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案后续,中美磨合之南海篇

来源: 2016-08-26 08:27:3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5940 bytes)

南海仲裁案后续,中美磨合之南海篇

美国帝国主义者导演、菲律宾前政府充当主角的南海仲裁案落幕了。虽然中国政府从一开始就表明了不参与不承认不接受的严正立场,导演们还不甘心要力推仲裁,但是又没有执行力,所以这个仲裁秀只不过是给个了中国一个认识美国朋友的真面目的机会。美国在台上的这批人的智商实在不敢恭维,居然能弄出这么一个臭名昭著漏洞百出甚至把太平岛说成礁的笑话,致使连蔡英文这么亲日媚美的人都不能不反对了,——恐怕只能用乱了心智来理解。

中国政府在仲裁一开始就通过各种渠道阐明了自己的立场,在仲裁结果出台的前夕又派出以戴秉国前国务委员为首的学者到华盛顿与美国智库交流,重申中国的立场,并表示就是十个航母战斗群都出动也吓不到中国人。与此同时,在美国派来一个航母战斗群在南海游弋的时候,中国坚决果断在南海举行三大舰队的联合演习,这是朝鲜战争以来,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军事对峙。充分显示了中国对美国的军事压力的藐视。结果呢,是美国国务卿克里对王毅外长说,他同意,这一页该翻过去了。总体处理我认为是环环相扣,无懈可击的。我这个人据说一贯骄傲自大,很少表扬别人尤其是政府。我只说过两次无懈可击:一次是09年(应当是09年吧?)对日本在钓鱼岛无理劫持中国渔船的处理,再一次就这这一回了。不过上一次后续发展有些畏首畏尾,最后导致美国人敢把钓鱼岛纳入日美安保条约覆盖之下。这一回,中国终于抛掉幻想亮出利剑,让对手知难而退。

现在南海似乎依然剑拔弩张,美国航母是走了,但是还有几艘军舰在南海,航母也还可能回来。仍然有一触即发之势。但是我认为,这不过是中美磨合的一个回合,有惊无险。只要我们的箭在弦上对手就不会轻举妄动。因为实力对比放在那里。还因为那些动辄以战争相威胁的人们其实比任何人都更怕战争,更怕死,所以才以为别人跟他们一样害怕那个玩意儿,动不动就用那个吓唬人。美国在南海既无动武的名目也无那个实力。如果有实力,侵略者会一意孤行,没有名目可以制造一个,美国人在这方面有过很无耻的记录。但是没有实力,则是他们的硬伤,一旦又打输了后果实在让他们承受不起。比如万一打起来失掉一艘航母,那个脸就丢大了,还怎么充当老大。有个人说美国有十个航母,丢了一个还有九个。他倒是大方。美国朋友可没有那个心情接受一个航母的损失。因为只要打掉一个,其余九个也就基本上废了,就已经被证明是无用的。小学生的智力测验有一道题。树上有十只麻雀,打掉一只还有几只。但是我们有些得了崇美综合症的朋友,连小学时代的智商都丢了。

虽然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的美国朋友也不会轻易认输。人类作出正确的决定总是要在付出相当大的,甚至往往经常是过分大的代价之后。中美磨合还要磨下去。我相信,我们的美国朋友是世界上比较理性的民族,会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不需要跳入修昔底德陷阱就能得到正确的认识。也别拿陷阱唬人。如果他敢跳,我就给他个落井下石。

这里一个值得多议论一下的是中国人的心态。我们中国人从来主张知彼知己。但是怎么才算知彼知己呢,最重要的不是武器的数量和质量,性能和数据,最重要的是对各自的心态的洞察和认知。现在我们许多中国同胞自己把那个“和平发展机遇”看的比天都重,深怕被别人打断。这一点已经被对手看得十分清楚了,特别还有那些什么专家教授声嘶力竭叫喊要韬光养晦一百年,让人家彻底看扁了。你看见过哪个要藏富装穷的人西装革履项链雪茄满大街嚷嚷“我要韬光养晦啦”吗?韬光养晦本质是战略欺骗,是只能做不能公开说的。越王勾践就是韬光养晦的老祖宗,也是最成功的典型。我们这些后人跟他老先生比一比简直是愧对先人。我们应当看到,由于中国的发展已经到了在实体经济上特别是在工业生产力上远远超过了美国的地步,韬光养晦已经不再可能,也该翻篇了。

