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之南是家乡(一) 儒医史话

来源: 2015-07-05 19:08:27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9518 bytes)
彩云之南是家乡
 
      
   
       彩云之南是母亲的家,也就成了我们耳熟能详的故乡老家。

       与云南缘起于40年前秦岭深处云遮雾绕的仰天窝,队长拿着一个小玻璃瓶来到知青点,嘱咐归家探亲的我帮他捎上一瓶“云南白药”,第一次“重点关注”到云南那个遥远的地方和白药的名字。 再次邂逅云南白药是招工到秦岭三线单位的青工培训队,手背划伤后感染脓肿,前去职工医院换药,护士刀、剪齐上,切口消毒、填埋药纱,疼痛令我临阵脱逃,碰上顶头上司吴队长,他领着我沿着山路七拐八弯来到“跃进桥”下的田埂边,对正在犁田的农夫晏郎中打着招呼,农夫放下铧犁,甩干手上的泥水,从衣袋里掏出一个似曾相识的小药瓶,将一抹白药粉倒我

 

的伤口上,就算治疗完毕?心中嘀咕着唯恐赤脚医生的土药会贻误伤情, 隔日醒来,手背上的伤口轻松了许多,随之日渐好转,待二次找晏郎中换药时,认出了“云南白药”小药瓶,一周余伤口彻底痊愈。生长在远离乡村的城市里,接受现代西学教育的我,两次邂逅云南白药,见识了中医药的神奇疗效,信服了偏方治大病的传说。



       第三次遭遇云南白药,便与之有了终生的不解之缘。1980年代,嫁与人妻,随夫迈入了婆母与白药纠葛近百年的家族历史,聆听着她娓娓道来的白药传说。家里橱柜上尘封着老家捎来的装满白药粉的瓶瓶罐罐,似乎在静静地述说着彩云之南母亲故乡的白药故事......

一、多彩春城饱览边陲风情 

八月,飞离流金似火的关中秦川,走出昆明机场,凉风香气从四面八方袭来,溽热煎熬中的心扉立刻舒爽安宁下来,满眼婷婷袅袅的芭蕉、棕榈在风中尽情摇摆,施展着南国美人的婀娜多姿、万种风情。穿过艺术学院舅舅家大院,甜润沁脾的氤氲香气将我们团团围裹,“缅桂花开十里香......”的歌声旋绕在声乐系飞檐翘壁的房梁间,余音邈邈。途经舞蹈系排练大厅,参加西双版纳泼水节演出的艺术团学生们,身着美丽的金孔雀服随着芦笛声声,翩翩起舞。走进了宿舍大院,左邻窗下飘出葫芦丝的悠扬婉转,右舍门扉传出钢琴叮咚的行云流水,一路上琴瑟和鸣将我们送进了小舅舅的家门,屋里已是饭菜飘香。稍事打理,小舅妈将我们招呼到餐桌旁,云南的汽锅鸡香气扑鼻;炒饵块,鸡枞菌、引逗得我们垂涎三尺,我们大快朵颐着姥家的美味佳肴,餐厅窗外艳阳高照,流云满天,我顾盼着空调、电扇的踪影,小舅妈笑问要何方来风,于是,敞开东窗,东风立马浩荡起来,推开西窗,紫气俏然氤氲袭来...... 四野吹来舒爽的清风,使得“春城”昆明,一年四季鲜花盛开、瓜果飘香,春意盎然。饭毕,心儿禁不住窗外五彩世界的诱惑,急于奔向那鸟语花香的世界,小舅妈吩咐带上雨伞,我诧异中坚拒,眼前阳光靓丽,碧空如洗,何来云雨?出得院门,满眼的亚热带风光尽收眼底,枝杆挺拔,绿叶繁茂的桉树林下,竹楼瓦舍前三、五个村民倚着竹篱抱着足有半人高的竹制水烟筒,忘情地“咕咕”地吞云吐雾,田野里遍植着金色的烟草和成片的蔗林,步入市区中心广场,记录着边陲名城历史沧桑的金马碧鸡坊在云贵高原艳丽阳光照耀下金碧辉煌。东坊金马,西坊碧鸡,两座门楼式木结构牌坊飞檐翘角,势欲腾飞。始建于明代宣德年间,历经焚毁重建,而今,矗立在游人如织的广场上,映射出生机勃勃的昆明城金马钟秀、碧鸡呈祥。





