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有毒?果粉转投华为小米、经销商大撤退、郭台铭很慌(组图)

来源: 2019-01-09 21:00:33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2055 bytes)

划重点

1iOS和安卓的体验已经越来越接近,新iPhone的提价让门槛越来越高。

2过去,新iPhone通常有溢价期,而溢价少则两三百,多达上万元。现在每台机器赚50-100元,每天一二十台的销量。

3苹果减产对富士康的影响很大,作为富士康最大的客户,给富士康贡献了绝大部分利润。



果粉叛变

2019年的第一个周末,北京上班的董茜终于决心把iPhone换了,选择了偏商务的国产手机。她的iPhone保护得相当完好,就像绝大多数中国消费者那样,贴了膜带了壳,机身没有任何刮花。

她的第一部苹果手机是iPhone4,当时在重庆上班,每个月工资2700元,一部iPhone相当于她两个月的薪水。“身边的同事和闺蜜都在用iPhone,买不起也得买。”董茜当时的消费理念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她需要跟风和炫耀。

苹果确实给她带来了良好的用户体验,当她从诺基亚直接切换到了苹果系统时,“当时就觉得上天了,真的非常惊艳。”时隔多年,董茜向AI财经社描绘起当时的用户体验时,依然两眼放光。

相比于大部分果粉,董茜算得上是优质用户。她不仅会花钱买手机,也经常购买应用市场的软件和服务。她的行为常常让同事感到费解,譬如她愿意花200多元下载一个思维导图软件,花40块钱买剪辑软件。

她的这种付费习惯,是在2017年公司年会时,老板给每人送了一张300元的App Store储值卡后培养起来的。董茜用这个储值卡买了付费游戏和工具,她还记得买的第一个游戏是《纪念碑谷》。此后一发不可收拾。她订阅了很多知识付费产品,因为不小心勾选了连续包月的按钮,又总是忘记取消,每个月都有几百元通过苹果账户被扣除。

董茜的老家在重庆万州,尽管那是西南省份的小县城,但苹果已经是街机。她们家清一色也用的是苹果,她的旧手机给了她爸。苹果的系统相对简单,很容易让父辈上手。

但现在,这种美好在慢慢消减。最早抛弃苹果,投奔安卓的是她的姐姐和姐夫。姐姐的需求简单,她用了安卓之后非常开心,觉得速度很快,拍照不错玩法又很多。

这种情绪也在影响着董茜。运营商在她办理宽带时送了她一个北京手机卡,里面有1000分钟语音通话和无限流量,她决定尽快把这个号码使用起来。



她很清楚自己对手机的诉求:拍照和速度。董茜喜欢拍照,无论外出度假还是和朋友聚会,都会带上单反相机。她对比了iPhoneX和华为Mate系列的拍照功能,更喜欢色彩饱和度高的华为,而两款手机的价格差足以让她买一个单反镜头,这让她感觉iPhoneX的性价比不高。

iPhone最近的表现让她感到失望。她喜欢玩王者荣耀,但经常出现卡顿,她每次扫码骑自行车,都需要在寒风中等待十几秒。最尴尬的一次是,她约了朋友一起吃饭,原本是她请客,但因为二维码一直扫不出来,最后还是朋友抢着把钱付了。

这是iPhone很尴尬的地方,iOS——果粉们曾引以为傲的系统——和安卓的体验已经越来越接近。而安卓的玩法越来越多样,使得这些常年使用iPhone的人,似乎并不排斥体验一下国产手机。

董茜下了很大的决心。由于iOS与安卓之间天然割裂,挡住了很多人的换机热情。她干脆把通讯录上传到了QQ同步助手,把照片上传到了百度云盘,甚至不得不舍弃了之前的游戏账号,重新用安卓手机来玩王者荣耀,她的王者荣耀iOS账号已经充到了贵族5。

赵林在深圳一家软件公司上班。作为一名程序员,他平时在生活上很节俭,不爱花销,就是喜欢尝试新科技。当年,他和周边的同事都用苹果电脑编程,是不折不扣的果粉。后来苹果与联通推出第一代合约机iPhone3时,赵林就跑到联通排队购买,“那是革命性的,触屏嘛”,为此,他不惜换掉自己多年的移动号码,转网到了联通。

