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辛医师谈中医基本原理

来源: 2017-10-16 06:49:13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5444 bytes)

李辛医师谈中医基本原理

 

 

9月下旬将来辛庄授课的李辛医师是中医界的一颗新星。看他的文章和演讲,透彻明白,没有虚头巴脑的东西。他这篇演讲对中医基本原理的阐述,与潘德孚老先生的生命医学有异曲同工之妙,在我看来的确是把握住了中医看病的大方向,对于普通人也是极有价值的养生知识。虽然与李辛医师尚未谋面,却已经让人心向神往。


李辛医师,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天津中医药大学心身医学硕士。专长方药、针灸、静坐和心理咨询,师承国家级名老中医宋祚民先生,现任上海自道精舍、北京东源文际医疗中心顾问,瑞士自然疗法工作者协会(ASCA SWISS)继续教育培训老师。李辛医师有多年中医临床与教学经验,立足于《黄帝内经》、《伤寒论》、《神农本草》、《脾胃论》、《温病条辨》等传统经典,学习历代各家所长,取验于临床,并致力于提升临证能力的教学与中医常识的普及。与法国中医师Claudine合著《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ack to the sources for a Modern Approach》(中文译名为《回到本源——古典中医启蒙对话录》)。

 

 

我要讲的内容包括几个方面,一个是中医看病里几个重要的概念,虽然是概念,但是掌握这个大方向非常重要。今天早上振林医生也谈到大方向的问题。第二部分我会讲关于药物上的一些体会。昨天晚上振林医生谈到的商机、气机跟现在不一样了。其实中医里面这个机非常的重要。比如说我们在学习当中有两个机,一个是气机,还有一个是病机。


简单地讲,气机就是人体的生理,正常状态人体的气是怎么走的。病机其实是中医的病理,因为外感六淫、七情或者现在的生活方式,或者因为年纪大气虚了,它正常的气机出了问题才出现了病机,有了这个病机才有了那些症状。所以有些医生说要忘掉那个诊断,其实不光要忘掉西医的诊断,也要忘掉中医的诊断。


因为这些诊断,比如说一个病人他来了,尤其是老年人,他也许有肾虚,还有肝阴肝血淤,可能还有心虚,还有水肿,那光中医诊断就有五六个、七八个,这跟西医是一样的呀,有冠心病,有糖尿病,血脂也高,然后脑动脉也运行不好。那我们中医是不是一个一个去治呢?或者是根据一个病再去辨证论治呢?不是。实际上是一个问题,我们说治病求本。本是什么意思呢?其实是让这个病机从失常的状态回到你正常的状态,所以在中医里面都有一个叫常和变。这个变有千千万万,那么我们把这个变回到正常状态,常只有一个状态。常回来了,那所有的东西都回来了。


我们这个会是道和医的学习会,这几年我通过学习,通过接触道教佛教,尤其这两年碰到很多好医生……像去年碰到陈岷啊,振林老师啊,我觉得体会很深。


实际上还有两个机,一个是神机,《黄帝内经》里面它这个“神”说得很多。我读大学的时候,当时我就把《内经》里面关于神的部分都找出来看了一遍,因为当时我们教科书里面都说:这个是属于唯心主义,是古代朴素的哲学等等。我把它都搜了一遍,我发现这个东西非常重要。


还有一个是什么机?天机!神机和天机其实是属于道家的部分,或者道医里的部分,也许是中医的源头。而我们现在的中医呢,其实是主要在气机和病机这个部分。神机和天机,这两个部分呢,我所知不多,比如在《黄帝内经》里面有五运六气的问题。有每年这个气的变化,那么这一年就会有什么样的病。神机,像今天早上振林老师说过,我们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乱掉了。所以差不多各个人的神都是乱的。那你可以想象,有一个病人,他有各种各样的症状,然后我们去辩证,辩证出来是有肝热,或者有小肠热,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治疗,有吃药,有针灸。但是有一个问题,如果他生活方式不正常,他晚上11点才睡觉,睡觉前还在打电话,还在想股票,还在看电视,他的神乱了以后,神机一乱,气机肯定乱,气机一乱就成病机了,所以这非常重要。这也是道家里面强调的要清静,要无为,要简单。那么当你的心非常简单的时候,很多部分就解决了。好,这是我要说的第一个概念。


下面讲一讲我平常看病的时候怎么来判断这个病。中医既然是讲到气,其实就是(能量生成图)……这个大家都知道的有三个圆圈,上焦、中焦和下焦。


先天的精化生了元气,这是父母给我们的。这个是中气,我们每天要吃饭,也叫水谷之气。在妈妈肚子里面的时候靠脐带,用的是妈妈的中气。我们生下来后,呼吸到的清气。所以在生下来之前是两气阖一,生下来之后是三气阖一。按照书本上的说法呢,这三气阖在一起叫做真气,也有称正气。这个可以称为人体气的生成图,它是上、中、下。
这个概念叫三焦,大多数的病实际上是中下焦两个部分不足了。即使是一般的感冒,或是一个小毛病,其实上首先是你的内气不足了,那么邪气才会进来,这个我后面还会讲。


