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的历史》傅志彬1

来源: 2014-07-20 05:07:0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6014 bytes)
            《洗脑的历史》
              傅志彬
 
             作者介绍
  1964年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幼儿园没上过,小学五年上过两个学校,当过红小兵,初中三年上过三个学校,高中两年上过两个学校三个班。英语第一册,学了至少三种,还听过五种以上江西方言,以至于有时会将方言与英语混淆。
  1981年被分配至兰州大学哲学系学习。1985年毕业,旋即被分配至江西省社会科学院,从事政治学研究倒是自己的选择,因为大学期间对政治哲学非常感兴趣。
  1992年开始了自己的选择,怀揣买完单程机票还剩下的三百美元赴瑞士苏黎世大学学习哲学及经济学,开始了世界的游历。洗盘子做跑堂,百无一用文科留学生干过的事一件也没错过。
  2000年感觉到影视艺术在传播思想上的威力,进入了纪录片制作领域。被导演坑过以后,索性自己干起了导演,结果就成了自己出主意,找资金,还要自己做导演,自己写解说词的四重苦命人。当然苦也会有结果,2005年,纪录片《西藏在佛与现代化之间》进入瑞士、奥地利的电影院公映,也算是一种回报。
  2004年被德国朋友拉着在中国投资,结果成了德国机械公司的中国公司总经理,而且一干5年。从模具工到海关财会,成了大概是世界上唯一精通机械工业生产销售流程的电影导演。
  2009年在友人的鼓励下重新动笔写博文,从此喷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索性卖掉机械公司的股份,重新做回了文化人。在尝试将自己的越野冒险经历制作成系列公路纪录片《西边有海》的同时,在网络上写了很多文字。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洗脑的历史》这部以极端给世界造成的祸害为线索讲述人类思想史的著作。
  自我定义:跨界人
  本人信念:活着就要精彩
  擅长:反洗脑
 
               自序
  很多朋友建议我找几个名家写序,给这本书增加点分量。说实在的,名家基本上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要找很难。不过,就是请到名家,他难道会比我本人更了解我,了解《洗脑的历史》吗?就算万一撞到狗屎运请到一名家,人家也给你胡吹了一通,岂不是也有欺骗宣传之嫌疑?还是算了吧,老老实实自己写,虽然不是名家,但说不定写完这些话就是名家了,世事多变幻,谁知道呢?
  《洗脑的历史》写作还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真实版故事。
  时间还要拉回到2012年的春节。在那个春节前,我在工作之余熬夜陆陆续续写完《神医神棍层出不穷的文化背景》以及《尊严离所有的中国人还很远》等系列文章,当然还有一些时评文章,但心里总觉得有些东西要写,一直摸不准要写什么。
  忽然有一天我在遛狗的时候忽然知道那个一直在心中涌动的浪潮是什么了:我要写一本中共简史。但接着又想到:要说清这中共历史,不扯上苏俄是不可能的;扯上苏俄,就得扯上马克思,恩格斯;要说清马克思恩格斯,不说空想社会主义,乌托邦不可能;要先搞清空想社会主义,不谈新教不可能;谈新教就得说清天主教,新教,东正教是什么关系,最后不谈耶稣诞生又如何扯得清希伯莱教与基督教的关系,最后只好从摩西创立一神教开始了,一不小心,从三千年多年前开了头。
  本来首发是在凯迪猫眼看人上,因为我的《尊严》系列都是在那发的,天涯杂谈基本上封杀了《尊严》系列博文。没想到这次在凯迪上居然泥牛入海,无声无息,根本没有显示,只好转身发到天涯杂谈上,很顺利,一切正常。
  小试几个片段,居然反响很大,网友们很愿意读下去。几乎是在网友们半逼迫半鼓励的状态下我坚持写作到当年,也就是2012年9月,在我动身前往藏区拍摄公路纪录片《西边有海》第一季《康巴秘境》之前完成了前九章的写作。
  在完成了《康巴秘境》的拍摄,后期制作,并且顺利推上网络以后(当然部分被禁)2013年7月我又开始写作《洗脑的历史》后面三章,到10月初全部完成。同年11月底完成第二稿修改,大功算是告成。当然整本书不再仅仅限于说清中共的历史,而是以极端的思想控制术造成的祸害为线索叙述了横贯三千年的世界思想发展史,一部当初我根本没有想过的大部头。如果当初我知道要写这么多,这么沉重的话题,是否会开始写,还是一个问题。所以我非常感谢我的热心网上读者们,是他们给了我鼓励,让我完成了一项并没有想完成的浩大工作,对自己的思想做了一个总结,对自己思想的价值也有了清晰的判断,而且他们当中的很多人还赞助了我的公路纪录片《西边有海》第一季《康巴秘境》的拍摄,他们实在是一群最最可爱的人!
