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香奈儿秘密情史》看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狂野而孤寂

来源: 2018-06-25 11:22:46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4006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互联网 ] 在 2018-08-02 16:58:03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从电影《香奈儿秘密情史》看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狂野而孤寂

 日易 音乐周报 1周前

“音乐界的毕加索。”

20世纪最早令世界震惊的作曲家。”

这说的都是斯特拉文斯基。

 

1882年的今天,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出生在俄罗斯圣彼得堡附近的奥拉宁堡。不过,他的创作生涯大部分时间在巴黎和好莱坞度过。

其创作的芭蕾舞剧《春之祭》于1913年在法国巴黎剧院首演,也随之敲开了西方20世纪音乐大门,而首演当晚所发生的骚乱更为斯特拉文斯基的这部作品增添了传奇性。

1920年,《春之祭》获得可可·香奈儿的资助,再次上演。人们似乎很期待两位特立独行的艺术家擦出爱情火花,斯特拉文斯基和香奈儿的故事多次被撰写成文学作品,甚至拍成电影。

 

电影海报

 

 

电影《香奈儿秘密情史》

 
 
 

由扬·高能执导的电影《香奈儿秘密情史》(Coco Chanel & Igor Stravinsky)讲述了时尚女王香奈儿和音乐天才斯特拉文斯基的浪漫爱情故事。1920年,香奈儿邀请因俄国革命而流亡法国的斯特拉文斯基携乐评人妻子卡特琳娜和四名子女搬入自己在巴黎郊外的别墅“绿色气息”。随着时间的流逝,香奈儿与斯特拉文斯基之间愈发相互吸引……

 
 
 


 
《香奈儿秘密情史》预告片
 
 
 

爱情,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热情。香奈儿创造了经久不衰的香奈儿五号香水;斯特拉文斯基修改和完善了《春之祭》。斯特拉文斯基的妻子凯瑟琳发现了他们的私情,带着四个孩子离开别墅,给香奈儿留下一封信,“请放弃他吧,我们相处多年,我对他关爱依旧。孩子需要父亲,我濒临死神,比您在任何时候更需要他,而您也会同意,伊戈尔需要时间和宁静来从事创作。您若能对此作出考量,我将万分感激。”最终,香奈儿放弃了这段情感。

 
 
 
《香奈儿秘密情史》剧照
 
 
 

女主角由香奈儿全球品牌形象大使安娜·莫格拉莉丝饰演,气质超凡脱俗。男主角由被称作“丹麦最性感男人”的麦德斯·米科尔森饰演。片中超过30套戏服皆由Chanel首席设计师卡尔·拉格斐亲自打造,获得第35届法国凯撒奖“最佳服装设计”。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的音乐贯穿电影始终……

 

 

 
 

影片重现《春之祭》首演

 
 
 

电影《香奈儿秘密情史》重现了《春之祭》1913年在巴黎首演时的片段。在巴黎蒙田大道上刚刚落成的香榭丽舍剧院里,身着晚礼服的贵族与那些追求时尚潮流的巴黎观众,期待着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能为他们带来一场真正的艺术享受。

 
 
 

 

电影剧照

 
 
 
 

“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节奏,忘掉旋律,忘掉柴可夫斯基、瓦格纳、斯特劳斯……忘掉之前听过的所有音乐,一切跟着指挥棒。”“双腿要伸直,手臂保持姿态,你的动作太僵硬了,将生命融入进去!”艺术家们做着最后的准备。“看看外面,剧院人满为患,我们的表演将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意外,他们还全然不知道将会有多震撼。”俄罗斯芭蕾舞团团长迪亚吉列夫站在幕布后观察着观众。

 
 
 
 
香榭丽舍剧院
 
 
 

演出开始了,非传统的舞蹈动作、刺耳的不协和和弦、急促而变化多端的节奏激起了观众的愤慨,抗议声使舞蹈演员听不到乐队伴奏。现场一度失控。观众分成两派:一派观众喧闹、谩骂,一派观众却看得饶有兴趣。两派意见不合的观众起了争执,甚至大打出手……

