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上海消费图鉴:中产以上的百货公司 中产以下的里弄市场zt

来源: 2018-07-11 04:03:4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4811 bytes)


连玲玲在《打造消费天堂》里指出,上海百货公司并不拒绝中产以下的顾客,百货商场的广告宣称为所有的人提供所有的物品。不仅如此,百货公司本身也已经融入了城市景观。以橱窗来说,早在30年代,百货商场就已经出现了情境式的布置:永安公司在中秋节时的橱窗里安置着一轮巨大的明月,身边有一名古装的宫女,借用的是嫦娥奔月的故事;圣诞节前夕的永安会在橱窗摆放一个白发白须的圣诞老人,旁边陈列儿童玩具;在冬季,百货公司还会把橱窗布置成雪景,用机器源源不断地由棉絮抛洒出雪花,同时摆放冬季用品。过路的人们不需进店,就可以知道商店内所推销的商品,甚至在商店结束营业之后,自带电灯照明的橱窗仍然向路人源源不断地贩卖着诱惑。




《打造消费天堂:百货公司与近代上海城市文化》


连玲玲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86


百货公司不仅设置了富有趣味的橱窗,还推出了许多奇观式的展销活动,吸引消费者前来观看。例如中国国货公司在儿童节布置的儿童游乐市,将两位小女孩任命为市长、副市长,还在市内命名了中山大道、国货大道,以及图书馆、动物园和市长办公室,基本展现了一个现代都市的微缩全景。再有,永安公司的香皂制造表演,让两位年轻女职员操作机器,将碎皂片和香精搅拌均匀……在人们面前再现香皂制作的过程。在这样的新鲜的刺激之下,逛街这一行为本身成了本地人一项颇具娱乐性的消闲活动。而对于外地游客来说,百货公司也成为了游览上海的必游景点。




永安公司的香皂雏形制作表演


连玲玲认为,百货公司通过橱窗和营销活动催生了一种欲望的民主化,这意味着百货公司虽然主要向中产阶级以上销售产品,但也会邀请更多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以下的人群加入,将消费欲望向下渗透——但在贫富差距愈演愈烈的上世纪上半叶,欲望的民主化能否实现问题重重。上世纪20年代《申报》上的一篇评论将这种差距归结为城乡的差异,设想假如把这样的百货商场搬到内地城镇,乡民一定是不敢进去的,“……来往顾客多系高等人民,唯其如此,故其陈设不为过分,反觉为不可少者。设移该店于内地小城或乡镇上,乡民见之,只有立于门外瞻观,何敢入内购物。再者,百货公司的橱窗邀请路人参与观看,也招致了遮掩社会贫富差距的批评。


大降价和游戏场:住持和尚都想一探究竟


在明显的贫富差距背景之下,百货公司如何放下高不可攀的身段,真正邀请更多顾客进入消费?它们找到了降价促销的方法。最早,惠罗公司推出了一元部门,随后永安、新新也设置了廉价场来吸引顾客。这些公司在减价期间设立低价商品,减价期结束就撤掉。


菊池敏夫在《近代上海的百货公司与都市文化》里描述了南京路百货公司大减价的情景,一到大减价的时候,南京路的上空便飘扬着无数百货公司原价打折、在库一扫大减价买国货等标语旗帜……这边的百货公司如果喊大减价的话,那边的百货公司就说大廉价一年里,虽然名目各不相同,但总会有4-5次大降价活动。后来,大新公司将廉价部门作为常设部门,置于地下一楼,进门的顾客必须每人购买一张4毛钱的门票,还可以购买地下商店的广式点心、茶和咖啡,还有便宜的意大利香肠。先施公司也在法租界专门开辟了一元商店,全场只销售五角和一元商品。


值得一提的是,此处菊池敏夫与连玲玲的看法并不相同。菊池敏夫认为,大降价和常设廉价部门只是为了巩固和扩大中产消费者,由于当时的经济波动,他们并不能保持稳定的购买力,所以降价行为是百货公司与这一阶层人群之间互相扶持的表现,换言之,与收入更低者关系不大。