这一次南海仲裁,中国的大多数,上上下下,比较彻底地放弃幻想,解放军在南海大规模军事演练大杀器频出让对手感到寒意。那位叫嚣“今夜开战的”司令突然失声了。倒是邀请中国参加太平洋演习的里查德森上将来了。吴胜利司令员在与他的会见中用了六个“绝不”表达了中国的坚定立场。据说接下来苏珊·莱斯,国家安全顾问,要来,我想是施压不灵来讲友谊的吧。应当说这个回合要告一段落了。但是中美磨合的南海这一幕大戏还只是刚刚开始。

一、军事上必须针锋相对在南海把美国比下去

为什么会选在南海呢?朝鲜半岛也是很紧张呀,但是在那里我们的美国朋友摔过一跤,有记性。而南海,在他们看来,离中国大陆比较远,他们又有相对的海军空军的优势。

美国对于失去霸权的焦虑,他们施加压力的一贯的鸭霸作风和思维定式,以及他们现在还有仅有的军事优势,使他们在现在这个阶段还要继续对中国千方百计施加压力制造摩擦。中国应当用五到十年的时间,勇敢地迎上去,对上去,跟他坚决地磨,把他的锐气磨掉,让他明白这一套对中国不管用。

首先在南海,岛礁建设要坚决继续下去

不但要把已经吹填的岛礁的军事功能加强,还要继续吹填几个关键性的岛礁。首先是黄岩岛。这个环礁自然条件不错,更重要的是它临近苏比克湾,将来应当从这里对美军在苏比克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让美国朋友也尝尝被监视的味道。比如我们可以派出无人机时不时在他们周围自由飞行顺便关心关心美国朋友的起居。我主张,在吹填的同时在那里部署浮动平台,加强保卫工作,让对手毫无取巧的悬念。人家的航母战斗群都来过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如果有人质疑,我们的回答就是我们在过去的一百年里被各种强盗欺负怕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的建设就是要能够防卫曾经在南海出现过的,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武装——这就是我的平衡观。有人带着武器到你家的后院,你不能不有所防备吧?他若无害人之意为何劳民伤财到中国的家门口荷枪实弹晃悠?美国的航母来过了,同时也就伴随着她的水面和水下的舰艇;世界上还有日本的苍龙级潜艇,离我们也不远,还有什么F22,B2,现在还没来,将来说不定会来的。我们要做好迎接的准备,来了好切磋让他们不会感到寂寞。如果南海北部的西沙与中砂黄岩岛有两个基地群,加上南沙的永暑岛-渚碧岛-美济岛三角武装成铁三角,按照上不封顶的高标准根据需要建设成现代化的海上堡垒,不沉的航空母舰,那么在南海没有什么人能与我们争锋。美国也不过有十个航母战斗群,就算百分之六十到亚太,也就是六艘,无法跟我们的不沉航母相比。我们的一个机场有三千米的跑道,可以起降空军的各种飞机,远比只有三百来米的跑道要依靠弹射器的航母厉害。更不必说DF21D。至于反舰反潜,岛礁基地也比航母有更大的灵活性和耐受能力。此外我们还有大型移动平台。也就是说,我们要按照美国朋友加上他们的跟班日本自卫队一起来踢场子的可能做准备。只要我们准备的好,美国朋友是识相的,就不会乱来了。

由于武装岛礁基地需要时间,为了万全之计,我建议在南海部署两个大型移动平台。不必太大,有一千五百米跑道,可以起降大型预警机就行。我们的三代机以上的飞机没有美国那么多,我主张第一大量进口,购买俄罗斯的苏35等飞机,他们能卖多少我们就买多少总比买美联署印发国债强多了;第二大量使用无人机。同时大量使用防空导弹和反舰导弹包括DF21。