 我们随意在昆明的街巷中游逛,纳凉在傣家风韵的竹楼凉亭,伴随着葫芦丝的悠扬旋律,惬意地品味着水果沙拉拼盘和木瓜冰粉甘甜冰爽,街边头戴斗笠的商贩售卖越南小卷粉的吆喝诱惑了我的味蕾,两角钱一张的小卷粉蘸着酸辣开胃的汁水吃得痛快淋漓,忽而头上飘过一片灰云,就开始扬扬洒洒落下雨点,少顷,变做倾盆大雨倾泻而来,我们躲在街道边宽大的廊柱屋檐下避雨,主人从西式的门廊间招呼着我们,遂入得间有红木立柱 古色古香的宽敞厅堂,红木根雕的巨大茶盘上,云南的普洱茶,正汤色红润,醇香四溢,等待着知音品茗,啜饮着香茗,等待着雨歇,隔窗看雨中街景,过路的云南人民个个从容不迫地掏出雨伞,泰然自若地走到街对面阳光靓丽的晴朗世界,见识了“这边下雨那边晒”的云南一怪,也领教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谆谆教诲,已是午后黄昏时光,高原黄昏的紫外线照耀得眼前的五彩世界更加绚烂多姿,辞别茶肆出得门廊,回首张望才发现身后是一座古老的法式建筑。坐拥西南边陲的三迤大地,拥有众多的少数民族和复杂多样的地质地貌,回首度步的无名小街,一眼望过去便有那傣家的风韵、法式的浪漫、东南亚的多姿多彩尽收眼底,难怪母亲有讲不完,述不尽的故乡传说。

二、五百里滇池数不尽儒医先祖抗日史话





翌日凌晨,小舅舅放下琴弓教鞭,带领我们寻宗之旅,祭拜西山上“国家特许保留地”——曾氏先祖墓园。

亮丽的阳光将视线内的万物尽数镀上了一层金辉,湿润的清凉空气直扑胸臆,一路向西南进发,彩云在天上游走,花潮在身边涌动,思绪跟随着云卷云舒散漫游弋,不经意间已到了烟波浩淼的滇池西岸——大观园。进园西行,怪石嶙峋的彩云崖畔,雄踞着一座巍峨的三层方楼,描金彩绘,富丽堂皇,这就是始建于康熙年间中国四大名楼之一的——大观楼,临水一面门柱两侧的百年“古今第一长联”与塔楼相得益彰、交相辉映。登上高楼,凭栏远眺,清朝名士孙髯翁的长联意境奔涌而来“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 ... 茫茫空阔无边”水岸之上西山绵延逶迤“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青山环绕间“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周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看眼前滇池水天一色,碧波万顷,环顾山风鼓荡的楼台,影影绰绰中似有那仙风道骨之老者临风远眺,长裾飘舞,仰天放歌,两百年间这回肠荡气的千古绝唱缥缈萦回在楼台回廊间从未停歇,余音渺渺撒向波光艳影的滇池万顷波涛......

