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偷渡”…回忆过去一段难忘旅程

来源: 2017-12-12 13:09:2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373 bytes)

回忆过去一段难忘旅程…离乡出走 “偷渡”(随波逐流:所谓偷渡大逃亡)

其实说到偷渡比较多人走的,在一九六二年之前五七年还有一波,五七年偷渡走的据我所知都是家庭成份差的人,我村就有十多个,地主富农占多数,多数是青壮年,成立公社后六二年之前很少听到有人偷渡,起码我的村子那几年没有,大锅饭后生活困难,香港有亲人的都有带些东西回乡救济家人,带回的东西面包皮饭焦几多,港客回乡的确对农村影响很大,也形成大批偷渡主要根源。

我第一次,是在一九六二年走陆路,所谓偷渡大逃亡时期,这一年我读初中一年级,当時正逢学校放暑假,由于我父亲解放前开杂货店做漁民生意的,解放后杂货店经过公私合营,几年后杂货店归公,父亲转为政府商店雇员,之后调离原店分配到其它商店工作。父亲转到一问只有三个人的小商店后,那时小商店每月都要盘点一次。大约是61年或62年,一次盘点说小商店货物出入对不上,大秤入小秤出本来就是对不上,多点少点很正常。

这个月上面派人来盘点,盘点后觉得货物进出对不上,折算合计少了47元,上面的人和三名店员开会,三人必须把47元补回去,本来是货物出入少了,三人都没贪污,但一定要补回怎补,连开几天会,三人之中干部不用补他是党员不会偷,那就剩下两人了,我父亲老实无背景最后迫我父亲承认贪污47元,六二年父亲也被下放回农村。那时刚好容许私人搞点自留地,父亲回家什么都不会干,父亲唯有到山上开荒搞点自留地种豆,我也利用暑假期间和父亲到处找地开荒,离家很远附近没地方有都早己被人霸了,这事我最记得。

这时巧遇偷渡潮所以父子两人也学人偷渡,纯粹跟风完全无划计,临时作出决定偷渡的,但到我们去的时候己接近尾声,高峰期己过人数明显减少,多数几个人一起沿着公路两边走,我和父亲同另外两人一起去,其中一人是附近村庄塘尾人,这次偷渡主要想靠塘尾人,因为他有个弟弟当时在香港做警察,希望利用他的关系领出去,(当时这种想法的确太幼稚,要领也只能领他一人),有传闻有人在香港政府工作很容易被带进香港,所以和他一起走。

六二年所谓偷渡大逃亡时期,中国边防不管,甚至指点叫你怎样走,港方某某处某某时,那里有巡逻车经过,所以过边界很方便,很轻松就可以过到港方,反而香港方面到处抓拿人。偷渡没有内地人说的严重,什么叛国罪抓到要枪毙这一说,在我家乡偷渡非常平常。

我们由淡深公路经坪山、龙岗、横岗一直走,大约走了一天一夜,沿途遇到偷渡人流不多,我们是经梧桐山、莲塘、莲麻坑,万屋边村,过沙头角公路,公路距离铁丝网很近,中间有条小沟这片空地野草很高,暗中装置有三条暗铁线每条相格两、三公尺宽,由于野草很高这些暗铁线看不见,如果一跑会给铁线拦倒,所以不能跑只能走,小沟边上就是铁丝网,爬过铁丝网就是港境,有些地方其实不用爬铁丝网,铁丝网底部已经被水冲开,人一穿就能过。

我们也是由铁丝网底部穿过去的,非常轻松过了边界,过了边境后四个人坐在公路边主动让人來捉拿,心想有人來认领不怕,被捕后被送进集中营,经过问话了解后,我们三个人和塘尾人分别关押,没多久有人把塘尾人帶走,剩下我和父亲及另一人,一起被送进集中大营,后来只领塘尾人一个。集中营内被捕者众多,送进来一批在集中营给吃了一顿飯后,就要送走由于被捕人數实在太多,集中营地方太小送来一批必须送走一批,分批坐上解押車(猪笼车)送回深圳,被送回深圳后有些人为了那顿飯,在深圳停留一晚第二次或第三次继续去。我们三人下午沿着原路返回家乡,刚回到村里看见一大批人正准备出走,其中有大队干部、小队干部,看见我们回來即时取消行程,第一次父子偷渡失败告终。

那段时期偷渡,没有像北方人后來所说,什么逃离国境叛国罪,什么罪大恶极,罪名重到非要枪毙不可的地步,其实那时我们那里就是一椿很普通的事,内地人就觉得很严重,很难理解。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