我们有大量的J6,J7等二代机。我主张把他们改装成无人驾驶飞机(似乎已经做了?),可以成集团出动,在有人机或空中预警机或地面指挥系统的操纵下参加作战。这些飞机的机动性能还是不错的。J6的战绩就非常好。如果去掉为飞行员服务的的系统,它的机动性能会更好,可以把一些退役的老飞行员再请回来操纵无人机,应当开发一个仿真的控制系统,控制者就像自己在空中操纵飞机一样根据更充分的信息操作控制无人机。美国航母的主力战机还是大黄蜂,我看它斗不过两架无人机,我可以以二比一,三比一,甚至五比一的无人机去与你缠斗。一个大型平台可以只放一个中队的J10或者J11,加上两百架无人战斗机,按无人机与大黄蜂的比例3:1,至少也是2:1安排。说句实话,我没准备在南海打仗:第一我赌美国不会在南海真动武;第二,如果美国敢在南海动武我就在日本列岛端他的窝;中国如果把这个意向透露给美国,美国就肯定不会在南海挑衅。南海就是挤香油。不敢打你就被挤出去,你若动手我就打你的软肋。所以这些所谓的无人机,如果时间紧也不必全改,就是放在这里充数的。这是我的飞机,你敢动他一根毫毛,也是战争。你可以打第一枪,但是第二枪我在哪儿打,由不得你。这里我要批判所谓的对等升级的观点。那是跟着对手走,把主动权让给敌人的方式。从来不是高明的战略。想一想抗美援朝就知道了。毛泽东什么时候讲过对等升级这种糊涂话。毛泽东只讲过“有理,有利,有节”。节点就要放在再往前走就超出了有理或有利的范围的地方。有节,才有正确的度,也就是中庸之道的“中”,就是要防止“过犹不及”。中华哲学的理性思维的这个对“度”的掌握,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这里顺便谈谈我对中国空军发展的一个想法。在有人机这个领域,我们再行当场的时间内都可能无法消灭与美国的技术差距。如果仅仅按照“追赶”的方针,我们将在相当长的的时间内落后,被动。我认为,追赶是必要的,但是同时要有超越的思维。兵法讲“以正合以奇胜”,这个奇,首先就是无人机。对手的飞机先进,是精品,而精品就有成本高数量少的问题,再加上距离美国太远,在数量上他们永远是处在劣势。我们不能拿有人机去以数量品质量,那样牺牲太大。但是如果大量使用无人机,哪怕是最初级的有人操控的无人机,也将会一较小的代价取得胜利。上面说的用J6、J7改装,是一个应急的措施。将来还应当尽快开发先进的无人战斗机。比如以J10或/和J11为基础,设计出高性能的无人战斗机。设计的原则,不是越先进越好,还要立足于大量生产,要充分利用新工艺,新技术没特别要注重积累无人机协调作战的软件的开发和积累。

为了弥补飞机的差距,中国应当当充分重视导弹的作用。飞机再快也快不过导弹,再隐形也比导弹的雷达截面更大。红酒应当普遍部署在南海岛礁上。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雷达和信息管理。

有人会说,既然打不起来,这些武器放在那里不是白费吗?你不做好准备,就可能打起来,你准备好了才能维持和平。武器这东西,本来就是人类的一个极大的浪费。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你只有把对手比下去才有和平。

我不主张跟美国搞全面的军备竞赛,比如我甚至对航母热不以为然。但是在南海,我们必须把美国人比下去你来一个航母我上一个平台,一群岛礁基地。就是要把美国挤出去。

我就是主张要用这些基地把美国的航母战斗群挤出去。把一切域外势力挤出去。让他们明白在南海根本就没有他们插足的余地。彻底挤出去他也就彻底舒服了。解放军在南海的军事存在是维护主权的坚实基础。我们的南海会出问题也就是因为过去我们太落后,在这里没有坚实的力量才被人家抢了去。现在千万不要再说什么“不搞军事化”的蠢话。我们的美国朋友擅长制造似是而非的伪命题,抢劫话语权。对于他们的这类伪命题应当直接了当的揭露其荒唐的本质。中国的舆论工作要真正解放思想,不要跟在别人后面被动地解释而要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和分析力,揭露他们的伪命题的荒谬。人家说个“非军事化”,自己就说没搞军事化。难道美国的航母不是军事化到骨头的东西吗?他有什么资格谈论非军事化?如果美国真的“非军事化了”,这个世界就安静多了。