     前行的路将我唤回艳阳高照的多彩人间,登上白色游船,踏浪前行,奔向母亲魂萦梦绕的海埂家园。一路上浪拍船舷,轻摇慢摆;鸥鸟追逐,倾情诉说......。恍惚间回到了如梦如幻的海埂家园——望云岛。母亲魂灵中的海埂是碧波万顷的滇池明珠涵养出的一串翠玉彩链,是她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家园。出身于官宦世家的外公曾泽生,自幼饱读诗书,耳濡目染家传中医药名医的熏陶,酷爱医学,甚喜郊野植物、研究滇南本草,博取民间膏丹丸散,配置出“白药精”“曾泽生氏白药”,广济众生,并创立了“公生大药房”由于白药的神奇疗效,很快就蜚声海内外。1931年外公购买了海埂一大段荒滩沙埂,广植树木,填沙砌石,修筑起漫漫长堤,营建起了别墅院落,门楣上外公亲笔题写——望云岛,意蕴那迎面可见、漂浮在西山祖墓上的朵朵云彩,寄托着望云思亲的缱绻情怀。母亲梦中的海埂:一方是碧绿的“草海”,波光荡漾中的衍衍美草在清澈见底的浅浪中柔媚的恣意招摇,堤埂院坝上精挑细研的各色“白药”药材在纯净如洗的阳光中凉晒、炮制。管家会告状的鹦哥“嬷,小宝打我,小宝打我”的嘹亮哓舌在院坝中飘荡,童年时的母亲与管家的儿子小宝,玩耍追逐,不慎被木门砸中,整个下嘴唇皮肉撕裂,她父亲曾泽生就是用“白药”衍敷,不到一月伤口就痊愈得未落一丝‘毁容’痕迹”。这就是母亲喃喃细语中有关“云南白药”的童话世界场景。日寇铁蹄踏破朗朗乾坤、隆隆炮响,炸碎了母亲风清云白的童话世界,抗战时期,昆明做为抗战的大后方,集聚了大量后撤的机关院校和军队,尖利的防空警报划破了滇池浩淼的碧波,日寇轰炸过后,整个昆明城,狼烟四起,尸横遍野,生灵涂炭,母亲时任抗日军官的三哥和三婶,如花的生命陨灭在日寇的炮火中,两月之后,母亲在“武汉大学”读书的二哥也不幸罹难在日本鬼子对武汉的狂轰滥炸中,悲愤不已的曾泽生老父亲在流火的七月到武汉为年轻的魂灵盛大超度,控诉战争罪恶,抗议日寇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二哥的灵柩被老人运回了故土昆明,与三哥同葬在望云岛迎面的西山祖墓—— 一个能看见海埂家园的地方。国仇家恨激起了老人用“白药”为抗战贡献力量的决心,母亲说:“轰炸中负伤的军民急剧增加,而对硬伤的治疗,云南白药有着奇效,需求量极大。海埂制药基地的灯火,日夜不停,紧急生产出一箱箱的白药与“草海”的堤岸绵延伸展,在将士们出征的前夜,外公毅然捐献五万瓶白药,送给抗日将士,慰伤疗痛,鼓舞士气。外公的抗日壮举,轰动云南各界,受到抗日军民交口称赞。蒋介石和薛岳派了陈姓秘书长带着一个军乐队,敲锣打鼓,给公生大药房赠送两块彩缎装饰的金色黑字大牌匾,挂在公生大药房正堂上,上书“良药功深”蒋中正赠,“军中至宝”薛岳赠,用以奖掖外公的抗日壮举,一时间被传为佳话,载入抗战的历史史册。思绪沉浸在母亲曾经娓娓道来的历史烟云中的海埂故园,不知不觉已靠拢了海埂的堤岸,而今母亲的家园——望云岛已被辟为著名的风景名胜地——海埂公园。岛上绿树成荫,遮天蔽日;游人如织,欢声笑语荡漾在如潮的花海中。跟随着小舅舅缱绻徘徊的步履,仿佛重返到母亲老相册上那些泛黄的黑白影像世界里,曾经的海埂别墅栉风沐雨半个多世纪,而今依然屹立在树影婆娑中,站在被改造成办公用房小楼前,对着冰冷沉默的一扇扇窗户,小舅舅为我们一一指认着他及外公、母亲曾经呼吸、笑谈和生长过的房间、院落。环顾周遭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小舅舅深情地抚摸着感受着外公的气息,回忆着外公亲手载种这些树苗时的情景,沉思良久,滇池的海面上突然吹过一阵清风,蓊郁的大树枝条随风摆动,树稍间不绝如缕的哗哗声响,仿佛先祖魂灵有知,前来与子孙家人们团聚在曾经的家园,倾情诉说着“望云岛”的前尘往事......站在望云思亲的故园门前,回眸长云漫卷之下,碧海万顷岸畔,状如青丝垂海睡美人一般的连绵西山,似有那缱绻情愫向我们召唤,牵拉着我们辞别故园的脚步,跟随着小舅舅走过了一草一木总关情的海埂故园——望云岛,踏上西山祭祖之行。









