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抗战老兵及家属的血泪故事 (四)

来源: 2015-08-22 22:31:30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6431 bytes)

爸爸负伤染病送后方救治、全家再聚洛阳

 

妈妈听说了爸爸的消息顿觉伤病十分严重、不由分说、当即决定全家赴洛阳、很快得到批准、我们的行李很简单、因为随军家属都时刻准备着出发行军没什么笨重物件、瞬间便准备停当办好手续次日起程:先乘马车到宝鸡、再换乘火车经西安、潼关至洛阳,全程耗时7-8天、这样慢是因为途中常给战争急需车辆让路、记得过潼关时在火车上停住了三天之久,真是欲速则不达。妈妈心急如焚……下火车后便直奔医院……等见到爸爸时才舒了口气,虽然他躺在病榻之上神态倦怠、连说句话的气力都不足、只是向我们招招手、微微一丝笑容……此情此景让我们双方都很知足、因为这比我们尤其是妈妈预想的状况要好得多!随即都把悬空的心放回心窝儿……经过一番奔走忙碌便安下了住处,妈妈每天上午在医院陪护爸爸。我们的到来使他的伤病明显好转、已有精神儿催促我不要耽误上学……初到洛阳时、这里的局势还相对稳定,过不多时鬼子飞机开始狂轰乱炸、每天两三次、至少也要有一次、有时炸弹之密集甚似冰雹、于是我们被迫过上“跑警报”的苦日子:白天不敢外出,小学生也停课了,只要一听到警报笛响、我们便各自带上事先准备好的小包儿:两件衣服几毛钱、赶紧跑向防空洞、跑的路上常常可能遭遇危险:有一次刚跑到半道儿、在前边不远处有根已炸歪的电线杆子突然倾倒、正碰到我那还不满六岁的、不管不顾径直朝前跑的弟弟的头顶上而随之摔倒,当时那种紧急状态也顾不了许多、妈妈急忙抱起被砸得大哭的弟弟跑向防空洞……就这一抱一跑、跑到洞里他竟然睡了……但过了一会儿又猛然惊醒大哭大叫、接着抽搐起来……从此弟弟就留下了抽疯(癫痫)的病根……这是鬼子欠下中国人民的又一笔血债、因为这病根在1949年由另类人祸使之重犯、加重直至夭折;还有一次在跑警报中遇到了令人后怕不已的险情:记得我们去的防空洞是两个相距不远的其中的一个、人们鱼贯而入、并不选择进去的是哪一个、进入完毕由看管人员将门上锁……待警报解除便开锁放人、如此例行公事无误。可是就有这么一天、一个洞没按时来人开锁、事儿就严重了:洞内人多空气乏氧、时间一长众人焦虑、恐惧、窒息、混乱、踩踏……待至发现时、伤亡惨重……侥幸的是我们在另一个洞中、当警报解除时都匆忙回家、对邻洞的事儿并不知晓、待次日得知实情才后怕不已、令人毛骨悚然、这笔血债也要向日本鬼子讨还!

洛阳的大环境充满了侵略战争的硝烟与恐怖,我家的小天地也尽是鬼子抛洒的愁云困窘、生活供给每况愈下,为了救治爸爸的伤病、为了一家老小的温饱、妈妈已身心疲惫无可奈何地当卖了家中一切可以出手的衣物,但这毕竟是极其有限的,在万不得已时还当了洗衣工、给医院伤病员洗衣糊口、若乐观的说妈妈的劳动也是抗日!就这样在劳苦中盼望、在盼望中劳苦……大约过了半年不算短的日出日落,爸爸的伤病终于在医护人员精心调治、妈妈悉心侍候、家中老小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渴望中、有了奇迹般的转机、逐渐康复得八九不离十了!接下去要考虑的便是继续投入抗日战斗的问题了,由于此时的53军已处在滇西大会战的前沿、为了照顾爸爸的健康和携家带小的负担、由军部决定将父亲就近调至驻防在安徽阜阳的92军李仙洲部,从此爸爸就脱离了东北军、这对于爸爸一个老东北军的东北人来说多有留连难舍的乡情……但对上级的关照体贴仍心存感激……。

 

举家安徽阜阳落脚

 

到阜阳92军驻防地以后、我家安置在刘寨集小申庄、我便到附近地方办的掩龙庙小学就读三年级、该地因传说古代汉光武帝刘秀逃难时曾在此藏身而得名。在这里也有记忆深刻的两件事:一是在校最喜欢听历史课、因为课堂讲的内容经常能与妈妈读小说中的故事挂上钩、对此很感兴趣。例如有一次讲到楚汉相争中的两个领袖时、老师问这两位是谁?请举手、沉默了4-5秒钟还不见动静、我鼓起勇气举手回答是项羽和刘邦、老师夸奖了我、很高兴!没想到老师接着又问:你说他们两位谁好?我迟疑了一会儿、想起了妈妈说过的话、于是答道:都是打仗杀老百姓想当皇帝、没什么好的。不料老师听了面显惊奇、竟然伸出大拇指对我说:答得好!得到老师如此赞许、我更高兴的不得了!从此我便幼稚的认定“战争杀老百姓就是不好。”二是在一天的中午我放学回家的路上、突然空中“风声”大作、似有一团乌云遮天盖日袭来、我被惊呆了不知所措本能地蹲下,顿时觉得这团乌云降下又听路旁田里沙沙作响……我忍不住睁开眼透过手指缝偷看:只见地面铺盖一层活动着的蚂蚱、身上黄黑相间、把我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不敢继续看下去,赶快闭上早已用手捂着的双眼……约一分钟过后天晴了地静了、我才敢站起往四下一看、只觉得什么都好像没有了、又定睛仔细瞧瞧、发现只有田里留下的光秃秃的秸杆、好可怕啊!刚刚还是满田野绿油油黄澄澄的庄稼刹那间被毁灭……可恨的蝗虫!太残忍了!大片的庄稼将颗粒无收、若问这灾难谁之过?青壮年农民都参军抗日去了、留守田园的尽是妇女儿童、老弱病残、侍弄若大片庄稼他们已力不从心、始遭今日之灾,日本鬼子罪责难逃!日本侵略者才是比蝗虫更可恨更残忍的灾难之元凶!!