如果有那个美国人再来说教“非军事化”,我们就应当好好问他一问:用航母战斗群来南海宣讲“非军事化”是不是很滑稽啊?我们就是按照美国朋友的行动的启示把南海建设成可以跟美国航母核潜艇共同演唱“非军事化”的和平乐园。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或迟或早南海会成为航母横行霸道演出全武行舞台。也不要再说什么中国的岛礁建设会吓到周边国家。那都是甘当美国的跟班的精英们自己制造出来的理论。我们这一回在南海展示了一下肌肉,没听说那个神经衰弱的南海周边的人因为受到惊吓而送进医院。倒是看到有一批菲律宾的“渔民”要硬闯黄岩岛。这说明他们还是不够怕,如果有一点点怕——敬畏——他们本来就不该来试探我们。我们许多人在过去的一百年当惯了弱者,居然染上了怕让外人怕的毛病。我敬告诸位,有一点点怕是必要的,怕,小人的怕是法制的必要条件。连老子都说【使夫智者不敢为】是“天下无不治”的必要条件。不敢让别人怕,就是自己先怕了,何以谈“治”,反而是只有被“治”的资格。

二、必须把南海的管理和开发抓起来

 

但是,在南海,不能只有军事这一条腿。必须同时抓好海域管理和开发。管理是体现主权的重要标志,开发建设则是根本目的。我们千万不要重犯满清当年把关外封闭起来不开发不利用的愚蠢错误。如果当年允许开发,何至于把贝加尔湖到堪察加半岛都丢了,康熙皇帝实在是历史罪人,他也就像狗熊掰苞米,掰下新的丢了旧的,得到中原丢掉满洲。说一句可能不受听的话。中国腐儒从来都有一种片面突出政治而轻视经济开发的“传统”。

先说管理。最近中国在南海相继修建了几座灯塔。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是还远远不够。南海既然是一个繁忙的国际航道,将来可能更加繁忙,规划安全的航道就是一个重要的很有意义的工作。我认为中国应当通过对南海的详尽的测绘规划出一些安全的航道,并用锚定的浮标标识出来。在这些标注的航道内,保证没有礁石和浅滩。最好这些航标上还有方位的信息,就像高速公路的路标一样可以保证船舶不至于迷航。通过规范航道,我们先把“海域”管起来。无论是越南占领的岛礁还是菲律宾占领的岛礁我们先不动他,但是在外面要设置航标以免船舶误入有暗礁和浅滩的危险地方。如果他们不配合,破坏我们的的航道管理,我们就可以先通过交涉要他们合作,这个礼数他们还不接受,那就只能执法了。这个工作,也可以现易而后难,先在我们完全控制的地方搞起来。再向其他国家占据的地方伸延。争取用三五年的时间把主要的国际航道的干道都标注出来。

这些浮标还可以兼有测量温度风向和风力等功能,为全海域的气象预报提供条件。南海又是一个风浪比较大的海域。提供全天候的风浪预报对于航海肯定是有益的。希望早日能在南海全域发布气象预报。

此外,为了便于维护航行安全,似有必要对全海域的活动实行适时录像。一旦出了事故便于查清原委,判明责任。也便于发现海盗追踪剿灭他们。有人可能说着侵犯了他们隐私。这是公共场所,不是他家后院更不是他的卧室。也不要以为这会需要很大的开销,比起可能发生的事故,这点小钱很值得。现有的几个灯塔就可以发挥相当大的作用。将来还可以有一批小的灯塔,浮标具备相应的功能。这是水面上的,看得见的,我希望在水下也有一套或几套类似的系统,让那里的活动也变得对我们“透明”。我们的朋友们不是喜欢透明度吗。就让他们透明一下吧。