我们其实病的是什么问题?是虚实。我们把问题简化,清气是每个人都可以呼吸的,差不多每个人都一样,我们就把它先放在一边。每个人不一样的,就是在看病的时候要考虑的重点,其实是在虚实:1,中气是否足?消化好不好,2,先天的肾气好不好?中医的精是下焦。中医的气呢,是中焦,神的部分我在后面再另外讲,我们的神,其实是第一位重要的。当神不对的时候,其他部分都会错。错在哪里呢?是错在节奏上。昨天梁冬也说到,节奏。


能量的生成图是上、中、下,是竖着的,我们换一个画法,其实是里、中、外。如果下焦、中焦的气很够,上焦才会有气。那么外边还会有一层气,相当于地球的大气层。中医里面叫什么?我们都知道,叫卫气。
这里又有一个方向的问题,方向向内或向外,有个概念很重要:开阖。前面说到了虚实,我们有个口诀叫做“虚实定开阖”。什么意思?当你人体是虚的时候,作为生命的本能,气它其实是应该往里面走的。只有当里面气足的时候,它才会往外走。这是最基本的东西。


然后又有两个字叫什么?顺逆。这个开阖除了跟我们人体本来虚实状态有关以外,那就跟天地生活有关系了。比如春夏应该是开的,秋冬应该是藏的。白天应该是开的,晚上应该是藏的,阖的。很多的病,或者说,治所有的病一定要考虑这个开阖的问题。


什么叫顺呢?就是说即使是这个人病了,比如说感冒,举个例子,他打喷嚏呀、流鼻涕、发高烧呀,如果他下焦和中焦的气够,至少这两天是够的话,那气的方向是开还是阖的?肯定是开,这是“顺”。这个时候如果打喷嚏啊,流鼻涕,这个病是向外的,这是顺的。


我们现在有没有注意到?很多人感冒,他第一天还是开,但是很快就拉肚子,或者肚子疼,或者月经期的女孩子,她又转到月经病上去了,或者小孩子一下子转到肺炎,一下子转到心肌炎,一下子转到肾炎,这种其实都是陷进去了。本来一个感冒,是个小病,应该是在表面,表面应该是往外走的,但是它现在逆了,为什么逆了呢?下焦、中焦没能量了。


那天好像振林老师说麻疹的问题。有小孩子发麻疹,……哦,是师父说的……我是这么理解的,发麻疹的时候,实际上他那个小孩子身体里面气还够,他在慢慢地往外透发,虽然症状很严重,在发烧,很烦躁,有这些红点点,痒,但这是一个顺的过程。


但是如果这个医生不懂,再给他输液呀,吃大剂量清热药呀,或者用抗生素,这个顺的过程就给打住了。打住了以后,容易麻毒内陷,那个非常危险。所以如果那个时候不拦住,肯定要出问题。


那么古代很多医生用温热的药,补阳气的药来治疗这个病,是因为碰到已经有内陷了。为什么有内陷呢?第一这个人本身先天不足,后天失养。本来受了邪,正常情况下,小偷进了屋,我们就得赶出去,此谓顺。那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没有力气,进来的坏人很多,它就压进来了,这是逆。第一种情况本身就弱。第二种情况是什么?经过误诊误治变弱了。好,这个“顺”和“逆”是非常重要。


然后就是讲诊断,一个是刚才说的生理。也就是看他的虚实,这个是气机。另一个是看气的开阖,这个是病机,病机看顺逆。


人活在这世界上是肯定要生病的,我们现在主要是搞不清楚哪些病是顺的,哪些病是逆的。比如说,现在很多家长的小孩子生病,他特别害怕,其实小孩子生病,至少有一多半是他的身体在调节适应,他在生长,成长发育,他在改革。其实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这个过程只要是顺着治就没有关系。


再有一个问题,人,到了五十岁容易生病,病越来越多,这里也有顺和逆的问题,现在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尤其是医院里,这个病一来,第一反应,就是先把症状按住,这么做,可能会把本来顺的变成逆。所以我很赞成箫老师讲的排病反应——气冲病灶。


气冲病灶。这个概念,在静坐里面也有,当你打坐到一定时候,下焦气够了,中焦气够了,然后全身气够了,它开始重新循环,重新循环了以后,原来有病的地方它才开始反应。


我们简单地说一下,病有两种。第一种病是表里,表里代表什么呢?病势。所有的病其实是分两种,第一种病是从外越来越往里面走,第二种病呢它虽然也不舒服,但实际是里面的病往外排。比如说箫老师这两天给大家拍,虽然很不舒服,痛,包括过去的痛,心也痛,但是病其实在往外走,此为“顺”。还有很多时候,你没有病或者说没有症状,或者这病起来后你用一些方法,不管是用中医西医,你把它盖住了,症状是控制住了,但有一个问题,可能是它在往里边走,此为“逆”。


我再把它简化一下,怎么判断出顺和逆呢?看病是两个部分,我们把它给分开了,什么叫两个部分?毛主席原来说过,所有的问题你要看是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问题,成绩是主要的,缺点是次要的。什么是一个指头?什么是九个指头?体气(能量)是根本,此为本。