每年苹果发布会,赵林都熬夜观看,看完就上官网下单,iPad都要等上一个月,iPhone根本抢不到。一代代iPhone和iPad,赵林家里买了很多苹果设备。



这种情况在4年前发生变化,2014年,华为推出了大屏的Mate7,赵林身边一些同事尝试买来用,大屏和长待机是苹果没有的优势。于是在3年前,准备换机的赵林购买了Mate8。“一上手,感觉比苹果还是要差一些的,从软件的流畅性到外观,偶尔还有死机现象”。但赵林说,Mate8给了他一个改变,国产安卓机是可用的,“从那时起,苹果对我的吸引力一下子就下来了”。

今年,赵林又买了更便宜的小米8。“感觉小米性价比更高。小米也用的比较好的CPU,挺快的,也有人脸识别功能,UI也不错。我有时去香港,小米的全球上网功能,在香港上网一天只要六七元,比华为的天际通还便宜。”

赵林现在还是关注每一代iPhone,但他觉得苹果性价比已经很差了。至于iPad,他已经好久不关注了,因为家里的产品够用了。

2018年底,一家名为MobData的研究机构发布了一份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大多数iPhone用户都是18岁至34岁的未婚女性,或者月收入在3000-5000元的人群,干脆直接贴上了“隐形贫困人口”的标签。

尽管这样的说法没有太多事实支撑,但这个观点却传播甚广。

“新进入社会的人,需要认同感。”王艺分析。他是经纬易达信息咨询公司的分析师,做了七八年的苹果产品调研。他的第一台苹果手机是iPhone4,一直到现在都是苹果的用户。这些用户会觉得苹果手机有面子,比较有范儿,但过了几年之后,个人价值会在更多地方体现,手机只是一个正常使用的工具。

据山西、云南和辽宁的多位供应商透露,购买苹果手机的用户确实以年轻人为主。而且这些人已经对苹果系统很熟悉,不用介绍,也不用帮忙激活,直接拿货走人。当然,这也意味着新的苹果用户越来越少。

而iPhone的大幅度涨价,又吓退了相当一批新用户。最新款iPhone的售价已经是从八九千元起步,这超出了大学生或者刚毕业的职场人士的消费能力。

一方面是越来越高的定价,一方面苹果也在努力留住现有的顾客。不久前,王艺用了一年多的iPhone摔在了地上,屏幕碎得稀巴烂。苹果给他很高的折扣,以半价换了一台新iPhone。王艺印象深刻,iPhone7早期的官方折旧价格只有三五百元,现在基本能达到1200元到1500元,提高了三到五倍。苹果的意图很明显,保证老用户不流失,然后鼓励他们换新品。

“不过我确实想用华为试试,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体验。”他的工作性质让他有必要体验安卓手机,而且安卓系统的提升速度很快,各方面与iOS的差异已经很小,他愿意考虑国产手机。“我下一代的手机80%可能会用华为。”三年前,这个概率为零。

iPhone曾以其iOS的绝佳体验和过硬的产品质量,一骑绝尘,这也是果粉们一直引以为豪的地方。

苹果也有一批铁粉,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跳到安卓阵营,而且这些人都不差钱,绝非“隐形贫困人口”,甚至为了第一时间买到新机,他们愿意付出更高的价格。

但现在就连铁粉都感觉苹果的性价比太低了。一位苹果铁粉对AI财经社说,“我去意大利和法国工厂店买一个包也就几千元,而且可以背一辈子,可是手机再怎么说,也就五六年吧”。现在手机耐用性越来越高,一些苹果铁粉的换机周期越来越长。他们的电脑、手机到平板一般都是苹果产品,使惯了不愿意换到安卓,但他们的消费力很难撑起苹果预期的高销量。

留下来的人千篇一律,但叛变的用户却各有各的苦衷。

经销商在撤退

临近年关,王飞临接待了三批企业客户,他们采购了电子产品作为年会奖品。往年,最新款的iPhone和iPad是他们的首选。而今年有些意外,这三家都选择了国产手机。

王飞临是山西太原的一个手机代理商,每个月两三万台的手机经过他的手批发给下游经销商。但iPhone不是他的主打产品,现在每个月iPhone的出货量只有数百台,而一年前这个数字为一两千台。“从iPhone8和iPhone8P开始,就卖得很一般了,今年上的新品,市场都没反应。”王飞临从iPhone上挣的钱越来越少,现在每台的批发价格只能挣10-20元。