这些首先是个方便航运的便民措施。将来人们习惯了这个规范化的航道,也就给我们建立海上识别区创造了条件。那些偏离规范航道的行为就可能是别有用心的,值得给以考察和监视和查证。将来我们可以在这个航道外面相当的距离设立航行识别区。别跟我说没有航海的航行识别区。美国人可以搞天上的航空识别区,我为什么不能搞海上的识别区。只要有必要,有能力,就可以搞。

总之,把交通和治安管好,这是最重要的公共服务。其次是提供天气预报和海洋气象的公共服务,包括为地球变暖研究提供详实的数据。

然而我们不是为维权而维权,为管理而管理。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开发利用和建设这片海洋国土。我们应当充分认识到:

开发建设是南海稳定的重中之重

千年来,南海就是中国的重要商道和传统渔场。可是满清统治的近三百年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是严重的的历史倒退。有些人要把明朝也扯上。明朝至少在成祖时代是开放的,所以才有郑和下西洋的伟大壮举,那个时候也是万国来朝的盛世。

应当说过去我们对南海的开发重视的不够,也可以说很不够。比如南海在五十年代也是中国的重要渔场。国家管了吗?那涉及到六亿人口的蛋白质供应问题,不是个小事儿。国务院管了吗。我看南海开发就要从渔业抓起来。不要小看渔业,这将可以让南海成为中国老百姓优质蛋白质的主要来源,让每个人都从南海大开发得到实惠。现在中国政府有每年的休渔安排,这个还远远不够。仅仅靠天然捕捞,资源供不应求(试想如果人类没有农业,只靠采摘野生果实,能养活60亿人口吗?渔业也应当从粗放的捕捞向集约化的方向发展。)应当一方面发展人工养殖,一方面实行鱼苗放养。除了养殖,还应当根据季节的可能由国家在几个条件比较好的环礁的泄湖里放养鱼苗,国家的渔业海警部门管起来,在培育阶段不许捕捞,等长大之后,中国渔民可以实行有证捕捞。泄湖有缺口,会有漏网之鱼,那就是回馈自然了,给了不能进泄湖的人们去捕捞。

同时要大搞渔产养殖。可以拿出几个盆子,比如中沙环礁,黄岩岛,渚碧礁,美济礁,永暑礁等,让沿海的省市组织集团公司去竞标。争取以十年为期,有一个很大的发展。能不能让海洋渔业产量翻一番至两番(以不变价格计算)?

发展渔业,就必然有相当数量的人员要常驻南海。应当有新的建设居民点的思路。不要只会提倡“不怕苦”。要给人民创造美好的生活条件。让人们愿意来。要把人吸引来而不是单纯地派来。为什么我主张让集团公司招标呢,因为这样比较集中可以统筹考虑人们的劳作和休养生息。同时国家应当提供最基本的如能源供应等条件。我以为不一定要填海造地再搞建筑。应当可以把楼房直接建在礁盘的基岩上,以桥梁或涵道相连接。此外可以使用浮动的轻质平台作为淡水收集,蔬菜种植,休闲运动场所。这些浮动的东西只要锚定即可。采用这种在海底基岩上直接建筑房屋,以桥涵作道路的方式,南海的基本建设成本可能会降低到可以与沿海大城市相比的水平。当然这种建筑要解决防渗,防潮通风的课题。只要解决了这些工程问题,水下的部分就是最适合人类居住的空间。如果万一发生核战争,水下将是最安全的地方。

此外我还有个大胆的设想:任何礁盘,只要钻探到足够的深度就可能有淡水。这是反渗透的必然结果。而且南海雨水充足,储存雨水应当是最经济有效的解决淡水问题的手段,是天然的淡化器。