有个概念叫标本。病是什么?病为标。所以我们治病其实是有两部分在解决,第一部分就是这些病、症状、邪气,我们要把症状减轻,把人体的反应控制住,把这些邪气从大便、小便、出汗、吐、或者月经,或者哭一场,这些渠道其实都在排邪气,它只是治病的第一个方面。中医说治病求本,不是说把一个症状充分解决了,不全是这个意思。实际上我们在治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具体的这个病和邪气;第二个其实我们牢牢地时时刻刻都在考虑这个本(能量)。那么治病就比较简单了,这个其实是最本质的。就是刚才我说的:把变的那个病机转化,回到正常的气机。一方面你看这个症状有没有控制,能控制当然是最好的,没有控制住,你也不用完全去否定它,最重要的还是看这个人他的下焦、中焦,他的气(能量)是少了还是多了。


为什么呢?当你是虚的时候,人体的大方向就是阖,当你是阖的时候,外面的邪气它就顺着进来了。当它进来的时候,病就是在由表入里,由浅入深,这个过程就是“逆”,就像我们古代说打仗,或者说现在做生意,你永远都得看我有没有资本?我粮草能不能供应得上?这就是下焦和中焦,当你没有粮草,没有资本的时候,即使把症状解决了,但可能让人家得了虚病,或成了暗病,或者还减了人家十年寿,这个问题很严重。


那这里面牵涉到一个问题,就是说,什么是理想的治病状态呢?有点像过去我们开会,党支部书记开始说话,同志们啊,最近虽然发生了火灾,出了这些问题,但是经过我们的通力合作,上下一心,不仅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还解除了以后的火灾隐患,而且把造成火灾的这些环节都解决了。一个完整的中医的治疗过程,应该是既把问题解决了,还把人的气搞顺了。


那怎么叫搞顺了呢?有一个概念,叫格局。


格局是什么?套用昨天梁冬的话,就是比较好的一个频率。什么是一个好的格局呢?好的格局应该是:神定、松、还有清晰。第二,下焦,下焦应该是处在一个阖的状态。


关于开阖,我再多说一些,比如刚才说的三焦,下焦、中焦和上焦。我们都知道上焦如雾,比如说《黄帝内经》有一段,我们吃了饭,喝了水,到以了胃里面,然后这些食物当中的水谷精气,在胃里面充盈,然后上输于脾,脾再上输于肺,再扩散到全身,所以叫上焦如雾。上焦总的来说它的方向其实是开为主。这也是为什么卫气能够保护人体,只有当国家国库充足,人丁兴旺,它才有力量去放在国境线上,当没有力量它只能收缩,收缩,再收缩。


中焦,是两个方向--开、阖。像打仗一样,前锋如果失败了,就往回退吧,如果前锋还行,就往前走。


下焦呢,一般认为下焦为肾,为冬天,为北方,为水,应该是藏。这是讲它的大方向,或者说基本状态应该是以藏为主。人体的阴阳是水火,下焦就是水火阴阳,藏为主,以阴藏为本。但是呢,它这个阴阳其实就是本身有的生命力。阴和阳其实是一体的,有足够的阴,才有足够的阳。阳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这个身体,这个身体全身所有的脉络被这个气充满的状态,可以叫做阳。肾是人体的原动力,它从最里边达到最外边,在所有的方面。


但是那个阳气的动,是不是只要动就会伤到自己呢?很多人都在问这个问题,比如说冬天是不是就不要动了?最好像狗熊一样,或者说我小心一点,也别见人了,也别运动了,尽量多藏一点。


这里边有个重要的思想,在中医里面,其实开就是阖,阖就是开。什么意思呢?开和阖它只是一个用。体是什么?体这个东西,肾里面它叫精气也好,叫肾气也好,其实是一个东西,生命力。


只是作为人,要学习,要分类,我们就说,让人身体运转的,让身体暖和的,这个称之为阳,然后支撑它的放在里面的是阴,其实是一个东西。就像钱,放在你兜里的、存在银行里的是钱,在外面花的也是钱。而且花出去的还能回来,对不对?不是说你有钱都放在那里不要动了。开和阖的意思是这个意思,开就是阖,阖就是开。但是有一个前提,必须不能失这个机,我们又回到最开始这个问题,机。


我们说过,有天机,神机,气机,病机。作为中医来说,最重要的其实不是先去看这些症状,这些病,然后给它一个题目叫什么病,应该研究正常状态是什么。这个道理很简单。我们做任何事情应该先想,这个事情本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然后把不对的回到本来状态就行了。那么正常状态下人的开阖是什么样子的呢?