而iPhoneXR滞销已经是普遍现象,这种处境得到了多位手机经销商的证实。

北京一位手机渠道商告诉AI财经社,以前iPhone新品发布,抢到就是赚到,但自从iPhoneXS之后,都是老客户下了订单,他才按需求去抢购。尽管iPhone的单价在提升,但对于黄牛而言,赚到的差价却没有增加。

过去,新iPhone通常有溢价期,而溢价少则两三百,多达上万元。iPhone6和iPhone7发布的两周时间,基本溢价在1000元左右。



iPhoneXR几乎是一个分水岭。“XR完全没有溢价”,王艺发现,渠道拿到的货比直营店和官网拿到的货便宜很多,现在降价三五百随便买,想要多少要多少。甚至因为iPhoneXR出来后,iPhoneX变成了畅销品。

苹果本来对XR寄予厚望,在2018年10月,苹果甚至计划把全球大约45%的新iPhone产能给予iPhone XR。苹果为了维持利润,已经停止了生产X系列。而XR却无法避免减产的命运。

在华强北做8年手机生意的华杉,向AI财经社讲述了他所经历的苹果黄金时代。

华杉是地道的潮州人,初二辍学跑到人生地不熟的深圳,他做手机生意的第一年赶上了iPhone4的发布,倒卖苹果手机成了整个华强北最热门的生意。

“那个时候的钱好赚”,华杉放弃了给别人打工的想法,决定自己干。他在华强北的电子市场溜达了一个月,熟悉了门道,然后问家里要了两三万块钱,在国际电子城(现为康乐通信市场)租了一个柜台。当时还是小本买卖,没有备货,都是买一堆手机模型,有客户需要,就跑到市场上帮忙找。

这个生意确实比在富士康打工强了很多。他的柜台月租金6000多元,第一个月收支打平,第二个月就开始赚钱了。

最疯狂的年代出现在2014年发布的iPhone6,中国大陆因为没有进入首发名单,嗷嗷待哺的果粉把目光投向中国香港。香港那边的黄牛拿货过来,深圳这边的人负责收货,然后当天转手卖到各个省份。当时一台iPhone6被炒到八九千元,华杉可以从中赚一千元左右。



华杉记忆深刻,因为香港人不接受转账和支付宝,只收现金,他需要每天背着书包,里面装着一二十万人民币,换回来一二十台iPhone。在iPhone6发售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华杉赚了八九万元。

4年后,iPhoneXS Max上市,形势陡然发生改变。华杉第一天卖了15台,一个月总计才卖了一百多台新机,每台只赚一两百。市场的货充足,价格炒不起来,所有加起来赚了一万多元。早已不复往年的辉煌。

最近他们在炒的是华为Mate20保时捷红色版,华为在有意控制出货量,保持高端形象和溢价空间。这是华杉们希望看到的,货少意味着才有炒价空间。这款官网售价12999元的手机,在华强北最高炒到两万元以上,现在也还维持在16000多元。

现在都是老客户,他也不需要门店和摊位,接到需求就去市场上找货,然后用顺丰快递出去,每台机器赚50-100元,每天一二十台的销量。无论是四五千的手机还是一万多的手机,他们能赚到的差价都是在这个区间。

除了风暴中心的华强北,偏远地区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李昆的苹果授权店在云南曲靖的一个县城,他把这家授权店形容为“鸡肋”,每个月六七十台的销量,因为有房租成本,他的手机每台有四五百元的利润空间,而用户多是以前用过苹果的人。

“房租是瓶颈”,他的店面70平米,一年的房租是22万元。让他无奈的是,当地在紧锣密鼓地创建卫生城市,发传单、放音响这些促销活动被城管禁止了,造成进店人数大幅减少,也导致手机销量下滑。

华杉一直在寻找转行的机会。手机行业现在的利润太低了,量也在下降,iPhoneXR发售当天,整个华强北都没有卖出100台,当天下午就跌破了官方售价。

“做这个生意太累了,现在也赚不到钱。”华杉有些厌倦了,他每天的工作就是背着一个包出现在飞扬大厦,这里是二手手机的集中区域,挤满了背包客。他们根据客户需求去华强北的市场找货,周而复始,坚持了8年时间,“特别累,经常晚上十一点才下班”。这已经不是一个性感的行当,华杉的很多朋友只要有其他选择,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这一行。

“郭台铭很着急”

当库克在美国西海岸打了一个喷嚏,远在中国台湾的郭台铭估计得感冒一场。作为苹果手机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的命运在随苹果起伏。