《近代上海的百货公司与都市文化》


菊池敏夫陈祖恩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24


廉价部门显然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据当时《妇女杂志》记载,连三昧寺的住持和尚看到国货公司的低价商品,也都想要入内一探究竟。林徽音也曾写道,上海附近江浙地区的人也会愿意趁百货公司降价的时候,乘火车前来采购大批商品。只是,连玲玲指出,这种廉价部门虽然欢迎更多人来,但它们所处的位置还是揭示了百货公司的消费分层:大新公司的廉价部门设置于地下一层,与光鲜亮丽的上层商场不同,地下一层难免潮湿、闷热,顾客购物区须与收货、包裹、开箱、散仓、机房等设施共处;并且,这里连自动扶梯都没有,顾客必须步行抵达。这里与上面的楼层明显是两个世界。


除了开设在地下的廉价部门,百货公司还在各自的屋顶开设了门票低廉的游戏场,游戏场里有花园、凉亭和高塔,即使是工人也可以乘坐电梯上去游玩。1922年,永安公司屋顶的天韵楼里不仅有地方戏曲演出,也会投映活动影戏,即后来的电影,此外还有各种魔术、口技、武术表演。天韵楼门票相对低廉,分为盘梯和电梯两种,价格分别为1角和2角,直到30年代票价涨成3角。对比当时知识青年每月生活预算50元,以及工人阶级平均年收入416元来看,这一价位的游戏场门票消费者还算负担得起。所以,在30年代,来往天韵楼的顾客平日里有六千人之多,周末甚至会达到九千人。




先施公司的屋顶游戏场


与廉价部门相似,顶楼游戏场与百货公司在接待不同阶层的顾客方面也是有所区隔的。永安专门为前往天韵楼的顾客设立了入口,使他们不需要经过百货公司就可以乘梯直达。进入30年代,天韵楼彻底从文人雅集场所变成了大众游乐场,这引起了一些文人的不满。




永安公司的天韵楼


里弄居民:业余裁缝成千上万,购物中心就在拐角


百货公司通过橱窗、廉价部门还有游戏场邀请收入不高的工人、小职员进入,而在这些场所也不可避免地将他们与中上层消费隔离了开来,因为他们的加入会影响中上层的体验——有人认为,更多市民加入游戏场会使其格调变低。那么在霓虹灯外,这些被隔离的上海人有自己的生活园地吗?衣食住行又是如何解决的?


卢汉超在《霓虹灯外》里是这么写的,以公司职员和工人为主的大多数上海人,住在狭窄的弄堂里二或三层砖石建成的成排的房子中,他们的生活与其说是都市的,不如说是乡村式的,新的一天伴随着两轮粪车沿着弄堂滚动的隆隆声开始了……紧接着就是每天令人讨厌的生煤炉的活儿……”他还写道,里弄生活的混杂,不仅表现在居民身份的形形色色,还表现在人们将居住和各种商业活动融为一体。所以,弄堂里不仅有工厂、学堂,也有自己的商店,人们的生活与里弄交融一体。




《霓虹灯外: 20世纪初日常生活中的上海》


卢汉超段炼等译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412


在穿衣方面,卢汉超发现,上海大多数生活在里弄的居民,是与商场消费无缘的。他们平时不会去商场购置衣物,也不会去高级时装店比如培罗蒙、鸿翔等等定制西服,原因很简单,因为价钱太高、消费不起。他们会去家门口里弄拐角的裁缝店定制,或者直接买布回家自己缝制。而具体到实际生活中,家庭裁缝的职责就落到了妇女的头上,所以妇女的裁缝本领就成了婚配中的一项重要指标——卢汉超写道,一般来说她们会裁剪衣服,还会编织绒线,就算最手拙的,也至少会缝制内衣。。


更有意思的是,家庭妇女自己制作衣服也讲究时尚。从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上海旗袍流行的款式每年都有变化,在这种风尚不断更新的冲击之下,业余裁缝为了紧跟风潮,也会去布店比较布匹的颜色、质地和价格,还会查阅时尚杂志,或者通过好莱坞影片来想象西方的服装样式。因此,卢汉超说,上海这座时尚之都的服装革新,不能仅仅归功于城市里一些著名时装店的专业设计师,还应当归功于坐落在偏僻小弄堂里的众多小店中的裁缝,以及上海普通家庭里成千上万的业余裁缝。


