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黄埔系外公的身份谜团

来源: 2019-07-11 00:56:2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831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Fisherman8 ] 在 2019-07-11 01:31:37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早就知道外公是国民党黄埔毕业的将领, 在沪杭地区驻守, 后来退到台湾, 就此和大陆的老婆和三个孩子分隔, 直到去世也未见一面。以前我只是偶尔听到一两句, 并不知道细节, 因为外婆一家受到文革的冲击, 没完没了的交代材料和抄家, 不愿和孙辈提及伤心事, 也怕又有运动受到牵连, 所以一直没有对我提及详情。

我这次回国探亲, 舅舅和妈妈年纪大了, 对往事的真相和疑惑反而更加念念不忘, 和我谈起了外公的旧事。解放时舅舅上小学, 他知道外公的名字, 籍贯, 住所, 黄埔毕业, 大概职务, 其他重要的情况便不知晓, 也无从查起。 舅舅记忆中的一个细节, 为我打开了查找外公身份的缺口。舅舅清楚的记得(可能和外婆相互印证), 临近解放时, 张克侠到家中拜访, 和外公私交甚好, 还给了舅舅一张大额钞票做为见面礼。舅舅拿着这张钞票去买玩具, 店铺主人大为惊讶, 便问寻到了家里, 所以舅舅对此事印象极为深刻。

张克侠何许人? 国民党中将, 20年的共产党卧底, 为解放战争胜利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解放后才公开地下党的身份, 任解放军的军长, 林业部副部长等要职, 百度可以查到。

当我在网上共同查找我外公和张克侠时, 终于有了收获, 原来两人是陆军大学第十期的同学, 并且根据黄埔校友录和陆军大学校友录大概知道了外公的生平。 外公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学员(黄埔六期), 陆军大学第十期学员。在中央训练团将官班受训, 登记为少将。1949年赴台, 80年代去世。但是有数个谜团围绕着外公的真实身份。

谜团一, 张克侠探访外公的目的是什么? 两人是陆大的同学, 张克侠来争取外公投诚, 或是安排外公下一步的潜伏工作? 外公拒绝了还是接受了?

谜团二, 外婆在文革中反复交代材料, 应该是妥妥的反革命家庭, 但最后做出的结论是情况复杂, 无法查实, 不了了之。是共产党高层在保护外公的身份, 还是外公已经断线所以无法查实?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 外公身份复杂, 并不是单纯的国名党将领。

谜团三, 外公去台后的情况无法查到, 在国民党将领名录上也查不到, 只在黄埔同学通讯录上有中央训练团将官班少将的记录。是不是外公的信息被故意抹去?

外公是地下党潜伏在台湾, 或者断线, 还是双重卧底? 随着张克侠和外公的去世, 恐怕永远是个无法揭露的谜团了。但我相信一定有很多身负特殊使命, 身份永远无法得到认可的革命者, 家庭命运令人唏嘘。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黄埔校本部六期,还是南京六期? -一塌不糊涂- 给 一塌不糊涂 发送悄悄话 一塌不糊涂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06:55:55

南京中央六期 -Fisherman8- 给 Fisherman8 发送悄悄话 Fisherman8 的博客首页 Fisherman8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08:26:31

《激流勇进 黄埔军校第六期生研究》上下两册,书编的不怎么样,但我在上面找到别处没查到的简短信息 -一塌不糊涂- 给 一塌不糊涂 发送悄悄话 一塌不糊涂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09:34:24

去了台湾将军也就不值钱了。再跑到别的地方开餐馆之类的,从此国共都失去了音讯。 -danjuan- 给 danjuan 发送悄悄话 danjua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0:55:53

有个朋友是伯伯是国军的将军,到台湾以后当了个县长 -ENTP- 给 ENTP 发送悄悄话 ENTP 的博客首页 ENTP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1:15:44

能当个县长还算可以的。 -吾道悠悠- 给 吾道悠悠 发送悄悄话 吾道悠悠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9:45:08

黄埔军校办到1927年时,国民党已经开始北伐了一年多。 武汉已经攻下来了。江南、宁沪地区还在拉锯战中。 -海陬观者- 给 海陬观者 发送悄悄话 海陬观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5:18:30

所以黄埔的校本部,大员多半已调赴战场。此时第五期已经结束学业,只等在南京举行毕业典礼。(首长多已到了长江流域) -海陬观者- 给 海陬观者 发送悄悄话 海陬观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5:21:27

但第六期略有不同。 此时武汉的分校也有第六期的入伍生。 黄埔的第六期还没有结束学业,到南京后还需继续上课。 -海陬观者- 给 海陬观者 发送悄悄话 海陬观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5:22:56

接下来还有第七期,与第六期又不同。武汉的第七期,被通知一体转移到南京继续学业。就是以后统称的中央军校。 -海陬观者- 给 海陬观者 发送悄悄话 海陬观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5:24:21

到了1927年8月,黄埔的校本部还残留了若干人员,包括跨党分子,并没有把国共完全分得一清二楚。 -海陬观者- 给 海陬观者 发送悄悄话 海陬观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5:28:32

我知道一个例子,就是一位跨党分子,他留在黄埔,后来又跟张太雷发动广州起义(国民党称为暴动),结果失败牺牲。 -海陬观者- 给 海陬观者 发送悄悄话 海陬观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5:30:15

那时国、共两党是一路洪流过来,忽然间要变成泾渭分明,是很不容易的。很多人可能也确实很难做简单的抉择。 -海陬观者- 给 海陬观者 发送悄悄话 海陬观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5:34:48

但无论国、共,那个时代真正信仰革命的年轻人还是很多的。大我无私的为某一种主义、信仰而捐躯的并非少数。 -海陬观者- 给 海陬观者 发送悄悄话 海陬观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5:38:31

坛主是否知道外公当年属于国民党军队里的什么系统? 如果知道,至少可以查出,原来的部队到台湾后有没有被裁撤。 -海陬观者- 给 海陬观者 发送悄悄话 海陬观者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9 postreply 15:49:08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