  也有朋友问我写这本书积累了多久的材料,很费劲地想了想:写得时候真没找什么材料,打开电脑就写了,最多上网确认下时间,地点,人名等等细节。不过也可以说为写这本书我准备了40多年,从赖着父母姐姐们给自己念小人书开始,这本书的准备就开始了。这本书可以说是我40多年来读书行路的记录,思考,所以这部作品也是一个奇怪的复合体,既有理论的探讨,又有历史故事的叙述,还加上我本人的见闻,回忆。干脆说吧,就是一部傅氏作品好了。
  有学术界的朋友建议我加强理论论述,往学术那边靠,被我断然拒绝。从读书开始,我就深陷所谓大道理当中,到了大学,更是给所谓的理论绕得头昏脑涨,现在我自己写书,一定要平白直叙,让只要有初中文化的人就能读懂我的作品。好的道理,是不需要那么多光环来装饰自己的。
  在写作当中,之后,一直都有朋友、读者提出什么是洗脑,什么是教育的问题。我经常听到的说法是洗脑无处不在,不是他洗,就是你洗。
  其实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区。洗脑,是一个比较形象的说法,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思想控制技术,洗脑的历史准确说来就是:思想控制史。
  人类的生长期很长,受教育期也很长,但受教育不等于洗脑,不等于思想控制。正确的教育应该是教会孩子学习的方法,学会独立思考。而洗脑却是恰恰要破坏受教育者的思考能力,成为盲从的,不会思考的动物,只能跟随领袖,首领,圣贤前进。比较起一般的教育,洗脑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是对信息的垄断,二是对打破这种信息垄断以及拒绝接受指定信息行为进行惩罚。就像现在你翻看我这本书,你可以决定不买,也可以选择买其他书,你买了我的书,我很高兴,你不买我的书,我也没有办法。这种情况下,你读我的书,只能说你了解了我的想法,观点,你觉得正确,你接受,觉得不正确,你会把我的书丢在一边。这就是教育,影响。而洗脑会是怎样的呢?整个书店可能只有我这一本书,(不要笑,这种极端情况在中国出现过,在欧洲也出现过,文革高峰时,全大陆人民能看的书只有《毛主席语录》与《毛泽东选集》,中世纪的欧洲也只有《圣经》可读)你没得选。如果你胆敢不买我的书,呵呵,你身边就会出现两个彪形大汉,你得考虑是否还见得到你的家人,你必须掏钱,然后还得说是心甘情愿买的。买了书还没完,你必须天天学,每天向那两个彪形大汉汇报读书心得,得绞尽脑汁说读了我的书如何让你的灵魂得到了升华,而且旁边还有一堆人同时干这事,久而久之,你可能就真信了。
  上面只是一个假设例子,希望你们能明白洗脑与教育的区别。不是所有的教育都是洗脑。
  又有朋友提出在美国的中小学里也有升国旗的行为,也是一种洗脑痕迹。很对!我之所以从摩西开始写这部作品,就是因为我在欧洲生活时看到了很多与共产国家相同的洗脑形式。比如现今在很多欧洲国家中小学里还存在的宗教课,小孩出生不久就要随父母接受宗教教育,(虽然成人后孩子可以重新选择,但能够与整个家庭做对的有多少人呢?)。科学研究也表明,人在童年时期受父母亲的生活态度,思考问题的方式,价值取向的影响最重,所以欧美社会里时时会飘过极端气味,大家也可以在本书的第十一、十二章里看到对此种现象的分析。
  有时我会扪心自问,为什么是我会从极端的角度来分析基督教与共产主义的关联性,而欧洲,美国那么多的教授却不会?
  虽然我十几年的欧美游历让我比绝大部分东方人多了解一些欧美文化,但与本乡本土成长起来的欧美教授相比,还是差得很远。照理来说他们要比我更加了解欧美文化,为什么他们不能将基督教,纳粹,共产主义以及西方左派们的极端性联系起来进行比较呢?