第二是旅游业。这是个见效快的项目。相信许多人会跃跃欲试。国家应当有规划和引导。

无论是渔业还是旅游,还是其他开发,都要特别强调一点是一定要搞好垃圾处理。做到零排放。决不能把南海岛礁变成垃圾场。

最后,重头戏还是石油开发。据说现在石油的价格比较低,可能对南海石油开采不利。我想这正是我们要坚持住的时候。考虑到运输成本,南海开发应当还是经济上可行的。即使需要一定的补贴,也应当开发。至少可以开采出来增加储备。储备设施也可以就放在南海。可以建设水下的储油库,依附在大型水上平台的水下储油库。分布式的可隔断的安全性比较高的储油库。

我们还必须认识到,南海的石油层在地下很可能是连同的。我们不采,而别人在采,岂不是拱手让人?这是个零和游戏。所以,南海的石油开采必须加速。首先勘探要全力以赴,我们已经迟到了,不能再拖延。

可以开发的项目还有很多。比如风能。南海是一个比较好的风场。虽然风力不如高纬度地区那么大,但是常年比较均匀,而且比较而言气候条件很好。而且,风能是个跑马占地的好方式,可以很快就把一大片低潮高地给占了。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只能提出一些个人的建议。重要的恐怕还是国家要有一个“顶层设计”,希望国务院能够成立一个南海规划的领导机构,比如是否可以叫做南海规划设计院。有一位副总理直接负责,有一个常设的办公室处理日常事务,和一个由各方面的专家组成的顾问班子。加强对南海经济开发建设的规划和领导。

三、不要孤立地看待南海问题,从南海想到台湾

南海,目前是焦点,但是南海不是孤立的。中国要想改变被美国围堵的现状,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南海与东海,与台湾是密切相关的。至少我们自己要把他们联系起来当做一个有机相关的整体。美国选择在南海搅局,我们当然不能不应对,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总是跟着对手出牌。要想一想在什么地方我们有优势,可以扭转大局。

首先在我的脑海里出现在的,是台湾问题。质而言之,解放台湾是中国当前最明智的上上之策。只是我们有些人太“爱好和平”了,太怕战争了,一说话张口就是和平发展机遇。其实,改革开放之初就打了一场对越自卫反击战。那一次尽管大规模的战斗只有一个多月,但是那场战争却持续了差不多十年之久,有谁说过,那时候中国不是在和平发展?打一场解放台湾的战争,激烈的战斗不会超过五天120小时,当然以后的剿匪可能需要几年。现代化的战争,进军速度快,打击力度大而准。也就是说解放台湾将势必是比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还要短暂的战争。因为第一台湾没有什么战略纵深,没有回旋余地;第二台湾的独派也没有越南人的战斗力。而中国军队手上的也不是1979年的装备了。我不说美英联军攻打伊拉克,只说说咱们自己的平津战役的攻占天津。天津,据称是公事强大的要塞,可是解放军在刘亚楼的指挥下只用了29个小时就拿下天津。台湾也不过就是两个顶多四个天津,多路并进用不了120小时台湾就会在解放军的控制之下。

这里我不想说战术问题,我相信应当已经有过相当认真仔细的汗牛充栋的方案。我只说说外国可能介入的问题。

我料想日本的介入可能比美国的来得早。美国人很可能根本就静观其变,而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分子则会蠢蠢欲动。如果他们来的少,可以截击之,如果日本大规模介入,中国就应当视之为再次发动侵华战争,就应当对日本本土实施饱和打击,彻底摧毁日本的战争潜力:军事基地,军工基础和兵力资源。我实际上不反对对日本使用核武器。因为那是多次对中国实行疯狂侵略的历史宿敌,一举消灭之彻底清算历史旧债也无不可。中国对日本打的越坚决,美国人会越冷静越清醒,而不趟这个浑水。如果让日本人知道我们对他们的这个立场和态度,也许他们也会冷静一点而少一些狂热,毕竟军国主义者也怕死,甚至比你我更怕。东条英机就是一个例子。