新年伊始,苹果罕见地下调了2019财年第一季度的营收预估,承认销售下滑,由890亿美元-930亿美元降至840亿美元,毛利率预期为38%。这是苹果公司自发布iPhone以来,首次下调业绩预期。



资本闻风而动,一点也不想给库克面子,销售预期下滑的当天,苹果股价暴跌9.96%,一天蒸发了741亿美元。而iPhoneXR发布以来的三个月时间,苹果一路跌跌不休,苹果总市值已累计蒸发4460亿美元,从全球上市公司总市值第一位滑落到第四位,排在微软、亚马逊和谷歌之后。

苹果公司已经决定把iPhoneXR的产量减少一半。一位不愿具名的富士康员工对AI财经社透露,苹果减产对富士康的影响很大,“不是说苹果的问题,而是富士康做其他客户几乎都很难赚钱,或者说赚钱都很少。”

苹果作为富士康最大的客户,给富士康贡献了绝大部分利润。“小米给我们的毛利相对比较可怜,然后华为更可怜,跟他们没有那个革命感情,而且国内的其他厂家也极力拼价格。”上述人士说。

“富士康除了苹果赚钱,其它都不怎么赚钱,甚至还亏钱。”据他透露,富士康有八大系统,但在2017年除了苹果赚钱,其它都不赚钱。当苹果出现危机时,“郭台铭很着急”。

2018年6月,富士康在A股挂牌上市。郭台铭意气风发,提出搞工业互联,当时还打算在北京招三五百人做APP的开发,起步年薪五六十万进行招聘。

然而这一计划随着苹果销量下滑而搁置。苹果在9月份发布新机,原本打算起用60条生产线,但因为销量不理想,最终只保留了45条。“ 导致每个季度的出货量下调了大概800万台”。

在此背景下,富士康的裁员就毫无意外。富士康通常不会让工人直接卷铺盖离开,而是以不让加班或者上四天休三天的方式,把员工逼走。在富士康的流水线,不加班等于赚不到钱,很多人也就没有了继续干下去的动力,自然选择离开。

对管理层,甚至包括台湾干部,也在裁员。据富士康的一位员工透露,北京的一个研发中心裁掉了80%的人,这个手机研发中心有300多人,以台湾人为主。

库克把业绩下调的原因归结于iPhone在中国市场的下滑。



库克说,大中华区的 iPhone 营收比预期少增长了多少,这次营收就下调了多少。“这种影响也开始体现在消费者身上,越来越少的人前往我们在中国的零售店和经销商。”

浙江一家企业禁止员工购买苹果手机,违者将失去晋升机会。相反,他们鼓励员工买华为,为那些弃用苹果购买华为的员工给予25%的补贴。

民族情绪在发挥着作用。一位东北手机经销商对AI财经社透露,孟晚舟事件后,他经营的华为手机的销量出现了井喷式增长。

“苹果最早的护城河是产品,后来是品牌,现在是iOS的生态系统,万一哪天这个也没了,那苹果就这样了。”王艺说,苹果除了最近几年的创新力度不足,价格过高也是影响销量的重要原因,“我也不明白他们怎么定价的,这个价格在中国市场确实很难接受”。

iPhone的创新问题最近这些年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事实上,很多消费者不买账的一点是,iPhoneXS和前一年发布的iPhoneX 之间,除了处理器不一样,多了一个双卡版本,其他几乎没有差别。这种情况也得到了多位黄牛的证实,之前几年靠iPhone发了财的黄牛,这两年他们的数量在骤减。

以国产手机品牌为代表的安卓手机在拉近与iPhone的差距。譬如安卓手机大部分是双卡,支持微信双开,对于很多商务人群有吸引力。同时,运营商为了抢占客户,也在疯狂送SIM卡,以超低的资费拉拢客户。这些措施都在让那些不坚定的果粉,转移到安卓阵营。而iPhone在这些方面似乎都坚持自我,直到最新一代才专门为中国区用户提供双卡服务。

除了内部的业绩问题,苹果与高通的官司也让库克焦头烂额。在德国,因为涉及侵犯高通知识产权,苹果不得不在其官网和门店下架了iPhone7和iPhone8;在中国,法院也已经作出诉中临时禁令,苹果iPhone的部分型号也被禁止在中国市场销售。尽管苹果已经在上诉,但实际的影响已经在发生。

在刚刚举行的苹果员工大会上,库克期望重振大家的信心,顺利度过暂时的困难。但在日益成熟的手机市场上,苹果的苦日子似乎才刚刚开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