  说到这里我要感谢中共在大陆从1949年以来持之以恒的洗脑了。我的父亲作为一个初中肄业生加入中共队伍,16岁就参加土改;母亲的初中,中专教育都是在1949年以后完成,他们的思想完全是在中共的教育下成熟,也完全相信中共的理论,因此他们也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在我21岁大学毕业以前,我没有看过,更别说参加过任何对祖先,神仙的祭拜活动。在日常生活里,只有在故事里吓人的鬼怪,绝没有可以崇拜的神灵,当然毛这座大神是是个例外。也就是说,在我的童年,少年期,除了毛,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这些共产大神以外,对其他神灵没有任何敬畏之心。
  1976年“四人帮”被揪出,文革被清算了一阵,毛这座大神倒塌。
  1985年兰州大学哲学系毕业,马恩列这三座大神也被扫除(本书第六章会讲到我是如何找到马克思理论破绽的),从此我的心中不但没有了神仙,共产大神也被扫地出门,我成了一个不知崇拜为何物,对神仙鬼怪,上帝佛祖不惧,对共产大神们嗤之以鼻的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
  正是这种彻彻底底的无神论者的背景,以及对洗脑无比强大的免疫能力,使我来到西方以后,不但能抗住基督教会的拉拢,而且能以完全中立,冷静的态度去观察西方社会,发现基督教,纳粹,共产主义,西方左派的相似处,从而找到了他们的关联,将三千年的世界灾难用极端化这根绳索串了起来,完成了这部让很多人爱,也让很多人恨的作品。
  从极端化对世界的伤害这个角度去看世界,并且将根源归咎于基督教,这对出身基督教文化背景的欧美教授来说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尽管他们中间的很多人号称是反基督教的无神论者。
  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当一个人出身基督教家庭,成年后却要背叛整个家庭、社会的信仰,宣称自己的父母,亲戚的信仰都是无意义的狗屎,得罪整个家庭、家族,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没有极端的刺激和极端的勇气是做不出这样的决定的。而西方左派的知识分子大部分是由这样的无神论者组成,其极端性可想而知。
  依旧信奉基督教的教授们不愿意将圣洁的天堂与血腥的共产主义挂上钩,而反基督的无神论左派教授们更不愿意承认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国居然就是他们唾弃已久的基督教天堂的翻版。至于纳粹德国,那更是没人想扯上关系。
  正是因为欧美知识分子的基督教文化背景(虽然他们中间很多人极端反感基督教),使得他们对天堂,纳粹,共产主义,左派思潮四者的关系避讳莫深,这方面的研究也是一片空白,遂让我这个野路子出身的思想者捡了个先机。
  之所以说自己是野路子出身,是说自己不是典型的学院派文化研究者。与其他东方非基督教背景出生的学者相比,我比他们深入西方社会太多,了解很多在学校里,在书籍中看不到的西方社会的现象,关系。但与很多生活在西方世界的东方移民相比,我又具备这些移民所没有的哲学,社会学,历史学,政治学,经济学,生物学,科学学的理论素养,外加比他们文章写得好。
  一句话,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我能第一个写出《洗脑的历史》这样一本将基督教,纳粹,共产主义,西方左派四者串在一起的作品,也告诉世人,别看这四方互相火拼得紧,实际都来自一个祖宗!(有王婆卖瓜之嫌,但自认为讲述的是事实)
  尽管我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但在写作中有时还是会碰到很多麻烦。最大的麻烦就是因为当事者出于各种目的将事实用各种虚假说辞掩盖起来,让历史陈述变得云里雾里,极端混乱。比如耶稣的诞生,被捕,死去以及升天的实情,极端仇视知识分子的苏联共产党为何要如此优待大科学家巴甫洛夫,为什么苏联及共产国家无一例外的都要搞大规模的内部清洗,为什么毛的宠臣高岗忽然要反对毛,文革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中共会与越南开战,为什么罗斯福政府会对斯大林做出如此多的让步,为什么卡斯特罗,切格瓦拉带着12个人就能拿下一个国家政权,等等,等等。所有这些疑问,除了要阅读大量的资料之外,我还采用剥茧抽丝的方法,极力找出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对不合常理的地方按照常理进行推导,逐渐将伪装剥去,让事实显露出来。实在没有材料的情况下,比如林彪事件的真相,我只能指出其中不合逻辑之处,让大家警觉,最后的揭秘还要等解密材料出来。所以,阅读《洗脑的历史》的过程就是一个很好的思维训练过程,本质上说,这本书也是一本思维训练教科书。我即将开办的大觉思维训练课程也会将此书列为必读书目。当然,我也会将这些逻辑分析的心路历程记录下来,形成文字出版,标题就是《识别谎言——《洗脑的历史》写作历程》。
  在本书的第十二章后半段,我谈到了一些对付洗脑的防护措施,但相对比较简约,因为这与本书的主题有些偏差。更有朋友对我提出要求,让我告诉他们,怎样的生活态度才是好的,对的。但这也是下一部书的内容了,这部书的书名我已经想好了,就叫《人性兽性各走半边》。
  接下去,祝大家阅读愉快!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