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利差罕见倒挂 人民币汇率难现持续贬值走势

来源: 2018-11-28 20:32:4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521 bytes)

近期,中美1年期国债利差十一年以来首现倒挂,代表性的10年期国债利差一度收窄至24个基点,创下八年多新低,成为市场广泛关注的焦点。

机构普遍认为,中美利差倒挂是为实现内部均衡而必然出现的现象,对此不必过度解读,预计外部均衡会通过更加自由浮动但有底线的汇率来实现。随着“宽货币+宽信用”的政策组合延续,经济基本面企稳回升,叠加宏观审慎调节,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仍将保持总体稳定。

中美利差出现局部倒挂

今年以来,中美两国货币政策“背道而驰”,国债收益率亦相向而行,使得中美长、短期国债利差持续收窄,甚至出现局部倒挂。

一方面,随着美联储三次加息,以及大幅削减持有的美国国债、抵押支持债券等资产以“缩表”,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不断推进,这直接导致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持续走高,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年内上行60个基点至3.06%。

另一方面,出于经济“稳增长”的需要,我国央行已进行四次定向降准,相对宽松的货币环境助推债券收益率快速下行,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年内大幅下行53个基点至3.37%。

在此背景下,继3个月、6个月期中美国债利率倒挂后,11月7日,中国1年期国债收益率低于同期限美债收益率1个基点,为2007年11月8日来首次出现倒挂,至27日倒挂区间进一步扩大至-21个基点;而11月8日,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一度收窄至24个基点,创2010年7月以来新低,早已跌出80-100个基点的“舒适区间”。

资本流动变化引关注

市场为何如此关注中美利差变化?主要因其往往会引起汇率预期和资本流动变化。

机构分析称,中美利差处于低位回升时,汇率贬值预期趋于修复、资本趋于流入;中美利差处于高位回落时,汇率贬值预期趋于恶化、资本趋于流出。进一步看,汇率预期和资本流动变化或影响国内货币环境,因在货币政策实施过程中,保证汇率和资本流动的基本稳定是重要目标。

从实际表现看,今年美元汇率与利率同升,的确给人民币汇率带来一定的贬值压力,我国外汇占款“三连降”也体现了一定的资本流出压力。今年4月下旬以来,美元指数累计升值超过8%,人民币兑美元则下跌逾10%;8月以来,我国外汇占款连续三个月下降,8月至10月环比分别减少23.85亿元、1193.95亿元和915.76亿元。

“外汇占款大幅下降对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会形成直接的基础效应,其对流动性的边际影响不容忽视。”太平洋证券固收研究团队在最新研报中称。

招商证券宏观研究团队进一步指出,持续收窄乃至倒挂的中美利差,至少对于吸引外资增持人民币债券形成一定的负面影响,10月份外资减持人民币债券96.24亿元便是例证,其对我国资本流入、外汇供求的边际变化应予以关注。

不少机构认为,短期而言,中美经济、货币政策环境暂时不会有大的变化,这意味着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很可能继续收窄乃至倒挂,这可能给汇率和资本流动带来一定压力。

但一些市场人士也许担忧过头了。从全球资金流向来看,外资仍在持续流入中国市场。中金公司统计数据显示,最近五周,全球资金继续流入中国(包括A股、H股、红筹股)市场股票型基金,累计总规模超过75亿美元。

另据外管局发布的数据,2018年三季度,境外投资者对我国境内金融机构直接投资流入196.73亿元,流出179.18亿元,净流入17.55亿元。

跨境资本流动仍将保持稳定

外资对中国市场的信心来自哪里?综合机构观点来看,当前至少有四大因素对我国汇率预期和跨境资本流动形成有力支撑。

首先,从外部环境看,高利率环境对美国中期经济下行的风险正在累积,明年其加息步伐可能放缓,伴随油价回落,美债收益率很可能趋于回落,同时美元难以继续大幅上行,这给人民币汇率企稳提供了较好的外部条件。近期美元指数多次上探97关口后折返,人民币兑美元则企稳运行,也体现外部扰动正在减轻。

其次,从国内基本面看,随着一系列稳增长政策逐步落地、见效,市场对中国经济基本面的预期正在改善,10月经济数据整体好于预期,表明基本面仍稳中有韧性,足以有效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夯实我国外汇市场总体稳定的基础。

再者,当前政策框架更为侧重内部均衡,货币调控重心在于如何改善融资结构和总量,预计外部均衡会通过更加自由浮动但有底线的汇率来实现。面对外汇占款下降可能造成的流动性缺口,预计央行也将采用货币市场工具进行流动性呵护。

最后,在保持汇率弹性的同时,监管层将继续坚持“底线思维”,更加灵活地发挥宏观审慎调节作用,维护外汇市场和跨境资本流动的稳定。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增强,市场主体面对外汇市场形势变化更加理性,贬值预期总体持稳,未对跨境资本流动造成较大负面影响,这也减轻了央行维稳汇率的压力,减轻了汇率对货币政策的掣肘。

总的来看,在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的背景下,中美利差可能继续收窄甚至倒挂,可能给汇率和跨境资本流动带来一定压力,但人民币汇率预期保持稳定,监管层也将持续引导汇率维持双向波动。尽管我国外汇占款连续三月减少,但下降趋势有所放缓,同时10月结售汇和涉外收支逆差明显下降,也表明当前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依然呈现双向波动、总体稳定的发展态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