衣服自己做,小菜也要自己烧。里弄居民去不起拥有外国侍者的百货公司高级餐厅,但是他们有自己的小菜市场。上海既有设计出来的宁兴菜市场,也有从人口稠密的地方自然生长出来的小菜场,这个菜场通常会占据马路的一部分,菜贩在竹片搭建棚屋里摆摊。卢汉超描写道,每天清晨,人们每天都能去离家不远的菜场买菜,还会彼此问候,小菜买好了吗?小菜场也让餐桌上的上海家常菜变得种类丰富,他们的菜单里不仅有上海的本帮八宝辣酱、肉丝豆腐羹,还有模仿西餐的菜式,比如用番茄、白菜、土豆、胡萝卜加牛肉熬制成的罗宋汤。


卢汉超在书中提到,里弄居民更不会去南京路买东西,因为他们的购物中心就位于他们生活街道的拐角。以位于南京路和霞飞路之间的宝裕里为例,这里有烟纸店、大饼店、火腿店、煤球店、裁缝店、饭馆和布店,还有诊所、学校和袜厂——在这里,只有5%的居民在南京路和霞飞路购买大部分的物品。如果想要获得更多选择,人们会去地区性的购物中心,这样的地方距离每个居民区的步行距离是10-15分钟,比如静安寺、曹家渡、徐家汇等等。尽管上海人把南京路看作市中心,但很少有人觉得有常去那里的必要,卢汉超说。而问题在于,如果平民只是偶尔去南京路,主要购物消费都不在百货公司,那么百货公司的欲望民主化和现代性想象,可能真的与他们相距甚远。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煤球店里墨吃黑... -小宁波♂- 给 小宁波♂ 发送悄悄话 小宁波♂ 的博客首页 小宁波♂ 的个人群组 (169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4:22:38

上海住了三十多年,直到出国那年才到南京路上买了件篮色尼龙面的滑雪衫。这才是大多数老百姓的真实生活。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4:57:53

这只能说明你当时的生活水平大大低于平均值。不过对于你能坚持共产党宣扬的艰苦朴素精神还是要点个赞! -方家胡同- 给 方家胡同 发送悄悄话 方家胡同 的博客首页 方家胡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5:04:52

咦,不是说毛时代人人生活平等吗?怎么把我拉去下?是不是也是革命的需要?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5:13:07

当然了。你的滑雪衫故事也是为了革命的需要么!那时老百姓有一件滑雪衫好像也不是什么高档商品吧? -方家胡同- 给 方家胡同 发送悄悄话 方家胡同 的博客首页 方家胡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5:24:00

80年差不多=大学生一个月的工资。对小老百姓来说的确是高檔商品,对高干子女来说老爸有几百元的工资这算啥?更何况还有人送,免费试穿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6:21:08

你知道那个时候大学生的工资是多少吗? -方家胡同- 给 方家胡同 发送悄悄话 方家胡同 的博客首页 方家胡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6:22:43

我的工资没必要让你知道,那件衣服要卖50元。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6:43:59

我出国时做的全毛西服也才一百多一点,你就吹吧! -方家胡同- 给 方家胡同 发送悄悄话 方家胡同 的博客首页 方家胡同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6:54:11

做套西装那时是200元!是公费出国国家给做的。OK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6:58:42

真正羽绒质量好的不只一百。 -borisg- 给 borisg 发送悄悄话 borisg 的博客首页 borisg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7:25:31

是的,那件衣服的羽絨大概是真羽絨,不是加拿大大雁毛做的。羽絨很厚,现在做不出这种质量了。一个台湾人老问我买这件羽絨衫,都没卖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8:23:09

要看在什么时候,羽绒服刚出来的时候价格都差不多。 -puyh- 给 puyh 发送悄悄话 puyh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08:36:54

八四八五年间的羽绒服,真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的 -淮二学子- 给 淮二学子 发送悄悄话 淮二学子 的个人群组 (242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11:49:06

看你的ID 你是淮二小学的?即解放前的世界小学?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12:50:28

是的 -淮二学子- 给 淮二学子 发送悄悄话 淮二学子 的个人群组 (101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13:12:56

1950年前的世界小学出了很多科学界,教育界的优秀人才,以前网上有一封寻找世界小学校友的信,不知还在不。现在的世界小学只是个名字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2/2018 postreply 04:14:16

以前南京路是带乡下人去的地方,上海人喜欢逛淮海路 -煤炭- 给 煤炭 发送悄悄话 煤炭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1/2018 postreply 11:53:48

民国的上海,就是‘乌鸦与麻雀’中的扎黄金。。。 -wlhelhe- 给 wlhelhe 发送悄悄话 wlhelhe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7/13/2018 postreply 00:43:0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