正常状态,关系到我们后天的识神,就是我们的心念,我们的心念。比如说一个小孩子,西方心理学现在研究,说小孩子在一岁以前,是分不清自己和妈妈和世界的。这是什么状态?中国说的混沌,万物一体。在这个状态他哭也好,闹也好,他哭了三个小时没有睡觉,不用担心会伤到他。因为他是发于本能。开出去了,自然就能阖回来,这个开就是阖。


我们成年人呢,被后天的东西影响了,哭不是单纯的哭,笑也不是单纯的笑,吃更不单纯了,吃都是有目的的,对吧?在单位里面吃的话,你要看领导,还要看客户,没有单纯的东西了。


一个正常的人体,他的神应该是定的,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他下焦以阖为主,或者说阖得住,或者我们换个词,开阖得度,或叫开阖得机,这个很难。你想上厕所就去上,想坐地上马上就可以坐下来。今天觉得很热不想穿衣服,你不用想,哎哟,我现在是不是应该穿得像样一点。你怎么做都自然的时候,就是你开阖得机的时候,是不用想的状态。是圣人境界。我们说一个次一点的要求,下焦收得住。


什么叫下焦收得住呢?就是说哪怕你喝了酒,唱了歌,玩了一天,你晚上想睡还是睡得着。这是诊断,第一你睡得着;第二,你不用起来撒尿;第三,你的大便不是稀的,也不会半夜起来拉稀;第四,你的手脚是热的,有这四条就说明你还阖得住。


这四条其实是诊断里面最重要的,为什么?小便从肾来说,它代表下焦。小便频,是说明你下焦收不住;大便代表中焦,代表中气,所以老有大便,大便稀,半夜有大便,中焦也收不住了;手脚冷,说明你的气不能达于四末;最后你睡不着觉,其实是阴阳不调,上面是神,下面下焦是精,你看中国文字,精就是神,神就是精啊,其实是一个东西。所以这里面也是一个重点。为什么老年人他容易睡不着觉?为什么老年人情绪容易失控?他下焦阖不住了,精不够了,所以上面的神它也就飘了。


同样,为什么现在很多人肾虚呀?我发现现在十几岁、二十几岁的男孩子、女孩子,他比我见到的现在四五十岁的人还要虚得多,为什么?不一定是因为有早恋啊,性生活啊,不一定。原来我跟老师抄方子,那个老师就跟病人说:年轻人啊,你晚上要注意控制性生活啊。那小伙子说:大夫,我都两三个月没过了。那他为什么还肾虚?还是这个问题,用脑过度、看电视、看电脑、玩手机过度了,这个其实是一个大毒,大泄,大泄精神。


好,那么我们在治病的时候,有没有可能既把这个病气排掉,又能把他格局调好。这样呢治完这次病之后相当一段时间里,不光这个病不得,抵抗力也提高了,他这个身体在运转过程当中,体质慢慢上升,这个是中医关心的部分。


除了神和下焦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部分是什么?是中焦,消化系统。
我们进入下个部分。还是这张图,我们再复习一下,当人下焦足的时候,第一,他能阖得住,他的精和神,全身的气都能阖住,这是一个整体,然后中焦就会有,上焦就会有,就能布散到全身。这个在古书里呢,有的医生把它叫做“一气流行,无所不至”。


现在说地球大气层不好了,某些地方有臭氧空洞,为什么呢?因为地球里面被破坏得太厉害了,矿石呀,煤呀,都给开采掉了,它有空洞。有空洞的地方就是邪气进入的地方,也是邪气停留的地方。


所以你不管有什么病,其实你第一考虑的不是邪气;更重要的是,是不是下焦、中焦的气不够了,使得某个部分不流通了?


原来这个“一气流行”过程当中,本来我们身心纳进来东西,这个是阖,吃喝拉撒啊、呼吸啊,然后再开,其实就是这个过程。就自然把脏东西、坏东西(清理)出去了,然后把好东西留下来了,这个过程破坏了,叫“开阖失司”或者“开阖失度、失机”。破坏后身体里的东西开始堆积,堆积,堆积,就像一辆车,装载得越厉害它就走得越慢。然后恶性循环,最后就变成病机。


回到最开始,我们再复习一下,这个病有两种,第一种,尤其是小孩子的病,某些时候,是有些病气在表面这一层,然后人体呢……它有一些力量在开,所以不需要用太大的力量去治疗。现在去医院,要不就是输液,要不就是抗生素,要不呢用很重的药,清热药、解毒药把它压住,一压住了以后,其实这个邪气就停在这里了,而且在压的过程,它会把中焦和下焦破坏。那中焦、下焦一被破坏,气机的方向就变成了阖,阖的时候呢,整个方向都是在往里边走,邪气也在往里边走。好,这个是我要说的第一个大部分,理论的部分。


我下面再说一些具体的。比如说这两天大家都提到心脏病的问题,现在查出来心脏稍微有一些问题,或者有一些不舒服去做检查,检出来有一些问题,就要做搭桥,或支架,甚至还要换心脏,或者说必须常年要吃一些药物,把血液的浓度稀释,让血小板不聚集。这些药物实际上非常危险。


心脏病有几种可能,用我们刚才这个图来分析一下。心脏在这里,从位置来说它在上焦,跟它相关的来说有中焦和下焦。第一,真正的心脏病,它其实是肾虚病。什么叫真正的心脏病?就是你心脏功能衰竭了,心功能衰竭或者说心肌梗塞啊,血管堵了好几根的。


为什么呢?昨天也提到了“心为君主之官”,刚才陈成也说心脏是不受邪的。


人体有很大的作用,叫“代偿”。什么叫“代偿”?就是丢卒保车。日本鬼子打过来的时候,我们一步步往后退,最后退到重庆,把长沙啊、武汉啊、海南岛啊、香港啊、上海啊,都不要了,什么意思?当心脏真正出问题的时候,其实人体把外面这一圈已经放弃了。所以那个时候,其实你的皮肤、肌肉肯定都是风寒湿邪气,而且这还是轻的,肯定水肿,而且不光是表面水肿,其实里边也都水肿,为什么呢?因为中焦气已经没有了,就只供应到这里,这是真正的心脏病。