旅游胜景的西山森林公园,峰峦起伏,林木苍翠;鲜花盛开,百鸟争鸣,顺着林荫匝地、不见天日的山路前行,经过一片缓坡时,终生与琴弓音乐相伴的小舅舅将我们带进了一方松柏森森的琴状墓地,这里长眠着《义勇军进行曲》后被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创作者——音乐家聂耳。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政治生涯”的启蒙课是从戴上红领巾唱着人民音乐家聂耳创作的歌曲开始的,人到中年却在寻宗路上不期而遇,颇为意外,我们虔敬地走过象征着七个音节的七个花台,漫步在琴盘为主体,墓穴做琴颈的音乐墓园,似有那如歌的行板伴随着长云清风环绕在聂耳雕像四周,轻歌慢语。我们默然肃立,凭吊着这位生于昆明,英年早逝的音乐才子,祈愿西山的青山秀水护佑魂归故里的魂灵静静安息......







 
       循着山路拾级而上,来到了茂林修竹掩映深处,山腰间三清阁古刹 殿宇恢弘,肃穆庄严,小舅舅引领我们来到殿内一块立于1947年的布施碑前,从斑驳的字迹中细细辨识着辑录外公曾泽生捐献土地,乐善好施义举的称颂......我们循着记录着外公足迹的多彩云南的土地前行,盘向山顶的路愈发狭窄、陡峭,顺着人工开凿的石刻通道穿崖钻洞,螺旋宛转攀上西山之巅的断崖终极,方寸之地筑有达天阁石坊,立于祥云缭绕,仙鹤欲飞的龙门中,下临万丈深渊,大有惊心动魄之势,稍事安神静气,回眸瞬间,整个魂灵立刻被融化进了长天湛蓝,丝云万里之中,放眼望去,五百里滇池烟波浩渺,云蒸霞蔚,湖面若一幅无垠飘动的绿色锦缎,点缀着帆影点点,鸥鸟翻飞,此时此刻思接广远,心旷神怡,大有“我欲乘风归去,...高处不胜寒”的念想......小舅舅记挂着出行的使命,唤醒了沉醉迷幻在琼楼玉宇中的我们,转道通往小石林的幽静山路,奔向祖先们安魂的墓园,一路上树木繁盛,密不透风,常有那古藤倒悬,荆棘阻路,我们跟随着小舅舅披荆斩棘,穿过犬牙交错的小石林,攀上一座青翠的山峦,眼前豁然开朗,平缓开阔的峰峦之上,绿草茵茵,小路的尽头,松柏森森之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座青石墓碑,那里长眠着殒命在日寇炮火中的哥、嫂们的魂灵,墓碑下方镌刻着一排排耳熟能详的曾氏家族名字,上行数步,芳草萋萋,树木葳蕤,祖先高大的陵墓肃立在面向滇池海埂方向,伴着高天流云,静静地、静静地遥望着故园家乡..... 我们恭敬地祭拜留给多彩云南浓墨重彩的伟大的先人—— 一代儒医曾泽生!伫立在祖辈墓前,回望滇池海埂,历经百年沧桑的故园——望云岛遥遥相望。生于斯 长于斯的先人们安息吧!

回到小舅舅家门,已是落霞缤纷、缅桂吐蕊绚烂芬芳的暮色时分,正逢登门讨药的布衣老者离去,留下的一篓艳丽鲜花,浸润得满屋生香,弥漫芬芳......
 
 
 

所有跟帖: 

文字美,故事美, 这个系列是寻找往日的回忆。 -安娜晴天- 给 安娜晴天 发送悄悄话 安娜晴天 的博客首页 安娜晴天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06/2015 postreply 14:59:47

谢谢,云南的故事永远说不完 -violetlemon- 给 violetlemon 发送悄悄话 violetlemo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3/2015 postreply 06:38:06

看到这些熟悉的景物好亲切!老乡,握握手 -雪花飘- 给 雪花飘 发送悄悄话 雪花飘 的博客首页 雪花飘 的个人群组 (226 bytes) () 05/04/2016 postreply 20:09:1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