如果美国人大规模介入了,我也首先要把日本这个美国的前进基地消灭掉。消灭了日本美国会知难而退,而不是发昏打核战争。因为他知道如果把中国逼急了它的本土也要遭殃。要记住,美国人一点也不比你更不怕战争。他敢来欺负你,只不过是他瞧不起你,欺负你对他无害。就像一个小姑娘抓了一只蝴蝶把它放在自己的书里夹着似乎很优雅很无害一样。在他们看来,其实也是在大多数宇宙人类看来,没有自卫能力的东西就活该被别的物种自由利用。如果你能给她造成伤害,他就会离你远一点。比如蜜蜂比小姑娘小许许多多倍,它们也打不过任何一个小人儿,但是他们可以给人造成伤害,所以任何人都不会去招惹蜜蜂。小小的瑞士,甚至没有常备军,但是全民皆兵,就是因为有对入侵者造成伤害的能力,能够屹立在列强林立的欧洲中心。反观土地辽阔人口众多的印度却被只有区区武装的东印度公司所征服。八国联军进了北京,但是没有瓜分中国,就是因为他们还遇到了不可克服的反抗。否则如果都像李鸿章刘坤一那样“自保”中国就亡国了。

所以我说如果中国对日本发动饱和攻击甚至使用核武器,美国也不会为日本讨回公道。因为他不想惹火上身。因为台湾,就连美国人也承认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为了中国的统一,为了夺回自己的故土,对来犯之敌以必要的毁灭性的打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美国利用日本的基地,我就要把日本毁掉。这不就是美国攻打阿富汗的逻辑吗。我没有把原子弹丢到美国去就算客气了。

你可以说我对日本不人道,因为他们对我们从来不讲人道,他们差一点就把中华民族给毁灭了,在日本占领东北期间,他们甚至搞文化灭绝,在小学里把日语当成“国语”。这不是要从根上毁灭中华文明,用他们那个蹩脚的杂货拌的日语窃据中华文明吗。有人说日本受中华文明的影响深,应当会知恩图报。世界上固然有知恩图报的,但是更有忘恩负义的,甚至有杀掉恩主取而代之的。日本法西斯就是这后面一种。日本,如果在中国的强大压力之下肯改过从新,也就罢了,如果胆敢再次发动侵华战争,中国有权把它彻底消灭,只要用那个能力。历史上毁于一旦的民族多了去了,不差日本一个。古埃及,古印度以及玛雅文明的主人现在都毫无踪影了。

这里涉及到解放台湾的时机问题。我们有些人总是说“时间在我们方面”。我说上帝不会青睐“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的优柔寡断的懒惰之徒。中国的武器固然在进步,但是美国和日本也没有闲着。中国目前有东风DF21D这样的阻遏航母的利器,这是我们的暂时的优势,但是不要认为这种优势会长久持续下去,中美的实力在很长一段时间会存在一个大体的平衡,在中国附近,中国会有相对的优势,但是这个优势不是绝对的,也不能一劳永逸,而是在不断地变动之中。

没有了日本这个帮手,美国就失去了跟中国争夺亚洲领导地位的资格。美国人是讲利益的,不干赔本的生意。而日本则是冒险家,本质上是海盗。在海盗看来,打劫成功就是幸运,失手了栽了,也是命中注定。冒险就是生活,就是命运。

忘恩负义的现象各地皆有,然而在日本却是有相当普遍性的现象。著名的日本作家军国主义分子三岛由纪夫有一个代表作,《金阁寺》。书中的主人公“我”,就有弑母情节,他也是很爱金阁寺的。而这个爱的结局则是把金阁寺一把火烧掉。本来他想把自己一起烧掉从而他就彻底占有了金阁寺,不过最后他还是可耻的逃走了。这位作家最后劫持自卫队高官,发表复辟军国主义修改宪法的演说企图发动军事政变,因为没有得到响应而剖腹自杀。它代表着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的一个危险倾向。这种变态的极端的军国主义分子,在日本却得到推崇和赞许。这只能说这个民族的思想出了严重问题。因此,对日本的任何幻想都是很不靠谱的事情。