所以当你心脏出问题的时候,你的心肝脾肺肾其实都有问题了,这才是危险的地方。想象一下,一个真正的心脏病,他身体里只有一点点气,就像你的手机只有一格电,只能用来保持一个最基本的待机状态,去回答最重要的短消息,不可能再什么浏览啊,打电话半天啊,都放弃了,随时会断电。这种情况大家想象一下,这种情况适合去给他做很大的一个手术,适合吗?你做完手术换上了以后,他能不能愈合康复?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是第一种情况。第二种心脏病最常见原因是胃病,其实就是中气虚。当我们说到肝病、心病这些脏器就是有形的病,把人当作一个机器人,这个肉体就是个机器,它有各种部件。里面的电能就是这个气。


我们说过人体的气是下焦有了,中焦才有;中焦有了以后,上焦才有。比如说,当下焦有的时候,它只能保证心、肾、脑、血、脉、骨。中焦有的时候,你的肌肉才有,脾主肌肉,对吧?当上焦有的时候你的皮毛才有,当中焦气不够的时候,人体的大方向是阖,气都要往下走,要收住,它没有力量再往外输出了,心脏就会出问题。你会有心慌啊,心跳啊心动过速啊,这些症状都会出现,包括心律失常。


还有一种心病是什么呢?很简单啊,是肺的问题,肺气不够也会引起心早搏。


还有一种心脏的问题是什么呢?肾气也够,中气也够,肺气也够,但心脏就是不好,吃什么补药也没用,为什么呢?他外面这个部分,皮和肉这个部分是封闭的。当外边是封闭的,里边又有能量,里边想开开不出来。所以整个身体的压力压在心血管循环系统里,就像一个抽水机,它在抽水,把水从山脚抽到山上,山上有个大水池,然后呢再有很多管道,分布到各个部分去,这就是我们人体的血液循环系统,那么当我们人体的表面完全封闭,而抽水机和抽水机的能量都够的时候,管道是封闭的,会出现什么情况,这管道里面的水压越来越高,越来越高,越来越高……然后心脏就会出问题,抽水机受不了啊。


如果家人有心脏病的时候,其实不管有什么病,你先判断两点:第一,有没有马上死的危险,这是最重要的。因为这决定了你要不要马上去看西医,西医在这部分真得很有用。如果不会马上死,先不要着急去看西医,甚至我建议先不要着急去做很多检查,为什么呢?会把你引入错误的方向。


我们换个方法来看病啊,怎么看呢?还是这个心脏病,我们第一看它是不是很严重,心痛到晕倒了,这个赶紧看西医。甚至该做支架做支架。但是实际上很多不需要做支架,没有太大意义。


中医治病还有第二个很重要的部分,它不是治病。第一部分是治病去疾,对吧?去疾其实只是一个顺带的部分,重点是调常。


什么是调常呢?回到刚才说的那个格局,先稳住,先不让你出大问题,就是给人体一段时间,如果是小病,那就是两天三天一个礼拜。如果是大病,两个月,三个月。说实话,所有的病,它只要能活三个月到半年,而且它能够在一个正常的格局上运转一段时间,就像运转一家公司一样。它只要能正常运转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就有可能把它所有的病,都治好,哪怕你不是医生。


稳住哪几个方面?第一,不迷糊,我们不要求清晰啊,但要不迷糊。
第二个是什么呢?能吃,这是中焦。


第三,能睡,这是下焦。也代表你阴阳的平衡,也代表你跟自然跟天地的开阖,这是最大的节律。想睡,马上就能睡着,想起,你就起来了,这个能做到,已经很厉害了。


然后是什么呢?通道,哪几条通道?大便,小便。大便代表中焦的气,小便代表下焦的气。


还有什么,别人在出汗的时候,你也在出汗。或者说,人家都没出汗,你也没有满头大汗。那对于女人来说就多一个问题,月经正常。


把这个作为参数更合理,而不要把那个什么化验单啊、糖尿病指数啊,不要把它作为参数。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我们读大学时88年,二十年前的指标,一个学期就学完了,二十年过去了,现在多得我都搞不清楚。我有些学西医的学生,他都不清楚,太复杂了。那个搞不完的,我相信再过十年二十年还会有更多越来越多的诊断,越来越新的指标,越来越新的名字。这都是什么?这个叫名相。


我今天说的东西,没有一样东西是我自己的,都是《黄帝内经》,都是每一代中医都在讲的最基本概念,虚实、开阖、顺逆、表里、标本。你不需要创造新的东西,一切都有。


即使我们不会做中医,不会开药,但是我们稍微用一点心,来看看每天怎么吃怎么喝,怎么走路,遇到事情会怎么想,而当我这样做了以后,它对于我的睡眠,对于我的吃喝拉撒睡和精神,是让这个格局在稳定,还是在紊乱?所有的病,只要这个格局是稳定的,此为顺也。所有的病,哪怕是一个感冒,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喷嚏,你去西医检查了一通,西医说没事,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在中医来看,如果这个格局不对了,绝对会变大病。


