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是故乡(四)山茶花红似火,你是最美的那一朵

来源: 2015-07-26 20:08:0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881 bytes)
山茶花红似火——阿诗玛是最美的那一朵
     
       山茶花红似火,你是最美的那一朵
......游走在彩云之南的大地上,《阿诗玛》优美的旋律始终相伴随行,萦绕耳畔。知晓云南,除过与家族纠葛百年的云南白药,就是那美丽的撒尼姑娘——阿诗玛了!记得1980年代初一个春风荡漾的傍晚,深藏秦岭山中“三线建设”单位的学校操场上,放映露天电影《阿诗玛》 。那如诗如画的长镜头、美丽动人的阿诗玛、还有那撩拨心弦的优美旋律刺破了静寂山坳的夜空,绽放在我青春洋溢的心田里,荡漾在脑海里相伴流年难以忘怀....... 。 从六四年诞生即为毒草尘封的歌剧电影《阿诗玛》,穿过20多年的漫漫历程,在万物复苏的春日里,与我有缘相遇在历尽“浩劫”的青春岁月,以其美丽动人的爱情旋律滋润着我们一代人度过的“文革十年”荒芜的青春年华。

阿诗玛,你如同湛蓝碧空上自在飘逸的朵朵白云,在不远的前方召唤着我,背上行囊,不由自主地迈开了追寻你的匆匆步履。

       乘坐上通往路南石林的班车,向东南方前行,蓝湛湛的天幕上,丝锦般的团团云絮变幻无穷,无边无际的红色山石间遍布着红、白、粉姹紫嫣红的山茶花,“一朵鲜花鲜又鲜,鲜花长在岩石边......蜜蜂儿不落刺蓬窝,蜜蜂儿落在鲜花上;笛子吹来口弦响,我织布来你放羊”阿诗玛的歌声将我的思绪带到了遥远的撒尼姑娘的故乡——阿着底。车距昆明渐行渐远,喀斯特地貌愈发突显出来,参差峥嵘,千姿百态的丛丛褐灰色石笋冒出了红色的山坡,似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山脚下的公路旁一条清亮活泼的湖水傍着我们前行的大巴交错相伴,欢快奔流,身着艳丽服饰的撒尼村民在湖边的秧田忙碌着“长湖的湖水呦又清又纯,青青的翠竹秀又长......撒尼人勤劳又勇敢,湖边踩麻,田地里插秧忙,响亮的歌声传四方、哎咯传四方......”伴着长湖的粼粼波光,那缥缈的歌声随风飘荡。


 
       沉浸在阿诗玛的歌声里不知不觉已艳阳偏西,直达路南县的班车停靠在通向石林景区的岔路口,我们一俟下车,即被迎候路口的“阿黑哥”矮脚小马车载向阿诗玛的故乡,小马驹撒着欢儿扬蹄儿奔跑“马玲儿响来玉鸟儿唱,我跟阿黑哥回家乡......”撒尼小伙子的歌声一路伴唱,惬意前行,不消半个时辰,就来到了依傍着石林的撒尼村寨,入住在山坳间的撒尼人家庭旅馆,吃毕云南酸菜鱼和鲜花树叶都当菜的晚餐,洗漱停当,已是杲月当空,小山寨笼罩在薄纱般的月华之中,静谧安详,堂屋敞开的门扉泼出半院坝的灯火,踩着月光似漂浮一般我来到了撒尼老阿妈的火塘旁,油亮可鉴的原木案几上,老阿妈正在五彩斑斓的绣衣上飞针走线,一朵火红的山茶花在她的掌心喷薄欲放。老阿妈年届九旬,耳聪目明,捧着五彩绣衣,示意着为像框中美丽的撒尼姑娘“阿诗玛”绣制五彩嫁衣,在景区工作的孙女阿诗玛自由恋爱,唱着情歌找到了“上山能打虎,弯弓能射雕”的阿黑哥,吉日出嫁。如今的阿诗玛们不在唱出“远远离开热布巴拉家,从此妈妈不忧伤”的哀叹。屋后烟笼雾罩的松林间口弦声声,我循声登上吊脚楼平台,远望明月之下,松林草坪间,阿诗玛和阿黑哥,甜蜜依偎,伴着口弦,轻歌曼妙,“阿着底呦是个好地方,高高的青松树长满山间......”,阿诗玛你回来了,在生你养你的阿着底,与你的阿黑哥“笛子吹来,口弦响,我织布来,你放羊......”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翌日清晨,朝霞满天,我们背上行囊,进入石林景区,喀斯特地貌形成的路南石林,约有40多万亩。奇石组成的千姿百态的石头森林,漫无边际,一俟进入其中,立刻陷落进迷幻的童话王国,远近高低各不相同的哥特式城堡尖翼林立,我们沉醉在迷宫般的古堡中一时找不到游览路线,石崖间遇一挑担售卖女子,我们买其菠萝解渴,探问游览路线,女子自荐导游,于是,我们付得小费成交,女子将担子藏匿于天然宝洞,少顷便两手空空从石缝中转出,变身民间导游。随女子爬高上低,穿行在拔地而起的峥嵘石林里,尽览天工造物的千姿百态、神工鬼斧。登高远望,目力所及褐灰色的石林仿佛春雨后出土的幼苗,郁郁葱葱,竞相比拼着承接天庭间的雨露春华,疏密有致的漫漫石头森林,艳阳普照下点缀些许的绿树红亭,秀美绮丽,煞是养眼怡神。怡然自得中心有旁骛,茫茫石林中我在细细寻找着——头戴花帕,身背竹篓遥望远方的“阿诗玛”化身的红石峰!导游女子会意了我的渴念,随即带我们重返隐蔽在石缝间的青石路上迂回穿插,片刻光景,我们就被带到地势平坦的小石林开阔的草坪上,“民间导游”指向独石成景的阿诗玛红石崖,挥手作别,回返货摊。“天造老石崖,石崖四角方,这就是我存身的地方......”度步在撒尼姑娘阿诗玛的身边,撒尼长诗阿诗玛的故事在耳边娓娓道来:美丽的阿诗玛是阿着底村的撒尼姑娘,与摔跤场上得胜的阿黑哥甜蜜相恋,财主阿布巴拉抢走阿诗玛,远行的阿黑哥骑马急驰赶回营救,射死猛虎,劈山开道,救出阿诗玛,财主放出洪水,滔滔洪水冲走了阿诗玛,阿黑哥呼喊着阿诗玛......。

云散我不散,日灭我不灭,我的影子永不散,歌声永不歇......”耳边似有缥缈的歌声萦绕在茫茫石林的云天中。“只要你来叫我,我就回答....”,依照传说,我们对着天造石像喊一声:阿诗玛.....,石林中隐隐的飘荡起“阿诗玛”的回声。

 一队歌舞着的阿诗玛伴随着腰间斜跨三弦琴的阿黑哥,扭摆而来,顷刻间,草坪上欢呼雀跃,禁不住诱惑的游人们也被召唤进歌舞的海洋,开始阿细跳月......。


   

       眼前奔扑跳跃的阿诗玛们,定然是老阿妈的孙男嫡女,她们幸福洋溢的歌舞,将我从悲情的“阿诗玛”故事中唤出,牵引进了欢乐的海洋,一起摇摆、摇摆......。
 

所有跟帖: 

谢谢分享。扮演阿诗玛的演员后来很不顺利,还记得胡松华的歌声。 -看风景- 给 看风景 发送悄悄话 看风景 的博客首页 看风景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27/2015 postreply 06:47:4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