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的匿名文章是反川普的一记毒招

来源: 2018-09-08 16:05:3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903 bytes)

9月5号《纽约时报》匿名发表了所谓川普身边“神秘高官”的文章:《我是川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没有人知道这位高官是谁,我们甚至也不知道这位高官是否真的存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倒川派的又一高级毒招。

这招很毒,他以川普身边人的身份将总统描绘成一个疯子,情绪不稳的精神病人,但文章又不提及具体的例子,这样既攻击了川普,又让他无法反驳。文章把川普政府的成就归结为像作者这样的政府官员的努力,完全否定了川普本人的领导力和贡献。不过这篇文章最为狠毒的地方就是在白宫制造内讧,让白宫官员们人人自危,让川普怀疑所有人。这就是一招最高明的反间计。

这个高官真的存在吗?很难说。但《纽约时报》,CNN, 左媒和民主党的意图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搞臭、搞倒川普。让川普无法工作,让政府停摆。整篇文章没有什么新东西,但却透露说“内阁中早有人悄悄谈起援引第25修正案”罢免川普的可能。如果真有此事,此人岂不是在向川普通风报信?如果这个人是《纽约时报》杜撰出来的,或者是一个地道的反川人士,那一切就更合乎情理了。

看看这篇文章发表后CNN等随后的表演,我们更可以明白这些人的意图了,倒川,倒川,倒川,离间,离间,离间。

有些遗憾的是,川普此时的应对有些无力。他应该坚决否认这个人的存在,一口咬定这是《纽约时报》编造出来的,同时安抚他的内阁和身边的人员,给他们更大的信任,如果要查内鬼也只能偷偷地查,表面上要给所有人最大的信任。不然在这种群狼战术下,川普迟早要顶不住的。