好,下面我来讲一些药,药的部分,我实际上是非常局限。因为我学过的药都是中医学院学的,也就是现在药房里有的药,我从去年11月份见到振林老师,也就是今年春节去他家学习了五天以后,我觉得对我的帮助是非常大。振林老师非常谦虚,他说自己是个草医,是偏方气死医生。振林老师不是个草医,不是只以偏方治病的。


看病是什么?看病很简单。


第一,你要看清格局,就是刚才说的下焦、中焦、上焦,看你的本气,看你的粮草够不够,看你身体运转得好不好。


第二,看邪之所在。


第三,看什么?这个本气和邪气合在一起叫什么东西?就是邪正斗争。
斗争就两个方向,刚才说了--开、阖,两个结果,就是顺逆。一个邪之出路,这个是看病有意思的地方。


举个例子,假说有一个人胃不舒服,或者他吃了一些脏东西,或者他常年在外面吃饭,或者有脂肪肝、高血脂,中医来说就是有一些湿毒。那我们把这些邪气从哪里排出去?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几个通道我们已经学过了。


这个邪气假设是以中焦为主,那就是在肝、胆、脾、胃,对西医来说,也就是脂肪肝、胆结石、胆囊息肉、消化系统的问题,包括胃溃疡,中焦主肌肉,包括肌肉方面的病,也包括脂肪瘤。那这些病从哪里走呢?
第一个你可以从上走。这上头有两个方向,第一个是昨天师父说的吐法。


第二个方法是什么?因为吐法是针对有形的脏东西,但有时候脏东西吃进去它已经化了,它全身都是了,没有有形的,没有吐的机会了,这也是一个机。那从上焦走,汗法,就是从上焦发散出去。


大家想一想,哪条路最好?这是汗法。吐法,从肠子往下走是下法。包括还有什么活血化瘀、消食啊,是昨天师父说的消法。活血化瘀、化痰、消食、通便是消法。这三个方法哪个比较好?这也是一个具体的分析方法,这是第二个病例。


从书上来说,那么既然辩证是肝胆脾胃,那你就清肝利胆,或者清利湿热,或者说消食化滞,对吧?好像都是往下走。


在我们有了这个格局的概念,我们就要考虑了,大方向是开还是阖,其实我们最重要的是考虑这两个方向。


怎么判断?


第一个还是这个,人的体气;第二个是自然界的天气。


不管什么病大家一定要记住,先不要管它叫什么名字,任何病,它只要是下焦不足、中焦不足,这个大方向是什么?作为人体的本能是阖。


上下叫升降,这个叫开阖,这个方向是阖。


当一个人的中下焦不足的时候,总方向是在往内走的时候,祛邪就要考虑,不要轻易用厉害的发散法,这一点很重要。


发散。比如麻黄附子细辛汤比较有名,很多人都喜欢用它。但是如果邪气已经在全身了,尤其是到了血、有热,或者下焦不足,那这个大方向其实人的方向是阖的时候,你愣给他弄开就不对了。你最困,累了三天的时候你想睡觉,有人愣把你弄起来是什么感觉?硬撑着把事情办完,事情是解决了,但人给伤了。


这就是我说的,你不留意这个大方向,虽然表面上看把病治好了,但可能把人的元气、格局给破坏了,这个很麻烦。


天气,我们都知道,比如冬天,如果是一个老年人,他即使有邪气,你选择吐法、汗法还是下法,还是用一些和缓的消法?这个大家要去考虑,就是找一个最佳的方向,方向其实就是两个方向--开阖。所以你必须跟人体一致、跟天地一致,甚至跟病人的心态一致,这个大家慢慢去体会它。


那这后面再说一说药。药性也是两个字,药有刚柔。


什么叫刚柔?去年那个日本人要想占我们的钓鱼岛,对吧?在不同的时候、不同的首相,包括中国人民在不同的心理状态下,有时候派一个很严厉的,连续抗议、抗议、抗议……但有些时候需要用一些柔的方法。


我来写两个具体的方子。比如说胃不好,胃不好的方子很多了,比如说生姜红糖茶,大家都知道可以治疗胃病的,这是一个相对偏刚的,如果姜的剂量太大。


举例两个方子,比如说最常见一个是苍术、干姜、陈皮、川芎、木香、半夏。这是一个最常见的治疗胃病的方子。


我们再看这边还有一个方子,比如说苏叶、荷叶、生麦芽、甘草、佛手。


这两个药熬出来它的药性是完全不一样的,虽然都是治疗胃病的。你可以不加分析,对治所有单纯的胃病。什么叫单纯的胃病,我们再复习一遍,下焦有,神定。


这第一个方子,熬出来它的力量要冲一点,如果打喝茶的比方,这有点像大红袍。


第二个方子的力量就像是新鲜的西湖龙井或者是碧螺春,大家都喝过这两个茶,对吧?碧螺春或者是淡淡的乌龙。


所有的药都有刚和柔,这个很重要。振林医生的青草药,因为我去他那里尝了一下,他人很刚猛,他的药却非常柔。


一个医生重要的是看清楚,除了看清邪,看清病以外,其实要看清楚这个格局,还要看清楚这个人体他是在开还是在阖,以及看清楚这个人生活饮食作息的开阖,因为不光是这个人体在单纯的(开阖),他是在跟自然、跟社会……他都在开阖。所以治病的部分除了考虑邪以外,一定要考虑人他怎么个运作的?