据说为了拍此片段,剧组租下巴黎香榭丽舍剧院,改装成当年的模样,花了整整一周拍摄。这场骚乱的诸多细节,至今仍被历史学家津津乐道。

 
 
 

《香奈儿秘密情史》重现《春之祭》片段
 
 
 

《春之祭》源自斯特拉文斯基对于祭典的想象:“我想象一场肃穆的异教祭典:一群长老围成一圈坐着,目睹一位少女被要求跳舞直至死亡为止。她是他们用以祭祀春天之神的祭品。”全曲分为“大地的崇拜”和“献祭”两幕,共由十四个乐段组成。斯特拉文斯基为乐曲注入特有的俄罗斯风格,加上其中的张力及戏剧性,是斯特拉文斯基在其俄罗斯风格时期创作的三部芭蕾舞剧之一,另外两部是《火鸟》和《彼得鲁什卡》。如果说,《火鸟》《彼得鲁什卡》的芭蕾音乐是浪漫主义余韵的话,那么《春之祭》可谓惊世骇俗,以古朴率真的野性取胜。如今,《春之祭》已被奉为现代音乐和舞蹈中的经典,近年来,频繁亮相国内舞台。

 
 
 
 

 

二人均未过多谈论彼此

 

 
 
 

斯特拉文斯基与香奈儿,确如电影描述,有过一段浪漫爱情吗?当事人在此后多年都没有过多地谈论过彼此。

 
 
 

“我在1914年之前没有看过《春之祭》,迪亚吉列夫说,那出舞剧是一部伟大的历史性杰作。我相信他的话,提供他经费支援,这花掉了我30万法郎。但是我不后悔。”1920年,香奈儿资助俄罗斯芭蕾舞团团长迪亚吉列夫,把1913年首演时几乎引起暴动的《春之祭》重新搬上舞台,条件是不可以对任何人透露有她的资助。

 
 

斯特拉文斯基则在1935年出版的自传中提到,迪亚吉列夫的芭蕾舞团当时资金极为紧缺,《春之祭》只能依靠他一些朋友的支持才得以再度献演。“我这里尤其要提到香奈儿女士,她不仅慷慨解囊,更以她蜚声国际的高级女装设计,亲自为演出制作戏服。”

 
 
 
 
 

斯特拉文斯基并没有写到香奈儿还曾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为他和她的家人提供栖身之处,让他们暂住在名为“绿色气息”的别墅里,仅写到他在加尔什赞助的时间是1920至1921的那个冬季。

1920年9月22日,斯特拉文斯基以印有“绿色气息”地址的明星片,寄给他的朋友,短短数言提到他自己“神经极为衰弱”。在加尔什的暂住非常有利于斯特拉文斯基的创作。

“没有证据显示他们在加尔什有过越轨行为,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踏上了一块如火山一般炽热、不安的禁地,就像《春之祭》一般骚动狂野,因而引得一片窃窃私语。”英国作家贾斯迪妮·皮卡蒂在《可可香奈儿的传奇一生》中写道。

 
 
 
 
 
 

对于香奈儿慷慨而热情的收留,为表达由衷感激,斯特拉文斯基将他最值钱的收藏——一幅从俄罗斯带出来的珍贵圣像赠送给香奈儿。“斯特拉文斯基和可可姑婆的友谊相当深厚,我们两家联系紧密。斯特拉文斯基是我们全家的朋友,但初识可可时,他向其他许多亲近她的人一样,对她产生了爱意,因为她的魅力是那样不可抵挡。而可可对他则充满着对艺术家和朋友的欣赏之情。他一直将他赠送的圣像摆在床头柜上,旁边则放着她睡前阅读的书籍。每次旅行她都会将圣像带在身旁。最后,在我的亲眼见证下,可可姑婆与她一生中从未离身的两件物品一同下葬,斯特拉文斯基送他的圣像,以及一枚黄色戒指。”香奈儿惟一近亲的后代嘉柏丽尔·帕拉斯-拉布吕尼,在香奈儿身边生活了40多年,称香奈儿“可可姑婆”。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