====================================================

【附】

我是特朗普政府中的一名抵抗者

时报今天采取了一个罕见的做法,刊登了一篇匿名观点文章。我们这样做是应作者——一名特朗普政府的高级官员——的要求,我们知道这位人士的身份,一旦被曝光,将会危及他/她的工作。我们认为,匿名刊登这篇文章是能向读者传达重要观点的唯一方式。我们也邀请你在这里提出关于这篇文章,或是对于我们审核过程的疑问。
——
特朗普政府面临着对其总统任期的考验,而这与现代美国领导人面临过的都不同。
不仅是特别检察官的问题很突出。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国家由于特朗普的领导而陷入痛苦分裂。甚至也不是他的党派可能会在众议院输给执意让他下台的反对党。
他的政府中许多高级官员都从内部不懈努力,以挫败他的部分议程和最糟糕的倾向,而他还没有完全理解自己所处的这个困境。
我非常清楚这一点。因为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明确地说,我们的抵抗并非那种盛行的来自左派的“抵抗”。我们希望这届政府能够成功,并且认为它的许多政策已经让美国变得更加安全、更加繁荣。
但我们认为,我们的第一责任是对这个国家负责,而总统却持续以一种危及合众国健康的方式行事。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特朗普任命的人士都誓言要竭尽所能,在阻止他受到更多误导冲动的同时,维护我们的民主体制,直至特朗普下台。
问题的根源在于总统没有道德观念。任何与他共事的人都知道,他不会被指导他决策的清晰可辨的基本原则所束缚。
尽管他是作为共和党人当选的,但这位总统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对保守派长期奉行的理念的认同:自由思想、自由市场和自由人民。最好的情况是,他在按照脚本规划好的环境里提到了这些理念。最糟糕的情况是,他直接攻击这些理念。
除了大肆宣传媒体是“人民的敌人”这个概念外,特朗普总统的冲动基本上都是关于反贸易和反民主的。
不要误会我。有些亮点,是媒体对这个政府几近无穷无尽的负面报道所没能捕捉到的:切实有效的放宽监管;历史性的税改;一个更加强大的军队等等。
尽管总统的领导风格是冲动鲁莽、对抗、小气和低效的,但政府还是取得了上述成功,虽然它们并非因为特朗普的领导风格而得来的。
从白宫到各个行政部门、机构,高级官员都会私下承认他们日常对这位统帅言论和行为的质疑。许多人都在努力将自己的行动和总统的心血来潮隔离开来。
与他的碰面常常会离题偏轨,他会不断咆哮,他的冲动往往会导致考虑不周、信息不全,有时还颇为鲁莽的决定,而这些决定必须被撤回。
“很难说他是否会在下一分钟改变主意,”一名高级官员最近向我抱怨,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次会议上,对一周前作出的重大政策决定改变了态度,这令他火冒三丈。
如果不是白宫内外的无名英雄,那么这种不稳定的行为会更令人担忧。他的一些助手被媒体描绘成恶棍。但在私下里,他们已经竭尽全力,让错误的决策不传出白宫西翼(美国总统的日常办公地点——编注),尽管他们显然并不总是能成功做到。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这可能只是冷冰冰的安慰,但美国人应该知道,房间里还是有成年人的。我们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在努力做正确的事,即使唐纳德·特朗普不会这样做。
其结果是总统的统治在双轨上运行。
以外交政策为例: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还是私下,特朗普总统都表现出对专断者和独裁者的偏爱,比如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并且对于那些将我们与志同道合的盟国联系起来的纽带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真正的欣赏。
然而,敏锐的观察家们已经注意到,政府的其他部门正在另一条轨道上运作,在这条轨道上,他们呼吁对俄罗斯这样的国家予以干涉和相应的惩罚,并将世界各地的盟友视为同伴,而不是视为竞争对手加以嘲笑。
例如,在俄罗斯一事上,总统不愿意驱逐普京的众多间谍,作为一名前俄罗斯间谍在英国遭到毒杀的惩罚。几个星期以来,他一直抱怨高级幕僚让他陷入与俄罗斯的进一步对抗,他对美国继续因俄罗斯的恶行采取制裁表示沮丧。但他的国家安全团队更了解情况——必须采取这样的行动,使莫斯科承担责任。
这不是所谓的深层政府在工作。这是稳定政府在工作。
鉴于许多人目睹了这样的不稳定状态,内阁中早有人悄悄谈起援引第25条修正案,这将启动一个罢免总统的复杂程序。但没有人想要引发一场宪法危机。因此,我们将尽我们所能,让政府走在正确的方向上,直到——不管以哪种方式——一切结束。
更让人担心的不是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所做的事,而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允许他对我们所做的事。我们与他一起沦丧,让我们的话语被剥去文明的外衣。
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在他的告别信中说得最好。所有美国人都应该听听他的话,摆脱部族主义陷阱,以我们共同的价值观和对这个伟大国家的热爱,实现团结的崇高目标。
我们失去了麦凯恩参议员。但他的榜样永存——他是恢复公共生活尊严和国家对话的代名词。特朗普先生可能会害怕这样可敬的人,但我们应该尊敬他们。
在政府中那些选择将国家放在首位的人们身上存在着一种安静的抵抗。但真正的影响是超越政治、超越党派分歧的普通公民做出的,他们决心抛弃所有标签,只留下唯一的一个:美国人。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无良媒体真low, 谁都可以捏造一篇文章攻击别人。民主党为选票是无恶不做了。 -wenxin01-- 给 wenxin01- 发送悄悄话 wenxin01-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8/2018 postreply 16:10:18

川普不用否认这个人的存在,否认指控的事情存在。只怕是没法否认后者,所以肯定是有这个人的。 -voiceofme- 给 voiceofme 发送悄悄话 voiceofme 的博客首页 voiceofme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8/2018 postreply 17:11:39

就凭老川弄了两个大法官就还是继续支持他,以期第三个,气死左左们 -Lionkingmom- 给 Lionkingmom 发送悄悄话 Lionkingmom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08/2018 postreply 17:25:38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