下面说最后一个部分,也是一点小小的心得,就是关于神的部分。


在看病的时候,你很难避免不会碰到一些精神很不稳定的,像我们现在的人受过现代这种正统的教育,很容易就会想是不是心理问题或者是精神病,那后来慢慢看看书,后来还有通过打坐,慢慢就体会到中医里面也有这部分。


《神农本草经》,其实《神农本草经》它的笔法绝对是一本道家的书,我在学习的时候喜欢做归纳,把《神农本草经》里面所有关于“神”“鬼”的整理了一下,比如它有这样的话,比如说“杀恶鬼、除精魅”或者说“安神、定魂魄”,把这样的药整理出来,然后慢慢尝试着用,确实有效果。
在看病的时候,有一个很重要的部分,你先搞清楚他是病在身,还是病在气,还是病在心。


比如说要是跌打损伤、车祸,如果你找不到像黄剑说的那位很棒的接骨医生,那就赶紧去看西医,因为这是形的部分。


气的部分,同样有这些症状,同样是呕吐,同样是感冒、鼻子不通这些最简单的病,不是简单地说就是一个病毒,就是一个细菌,或者是中医的什么外感风寒,不是那么简单的。它有可能其实是气的问题,有可能刚才说的下焦的感冒或者是中焦的感冒,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单纯的感冒。有很大的一部分病,它即使是病在气,但这个气还只是一个结果,还是一个现象,反映在身体上的症状,也是现象。这个叫气机的失调。
还有一种情况,这些病、症状、气机的变化,其实根本在神这个部分。
我碰到有一类病人,治疗时,如果是神的问题,我根本不管他的气,直接用一些方法让他的神定下来,他的病就好了。


举个例子。2003年,我一个好朋友刚生完孩子,孩子不到一岁,然后从美国飞到北京,离家八年第一次回国,然后小孩子发烧烧了三天,看西医看中医吃了很多药,烧就是退不了,后来我看病中间休息,她中午就抱孩子过来给我看。我问她你为什么回来?她说我大姑去世了,大家族聚会。小孩子我一看就是神受了影响,这种状态很常见。举个例子,你到火车站、机场还有网吧,还有晚上如果你九、十点钟经过夜总会、饭店啊,从里边出来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神是散的。


这个小孩子低烧,拉肚子,没胃口,喉咙痛,流鼻涕还咳嗽,不能睡觉,不爱吃东西。看起来是中上焦的问题,但有一个很重要,他的神是飘的,妈妈其实也是飘的,为什么呢?八年没有回来了,刚生了一个孩子,大家族聚会,所有的人过来:“宝宝啊宝宝”每个人都要摸他一把,把他的神气给搞乱了。这个小孩子得的是神病。


后来我慢慢发现很多公司的老总和很多单位的一把手、二把手或者公关部经理,也会有这个问题,为什么?他每天迎来送往,最后气就乱了。
治疗这个小孩子,我用的都是《神农本草经》里面说的几个药,这些药很安全。一个是茯苓,还有生龙骨,还用了一点点白人参,这个方子很好用。白人参可能小孩子用0.5克就行,生龙骨如果是小孩子可以用10克,大人用30克就够了,茯苓也就10克到20克,开水一泡就可以,不管大人小孩,这是一般治神的问题。对小孩子那种晚上睡觉不敢一个人睡,或者容易哭的也行。


我后面还会讲更严重的,不是我能处理的,但是正好可以拿出来请大家指点一下。


这里面诊断有一个重点--望诊,中医是怎么看病的呢?比如说望闻问切,不是说这个病人来的就全都问一遍,那是满天飞雨手法。


这个病人他走过来,你一看那个格局应该清楚了,第一他神定不定,是松的还是紧的,你看他是乱的,还是不乱的。


这三个其实每个人你都能看出来。


第二个是什么呢?看他的肌肉和气色,看他的皮肤和肌肉,就知道他的上焦和中焦了,如果肌肉都懈掉了,皮肤都干干的,那说明下焦就不够了。从颜色来说,正常的中国人是红白或者红黄,有光泽,如果发黑,黑得发干,只要是干的就是下焦不足。从望诊来说,第一脸干掉了,第二特别的黑,特别的紧。


第三个呢?水肿,只要脸有水肿或者腿上有水肿,下焦肯定虚。
只要是下焦虚,你第一考虑其实不是治病,是什么?先稳住,不稳住,可能病也没治好,最后大本营也给掏掉了。


这是一个方子。那么再严重一点的呢,比如说有的小孩子春节放鞭炮,或者说被狗吓着了,可以用朱茯苓,朱砂拌的茯苓。朱砂在《神农本草经》里面是第一味药,而且你要看它下面的记载你会感觉它是天下第一神药,什么都能治,这个药很厉害,像太阳一样。


