力,与项目所在地协商终止电厂建设,产生了较大金额的资产减值。

*ST华信下修业绩预期,预计2018年亏损34.2亿元-36.4亿元,此前预计亏损超22亿元。原因是公司综合评估保理业务和转口贸易业务的逾期应收账款的可收回性,提坏账准备形成重大亏损。

子公司居然不是“亲生”的

还有上市公司业绩大亏则是受子公司拖累。

宏达股份2018年预亏25亿-30亿元。亏损直接原因是,原来的子公司金鼎锌业公司被法院认定不是自己的,不再纳入合并范围。

金鼎锌业原为宏达股份的控股子公司,宏达股份持有其60%的股权。2017年1月,因合同纠纷,云冶集团等4方股东起诉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请求法院判决最初的增资协议无效且追偿相关利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判决,公司持有金鼎锌业60%股权无效。

按原持股比例计算应享有原子公司自购买日开始持续计算的净资产份额损失约12.36亿元;公司向金鼎锌业返还2003年至2012年获得的利润,扣除已经支付的增资款4.96亿元后损失10.74亿元。

此外,2018年1-9月公司合并报表已确认的对金鼎锌业投资收益金额1.36亿元,在2018年年报中不能再确认为投资收益。

同病相怜的还有天山生物,2018年预亏19.55亿-19.6亿元。

2018年,公司收购了大象广告96.21%股权,但因大象广告执行董事陈德宏涉嫌违法违规,公司无法控制大象广告。公司认为该项投资能够收回的可能性极小,按预计可收回金额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约17.95亿元。

三名独董对预告投弃权票

雪莱特晚间公告称,大幅下修业绩预期,预计2018年净亏损7.5亿元-9.5亿元。

公司表示业绩变动原因,一是收购富顺光电形成的商誉存在减值风险。二是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持续退坡,产业政策趋紧,控股子公司深圳卓誉的营业收入未达预期,形成的商誉存在减值风险。三是经充分考虑行业趋势变化并评估公司实际经营情况,基于谨慎性原则,拟对存货、应收账款、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四是因营运资金紧张,公司部分业务受到影响,营业收入下降较为明显;此外,2018年外部融资环境偏紧、金融市场资金成本大幅上升,公司财务费用增加较多,导致经营利润亏损。

不过公司表示,所有减值数据均在评估中。

值得关注的是,对于公司修正预告,丁海芳、朱闽翀、彭晓伟三名独立董事均投了弃权票。理由为对公司中报、三季报的资产减值均投了弃权票,故本次在未收到有确切计算依据、合法减值证据、法律意见书、专项审计报告等资料之前,无法对财务部初步估算的结果发表确认,仍然持弃权意见。

交易所火速问询

上市公司业绩地雷引发交易所的火速问询,华录百纳、大洋电机、晨鑫科技、奥维通信、骅威文化等多家公司收到交易所监管函,直指上市公司业绩变脸,集中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原因。

其中,要求奥维通信披露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进行业绩“洗大澡”的情况;要求骅威文化、晨鑫科技说明未在之前年份计提商誉减值,而在2018年集中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原因。

为什么商誉减值问题在2018年年报季集中爆发?

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是三方面的原因:

1.2018年将是商誉减值的高峰年。2015年是并购重组的高峰年,对赌协议业绩承诺期一般为3年-4年,大量的并购承诺于2018年到期,年底将面临大量商誉减值的风险。今年以来,不少企业经营情况不佳,并购标的完成业绩承诺难度提升。

2.2018年11月,证监会发布了《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严格商誉减值监管。明确要求企业定期或及时进行商誉减值测试,至少每年年度终进行减值测试。

3.今年1月,财政部会计准则委员会专家提议,商誉计提由减值改成逐年摊销,这一“政策预期”导致很多公司在2018年业绩中集中计提。要是上市公司连续三年净利润无法覆盖商誉摊销,将会导致连续三年亏损退市。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