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fe:浙江大学肿瘤研究所胡汛教授团队向肿瘤注射小苏打,饿死癌细胞 (这和'被禁的癌症疗法‘视频不谋而合)ZT

来源: 2018-01-12 22:54:53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618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yzout ] 在 2018-01-12 22:59:52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胡汛教授团队和浙二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团队合作,在40位中晚期肝癌病人身上尝试了这种新的治疗思路,有效率100%,初步统计病人的累计中位生存期超过3年半。

这个结果,让国内外很多同行都觉得难以相信。目前,晚期肝癌治疗,人类经过30年的努力,才实现了突破半年中位生存期,接下来的目标是提高到1年。

研究成果已于近期发表在国际著名学术杂志eLife上。

或者杀死癌细胞,但晚期病人,往往没有手术机会;放化疗,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至于药物,癌细胞进化很快,很容易出现抗药性,而且每个人的癌细胞不一样,药物可能只对小部分人有效。

没葡萄糖,肿瘤细胞就会死亡。

似乎很简单?但,肿瘤细胞可没那么单纯。

早前,研究人员就发现,人体的正常血液中,糖的含量是6mmol/L,但肿瘤中如胃癌只有0.1mmol/L——尽管吃的那么少,它们还能疯长。

胡汛解释说,葡萄糖主要来自血液,而肿瘤细胞的血管发育不良,所以糖的供应其实非常少。所以,想要通过绝食,切断肿瘤的粮食供应,来饿死肿瘤,是行不通的。

癌细胞很节能,没有饭吃它就休眠

没的吃,照理应该饿死,但为什么肿瘤细胞不仅没死,反而还不断生长呢?

研究人员想到这么几种可能:癌细胞特别节能,对葡萄糖的利用率很高;或者,它有其他帮手。

胡教授告诉记者,肿瘤,其实是个复杂的系统,除了肿瘤本身,还包括周围的肿瘤微环境,这个帮手,就很可能来自周围环境。

经过一系列筛查,研究人员最后锁定了乳 酸。

长时间不运动,哪天突然猛跑三公里,过一天,大腿就酸痛得迈不开。初中的生物课上,我们大概都学过,这种酸痛,就是运动中不断产生的乳酸带来的。

学的好的人,大概还记得,乳 酸会分解成一个乳 酸根和氢离子。

“这两个因子协同作用,使得肿瘤细胞在葡萄糖含量很少时,非常节约地利用;在没有葡萄糖时,进入‘休眠’状态,一旦恢复供应,立即恢复生长状态。”胡教授说。

对癌细胞来说,它们俩是左右手,是黄金搭档”,少了谁都不行。没有葡萄糖的情况下,只要有这两位,照样能活;少了任何一个,粮食一断,就活不长。

想象一下,一开始,癌细胞是个不谙世事的败家子,大手大脚、胡吃海喝;碰到了乳酸根和氢离子,这个二合一的超级管家之后,瞬间变身成了“超级生物”。

看到这里,你肯定也想到了,如果少了任何一个,肿瘤细胞应该真的会被“饿死”吧。只要在葡萄糖缺乏的前提下,去除两个因子中的任何一个就可以了。

酸碱中和反应,小苏打拆散“黄金搭档”

用什么方法,可以去除乳酸根或者氢离子呢?

研究人员想到的方法,道理其实不难,大家在初中化学时就学过的“酸碱中和反应”。

用碱,比如小苏打(碳酸氢钠),就可以去除氢离子,碱和氢离子结合,形成不稳定的碳酸,很快就可以溶解在血液中;乳酸根落了单,难成气候。这时候,再想办法断了肿瘤的粮路,就可以很快把肿瘤杀死。

研究成果,发表在2012年的国际学术刊物Journalof Pathology(《病理学》)杂志上。

但是,从实验室到临床之间,还隔着看不见的鸿沟,有时近,有时远,谁也不知道。浙医二院放射介入科晁明教授看到时,觉得这个有戏。

两人开始合作。他们首先选择了原发性癌细胞肝癌患者。

这主要是基于两点考虑:

首先,大多数肝癌病人初诊时已经不适合手术、消融,或者肝移植;而常规推荐的治疗方法,“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cTACE)”,虽然可以断了肿瘤了“粮路”,但只要“超级管家”还在,仍可以建立新的补给渠道。

第二,相对其他肿瘤,肝细胞肿瘤血管更容易定位。

“比如胰腺癌,位置特殊,好比五省交界,通路很多,又复杂,难度就很大。”晁明说,晚期肝癌病人,有些真的没有办法,上帝已经掐着脖子了,有些还在上帝眼皮底下,挑战一下,也许还能拉回来;但现有的治疗方法,效果都不理想,所以大家一直在探索。

十几块钱的小苏打,饿死了2.6L的肿瘤

俩人的探索,从2012年就开始了,他们将cTACE和小苏打结合的方法:注射碳酸氢钠,让癌细胞狠狠健个身,把储备消耗掉;然后,堵上血管,断了补给,饿死癌细胞。

他们把这个疗法命名为“TILA-TACE”,意为靶向肿瘤内乳酸的TACE。

两位教授印象最深的一位病人,是一位40来岁的女性患者,单亲妈妈,去年1月因为严重腹胀就诊,查出肝癌。

因为肿块压迫胆管,病人的黄疸高达400多(正常20),脸色很黄,肿块很大,手术是不可能了,如果不治疗,可能两三个月就去世了。

外科医生请了晁明会诊,慎重考虑,并取得家属同意后,晁明决定采用TILA-TACE。肿瘤非常大,17cm,体积有2.6升,给它供应营养的血管至少有10条,医生在造影的帮助下,逐一找到血管,注射碳酸氢钠、栓塞、再注射碳酸氢钠,像夹心饼干一样。

整个治疗,花了近4个小时,第一次治疗2周后,黄疸明显下降,2次治疗后脸色也好看多了,现在已经随访一年半,情况都很好。

今年8月,他们的研究成果发表在了学术杂志eLife上:研究中,40位原发性肝癌病人在接受“TILA-TACE”治疗后,客观反应率100%。

而国际上综合报道,cTACE治疗的平均客观有效率位35%。35%到100%,这样巨大的对比,不仅让国际同行在接受这篇文章时,非常慎重,就连两位教授也一直是带着怀疑在进行这项研究。

“目前初步统计,病人的中位生存期,已超过三年半;后续还需要大样本的随机对照研究,如果证实有效,对肝癌治疗来说,确实是一个飞跃。”

晁明说,收获那么好的效果,他感觉压力更大了,其他癌症上,能不能取得同样的效果?是否适用于早期癌症患者?后续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中美跨境医疗新模式:美国顶级名医远程会诊国内重症病患>>
北美24/7咨询服务 1-888-721-4051 >>>

所有跟帖: 

这个19世纪开始,欧洲和美国就有人在做。每隔几十年都有人提出来。如果有人给funding,我也愿意做临床。 -dw8866- 给 dw8866 发送悄悄话 dw8866 的个人群组 (132 bytes) () 01/13/2018 postreply 07:11:15

在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的病人身上做这种对照实验应慎重。 -雾里看花123- 给 雾里看花123 发送悄悄话 雾里看花123 的博客首页 雾里看花123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13/2018 postreply 08:16:16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