还有一些其他的药比如说代赭石,《神农本草经》里面它是把石头放在前面,它分上中下三品:上品药,久服轻身延年;中品药是治疗寒热、温凉、虚实的;下品药是杀毒,祛邪的。代赭石、生龙骨这都可以就是说稳定精神或者稍微有一点“镇”的力量。还有什么呢?比如说生龙齿,它是古代大型动物的牙齿。石头这类药我就不多讲了,大家可以自己去看《神农本草经》。


还有一味药对这个会有帮助,什么药呢?人参,人参是安魂魄的。


还有一味药就是今天早上我们去参观的香类药——沉香。沉香能够把气阖住,然后在一个阖住的状态正常地运转。还有木香,比如说小孩子他要是被吓到了,不爱吃东西,吃一般的消食药、保和丸、健脾丸没效果,可以放一点点木香,而且对于做噩梦的,木香的效果也很好。


还有一个药是附子,熟(炙)附子,或者是乌头、川乌。


这里有一个病例,也是在2000年的时候,我是在2000年前后开始有这些体会,所以这些早期的病例印象很深。那是一个27岁的女孩子,深圳的,她流产了三次,男朋友对她又不好,严重的妇科感染两年,一直在治,骨瘦如柴,脸全是黑的,就是刚才说的下焦那个部分虚了,最大的问题是她坐在那里,说她能看到鬼。那当时我们就体会这个心理学也很简单嘛,现在科学都否定它的,叫什么?叫幻视。


如果我们拍电影,医生抬一抬眼镜,然后喝一口水、咽一口唾沫,很科学地说:“你这个叫幻视,不存在的,你去看心理医生就完了。”其实幻视是很常见。这个病人实际上是什么情况呢?是她的下焦和中焦、她的内气非常虚了,古书上说就是这个房子一直没有人住,主人太弱了,外面的邪气就进来了。


我印象很深,当时大概有两个月给她治,用附子、川乌汤、用这些沉香、木香,还有就是用今天早上振林医生说的建中汤。建中汤是一些补下焦补气血的药,是像用菟丝子、女贞子、巴戟天、锁阳这一类药,还有桂枝、黄芪、当归,它都是补中焦、下焦的,还有一些流通药,所以当中焦、下焦有了以后,很多问题都能处理,这样一个路子,慢慢地再加上这些香,就解决了。


最后我再说一个病例,也是关于幻觉的,这是我碰到的第一个有启发的病例。1998年的时候,朋友都叫我江湖游医,包里会放一支笔、放上纸、放上人参,还有针灸包,有人找我看病,我就很高兴地给他把脉、开药。先给我们单位同事看,后来看保安,后来外面扫地的阿姨,就这么看。有一次有个人说你能不能给我妹妹看一看,他妹妹29岁,已经在北京回龙观医院住了半年了,北京回龙观医院是一个精神病院。我说你就过来吧。那个时候我刚刚正在学心理分析,我想这个也许我能处理。
她主要问题就是幻视,什么幻视呢?她第一次有幻视是有一天她去单位上班,那天她记错了,那天大家都不上班,她去上班,在开门的时候突然眼前就看到她爸爸有车祸,没过几天她爸爸真的出车祸去世了。这种情况就经常出现,她跟别人讲,所有的人都说你太玄了吧?是神经病吧?


然后很典型啊,医生说,你有幻视,而且你坚持说这是真的,又不认错,那就把她关进去了。后来这个病人我也没有给她用药,因为这个人的思想什么都很正常,身体也正常,其实她只是需要一个肯定。


我就大胆跟她说,我说你这个是真的,你应该相信你的心!然后呢你去跟可以交流的人交流,也不用说服别人。后来她就自己好了,好了以后她那个男朋友也换了,然后又结婚,后来生了孩子,非常得好。


我要说的就是,实际上我们的世界跟我们以为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所有的概念其实只是一个说法,可能包括我今天讲的这些东西、这些药,它其实只是一个概念,其实最重要的是你的心,心是知道好坏,也知道对错,对不对?心会高兴,也会惭愧。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喜欢很快地说服自己,比如说有时候我做错了会有惭愧,但是我马上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没事儿,就该这样对他,就得狠狠地对他!这其实就是心和脑的一个区别。包括很多人他看病,他不知道好还是坏,“我是应该去读大学呢,还是应该去考公务员?”“我到底应不应该去做这份工作?”


作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我觉得最大的生病原因其实是离自然太远了。跟自然远了以后,本来很好的一个格局,它有气机,在开阖,但是就像一块小磁铁,它离开了那个大磁铁所在的环境,放到了一个有各种各样消磁的环境里把这块磁消掉了。我们都知道当一块磁铁被消掉的时候,它就没用了,就有病了,你解决它最好的方法其实是把它放到一个磁场里,让它重新获得那个磁性。


所以治病其实可能技术方面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先让人他的心明白……他怎么去选择他的生活,怎么能够跟自然多一点交流,这是第一点。第二,怎么跟他的心在一起的时候多一点,少一些恼,少一些思想,少看一些电视,少一些这些概念性的东西,然后他的开阖就能跟天地的大磁铁能够阖一,然后就能共振,我想就能少吃很多药。谢谢大家!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