考虑到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正在以裸奔的速度复辟。我们需要认真思考解放台湾的合适时机。我认为,日本军国主义复辟尚未完成,和平宪法尚未推翻,是一个重要的有利条件。如果和平宪法被推翻了,日本肯定会大规模介入,中日战争将不可避免,而如果中国人稍稍手软,就可能贻误战机使中国遭受巨大的损失。我承认,我的【立即对日本实施饱和攻击的设想】,不是大多数人能够理解和接受的。但是随着战争的进展,最后很可能是那样一个结局,因为中国人会在战争中逐步认识到非那么做不可。因为那将是一场由美国人出武器和情报由日本出炮灰的战争。中国要想取得常规的海战的胜利绝非易事。而对手的致命弱点是缺乏战略纵深。打掉后方是应有之义。而且对于中国来说攻击本土比海战成本更低。

解放台湾的另一个有利条件是台湾当局拒绝一个中国的基本概念。九二共识已经是一个非常笼统的东西,蔡英文当局至今不承认,实际上就是赌定大陆不敢对她动武。如果蔡英文接受九二共识,那倒是有相当多的中国人,不愿意动武了。这个民意也是不能不考虑的。

第三,是中美力量的对比。有人总是希望自己在强大一点,准备的再好一点。这种想法是“人之常情”,但是有悖于真理。请大家不妨想一想,今天的解放台湾比十年前是否有更多的胜算?十年前,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需要中国的反恐合作;然后美国发动了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精力严重被占据,美国根本就没有顾及台湾的可能。而日本,尽管把台海纳入了所谓周边事态,但是如果中国发动速战速决的解放台湾的战争,日本也无能为力。当然那个时候中国在准备奥运会,那是某些人的头等大事。把一个大【GAME】看的比国家统一还重,实在让我无语。其实假如2004-5年陈水扁搞两颗子弹的闹剧的时候解放台湾,然后奥运会会开的更好。

此外也许有人会说,如果人家对你实行经济制裁实行石油禁运怎么办?这些朋友心里只有自己的怕,好像对手天不怕地不怕似的。我就不信2003-08年,美国干对中国实行石油禁运,他还要不要中国的反恐合作了?就是今天,美国也未必能实行石油禁运。我说的是战后,不是交战期间。交战期间什么时都会发生。

今天,由于中国有了遏制航母的利器,在军事上美国介入的可能小了一点,但是在政治上,美国对中故宫的敌意和干预的企图心却大大增高。如果我们不把武器当做决定胜负主要的因素,可以说今天美国介入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十几年之前。至于日本,现在已经解禁了集体自卫权。向台海派兵的一个障碍已经破除。在我看来,十二年前,我们失去了一个极好的统一祖国解放台湾的好时机。现在,在我看来,可能也是比再过十年十二年更好地时机。再过十年,中日两国的敌对情绪持续高涨,即使我们不想解放台湾,说不定人家都可能要制造台独事端,企图以此为突破口,肢解中国呢。请不要一定以为,下一个十年时间一直还在中国一边。应当看到,中国在邓小平年代实行韬光养晦政策,成功加入WTO,在经济上融入世界,由于加入WTO,解除了许多贸易禁令,中国的出口业的环境突然解放,有一个很大的发展。这个时代应当是已经结束了。现在的世界潮流恰恰是当年的全球化的回潮,或者是矫枉过正,向相反的方向摆动。中国的贸易环境会恶化,摩擦会增加,经济增速会减缓。这并不完全是坏事,但是对于习惯了全球化的人们来说有个困难的适应过程。相应的政府的财政能力也会受到影响。同时美国和日本甚至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态度会发生严峻的变化。中国会有自己的对策,但是中美的力量对比,他们台海的角力会更加尖锐。我认为如果今明两年不能解决台湾问题,下一个十年也未必可能。

千万不要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所有跟帖: 

裹脚布又臭又长 -todaytoday- 给 todaytoday 发送悄悄话 todaytoday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8/26/2016 postreply 20:55:0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