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背后:寒门子弟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组图)

来源: 2018-01-10 21:29:3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174 bytes)

当余之从师也,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至舍,四支僵劲不能动,媵人持汤沃灌,以衾拥覆,久而乃和。

——宋濂 《送东阳马生序》

这几天,“冰花男孩”在网上被刷屏,其励志求学之路感动了无数网友。但感动背后,其实是残酷的现实。也许未来不久他就会发现,求学之路上还会有无数比寒冬更难迈过去的坎。


冰花男孩背后:寒门子弟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


图1 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三年级的“冰花”男孩顶着一头风霜站在教室里的照片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来源:云南网)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明初诗文三大家”之一的宋濂曾经在《送东阳马生序》里描述过自己的求学经历:“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足肤皲裂而不知……”这与冰花男孩的经历极为相像,让人不禁感叹,时隔700多年后,求学对于一些人来说,仍然是艰难的事。

因为在这个时代,冰花男孩只是一个缩影,他的背后是中国6000万的留守儿童。


冰花男孩背后:寒门子弟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

图2 2000-2010农村留守儿童规模 (来源:《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6》 制图:网易研究局)


中国921万儿童“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大批的农民离开居住地进入城市,但当前大城市的户籍制度极为严苛,致使其子女难以在城里上学。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曾撰文表示,“现在大城市纷纷采取了‘赶人’的政策,主要手段就是限制外来人口小孩的入学,这会导致出现更多的留守儿童。”

孩子的童年,父母的陪伴对其身心健康成长起着关键作用,但《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2015》显示,在中国的留守儿童中,有921万人“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

更严重的是,留守儿童的照料者主要是空巢老人。卫计委的报告显示,一半以上的留守儿童,由爷爷奶奶照料,隔代照料已经成为留守儿童的主要照料方式。

也就是说,随着城市化的推进,中国城市和农村的代际结构也在发生着变化。

在城市,中国最后一代独生子女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代际结构日趋成为一个“倒金字塔”,即421家庭,独生子女的结合通常意味着要供养彼此的父母和至少一个孩子。

而农村,则是另外一番景象。截至2016年,中国仍有外出农民工1.69亿人。一个由农民工、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构成的代际正在成为庞大的主力。特殊的是,这三者虽为血亲,却在时空上相聚甚远,若即若离。

孤独是这个时代的代名词。但留守儿童,显然比城市里的孩子更先体会到这一点。据卫计委的调查,留守儿童家长的日均陪伴时间只有不足5小时,连非留守儿童家长陪伴时间的一半都不到(如图3)。


冰花男孩背后:寒门子弟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

图3 分城乡、是否留守的父母对0-5岁子女日均陪伴时间 (来源:卫计委) 


寒门子弟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但差距不只体现在孤独上。另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在真金白银的教育投入上,农村儿童也几乎输在了起跑线上。

卫计委的数据显示,将一个孩子抚养到5周岁,在城镇需要9.4万元,而农村只需要4.6万元。总体来看,留守儿童的教育支出仅为非留守儿童的68.8%,农村儿童的教育成本仅为城市儿童的64.6%。

研究农村教育问题的专家罗斯高的调查显示,农村孩子的平均认知能力要比城市孩子低,同样给农村教育敲响了警钟。

前段时间有一个“陪孩子写作业”的段子很火,说的是城市里的一个家长,陪儿子写作业到五年级,然后心梗住院了。一个作业,搞得家长叫苦,孩子也叫苦。但在笔者看来,在中国,写作业能有父母陪伴的孩子,不仅不该叫苦,反而该称作幸福。

因为这对留守儿童来说,是天大的奢侈。

现实就是:当城市里“父母陪孩子写作业气出心脏病”被编成段子在网络上横飞时,大山深处的留守儿童连父母陪写作业的机会也没有。


冰花男孩背后:寒门子弟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

图4 城乡地区儿童隔代抚育情况(来源:《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6》 制图:网易研究局)


真实的隔代抚育情况是:农村老人的受教育水平较低,再加上年龄的限制,很难给横跨一个甲子的儿童提供良好的教育环境,即便中国有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传统,在现实面前,也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冰花男孩背后:寒门子弟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

图5 留守儿童追车跑了两百米,盼妈妈留下来(来源:封面新闻)


超过1/4的农村青少年无法完成义务教育

农村留守儿童要面临的另一个残酷现实是,即便接受了教育,中途辍学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在义务教育阶段,农村的青少年也呈现出大幅流失的状态,据《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年)》,农村青少年到14岁以后,在学率会锐减,15-17岁的青少年在学率仅有72.4%,这就意味着超过1/4的农村青少年无法完成义务教育(如下表1)。不仅如此,在课外教育方面,农村也是相对落后的一方。农村6-17岁青少年参加课外辅导班(25.1%)占比仅为城市(54.2%)的一半左右。


冰花男孩背后:寒门子弟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

表1 各年龄组青少年在学率(来源:《中国家庭发展报告(2015年)》)(制表:网易研究局)


拥有梦想是幸福的事,但是梦想背后,实际上需要政府和社会相关配套措施和政策的大力支持,比如是否可以探讨放开户籍制度的限制,让农民工子女可以随父母进入城市学习;是否可以在农村设立更多由政府推动的早教中心,让农民工子女在幼儿教育阶段也不输于人。

冰花男孩的求学梦也需要这样的支持,否则,在超过1/4的农村青少年无法完成义务教育的残酷现实下,我们很难保证冰花男孩不会成为其中一员,希望每个留守儿童,都能在相信梦想的年龄,同时得到保障梦想实现的社会支持,让他们的努力终有所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