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该知道的六大科技定律(组图)

来源: 2017-12-06 21:00:57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922 bytes)

在被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包围的当下,30年前一位技术历史学教授就技术对社会影响所做的概括显得颇具先见之明。



早在30年前,一位历史学家写下六条定律,用以诠释技术的力量与普及在人类社会引发的不安。虽然这六条定律基于冷战时期的例证得出,但却完美契合我们所处的这个被Facebook、Google、iPhone和FOMO(译者注:Fear of missing out,一种不刷社交网络、不获知最新消息就难受的社交焦虑症状)所包围的时代。

你可能从未听说过这些定律及其创作者,即已于1995年去世的前乔治亚理工大学研究技术史的教授Melvin Kranzberg。

更令人遗憾的是,当今社会的大多数创新人士,即那些创建了各种颠覆了整个社会的服务和工具的人们,竟然也对此闻所未闻。

幸运的是,这六大定律对一小群技术人员的思想影响深远,并被他们传承至今。这些定律应该被所有创造者奉为创作基石——就像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一样。




上世纪60年代的Melvin Kranzberg教授。他生前是一名技术历史学家。


1. 技术不好也不坏;也不是中性的。

Kranzberg教授的第一条定律听上去平淡无奇,但却也是他最重要的一条定律。他发现某项技术的影响取决于其对应的地理和文化环境,这意味着它往往同时既好又坏。

他给出的例子是滴滴涕(DDT)。虽然滴滴涕是一种可能致癌的杀虫剂,但却作为一种廉价而有效的疟疾预防手段拯救了数十万印度人的生命。而如今,我们可以看到,一种技术,如Facebook群组,既可为罕见病患儿的父母带来一线希望,又可能成为助长政治极端群体的工具。

一种技术不存在绝对的好与坏,而仅仅取决于这项技术被使用的特定环境的好坏。这引向了技术公司绝大多数时候不愿面对的一个问题:通过科技,它们获得了翻云覆雨的力量,但同时也意味着它们有义务设法对其所生产的任何产品的潜在影响进行预测。

“功成名就的人士不可告人的肮脏秘密在于,为了有所成就他们必须有所忽视,” 微软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首席分析师、多点触控界面的创造者之一Bill Buxton称,“在任何单一技术学科出类拔萃,均意味着你尚不具备解决上述问题的能力。”

仅仅过去一年,从俄罗斯成功地通过社交媒体施加影响力,到特斯拉太过激进地推出无人驾驶技术,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

2. 发明是需求之母。

没错,这似乎和你记忆中的说法背道而驰。Kranzberg教授写道,这句话的意思是“每一项技术创新似乎都需要通过额外的技术进步才能充分发挥效果。”

在当代世界,智能手机的发明引向了对其他技术源源不断的需求,从手机壳到5G无线技术。如何防止人们每天盯着手机的时间过长?苹果公司推出了智能手表,每天也就让你看个100次左右。

3. 技术都是成套出现,或大或小。

Kranzberg教授写道,要理解一整套技术的任何一个部分,都要求对其与余下部分的互动及依赖程度一探究竟——包括这一技术的基本运作原理。虽然创新会摧毁就业,但同时也能创造无数新的岗位。

钢铁、石油和铁路是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占据主导地位的一套技术,在美国尤其如此。同样,互联网、手机和无线网络正在改写21世纪的篇章。

4. 虽然技术可能是引发诸多公共问题的主因,但非技术因素在技术政策决定中占据主导。

“人们认为技术作为一种抽象概念拥有某种内在动力,但事实并非如此,” Kranzberg教授生前好友及同事、同为历史学家的Robert C. Post先生称,“技术必须受到政治、文化或其他力量的激发。”

不久前,美国国会议员们宣布,计划强制要求Google、Facebook及其他互联网公司像电视台、广播台及印刷媒体一样按照正规程序走,就谁在花钱购买其政治广告服务做出披露。此前互联网广告监管中并不要求就上述内容进行披露,这背后并非是技术原因,而是因为2006年联邦选举委员会(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在监管这一类新媒体时采取了从宽处理的做法。

从更广义的层面而言,法律制定者们对技术涉及的各个方面,从隐私到数据透明度,再到国家安全和反垄断问题的兴趣日趋浓厚,而这种转变更多的是基于我们自身文化的转变,而非这项技术本身。


苹果公司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Craig Federighi在2016年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发表了关于差分隐私的演讲。苹果公司认为差分隐私是可以在收集用户数据的同时对个人信息进行匿名化保护的一种方法。


5. 历史相关性普遍存在,但技术的历史相关性最强。

冷战推动了核武器和导弹的研发,足以将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夷为平地。而这反过来又推动了防御战争的通讯系统,即互联网的发展。最终许多相关的创新都已深植于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但这是否意味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就该归因于美国和前苏联之间的这场殊死搏斗?还是说这场冲突本身也是由此前让希特勒得以同时威胁美苏两国的技术发展所推动?

6. 技术是深受人为因素影响的一种活动。

“技术可以成就伟大,”苹果CEO库克(Tim Cook)在麻省理工大学2017年毕业典礼上说道,“但是技术并不想做什么伟大之事——它不想做任何事情。”关键在于,库克接着说,尽管技术力量巨大,如何使用技术却取决于我们。

重要的是,由于技术主要通过企业走进普罗大众,这些企业必须对自己的行动后果以及获利方式加以考量。如果企业不作为,有时候监管部门、记者和公众会挺身而出。

库克数次就苹果公司如何保护用户数据公开表态,就此在公司上下定下了基调。Google最近采用了诸如“包容性设计”(inclusive design)等方案,确保已参与新服务测试的受众人数最大化,并采取了反歧视措施,淡化人工智能(AI)的民族主义色彩。Facebook目前雇有专门团队负责隐私、保障和安全事宜,在新功能和服务推出之前对其进行审核。

正如Kranzberg教授在互联网时代开启之初颇具先见之明的提醒一般,“许多和技术相关的问题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当这些实际上有益的技术在得到极大规模的应用时,产生了无法预见的结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