我家到阜阳半年左右、又逢92军受命转战山东、正在此当口儿、爸爸因患上痢疾而且很重、不能一同随军出发……这不由得让我在心里琢磨:为什么爸爸又病了?噢、想起来啦:爸爸参军抗日以来曾三次负伤、又留下吐血后遗症,现在伤病初愈身体虚弱免疫力低下、导致疾病乘虚而入,若按一般常理说痢疾并不是要命的病、然而倭寇侵华战争带来的疾病多发又缺医少药、使得痢疾也成为难治之症、爸爸病重全家为之忧虑……正当愁眉不展濒临病危之际、也许是吉人自有天相吧、恰巧爸爸的好友、我家的同乡、92军军需处长路伯父在西南联大读书的长女回家度暑假、带回治痢良药磺胺胍给爸爸服后立竿见影、真灵啊!次日即可起坐进食、爸爸转危为安了!全家人眉舒目展由忧变喜、盼望着我们的“顶梁柱”早日康复!!

 

康复路上幸遇军长

 

爸爸的健康状况一天强似一天、半个月后已经可以说是痊愈了、正当又要再次考虑回部队上阵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却遇上一桩想都没想过的好事:一个中秋的傍晚、晚霞一抹我们爷儿仨在田间小路上散步、有说有笑、唱歌跳舞……尤其是唱抗日歌曲更起劲儿: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工农商学兵一齐来救亡……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然后也唱苏武牧羊、满江红等等……正唱着舞着只见不远处田边大道上、过来一对骑马穿着军装的中年夫妇,想必是我们的歌唱引起他们的注意、便下马步行向我们走来并大声招呼着:小朋友!你们好,请过来走近些!听罢弟弟先跑过去、我随之、爸爸在后,于是他们主动搭话、先向爸爸询问了解情况,爸爸便简述了自己的履历,听后他主动自我介绍说:我是来接防92军的暂九军军长傅立平、现军内正处在大批用人时期、你的条件很好,就留在我这儿,省得拉家带口地去追赶92军了、至于与92军办理调动手续事务由军部负责,具体事宜明天在军部再详谈;接着军长夫人自我介绍说:我是周美茜、然后特意转向我说:以后请到我家去玩儿、我教你唱歌跳舞、你就叫我周老师好啦!我听了真是喜出望外、发自内心地说了声“谢谢”!并深深地鞠了一躬。最后双方互道再见!在我的记忆中周老师说的是“拜拜”。这段经过在回家后我还写了题为“幸遇军长夫妇”的日记以示永志不忘。真的是好幸运啊!因为此后虽然在战争中、但随着1944的光临却为我迎来了两载的美好少年时光、直到耄耋之岁回忆、那仍然是我悲剧人生中不可多得的精彩乐章。

幸运的日子就从此幸运地开始了、爸爸委任暂九军上校军务处长、家也随之搬到军部所在地刘寨。爸爸每天早出忙军务、晚归后在家阅读与工作有关的书籍报刊文件等,当工作不太忙、心情又好时,、还会把我叫到身边随之背诵:先诵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这些是我的“老段子”倒背如流……再背“总理遗嘱”以及“大学、中庸”等一些文言文儿……对此则感到似鹦鹉学舌般的难懂又费劲儿……而爸爸背起来却津津有味儿……写到此让我想起一个相关的小故事:说的是某日军长召开校级以上军官会议、当下达任务完毕后蓦地话题一转、要求诸位在本军暂无规模战务时多读点儿书、并推荐了几本、其中就有“大学” 、接着还背诵了其中一段、复又戛然而止的问道:在座哪位接下去?请!经过暂短的肃静爸爸起立接下去……军长很高兴连说好、好、好!……,回忆当时爸爸的反应:他虽已年至不惑、难比青年人那样好胜激动、但在全军同仁面前有机会彰显自己获此殊荣、自然也是喜不胜收的,当天晚上就向全家“通报” 、并“传令”给我们改善一顿伙食……

 

捷报频传、胜利在望

 

与爸爸上任的同时、我便转入暂九军子弟小学读四年级了,每天上午讲文化课、下午是抗日战地新闻讲座:内容丰富佳音频传、振奋人心鼓舞士气,每次听罢便在老师指导下组编油印出简易传单快报、分发给驻军附近三里五屯的村民或张贴在房前屋后的墙上;记得还在军内发起提倡国货抵制日货的爱国运动:例如身穿手工织土布并用绿叶绿草汁儿染后做成似军用色的学生服,着装后走在上下学的路上又增加了一种向民众宣传抗日的方式,倘若此时被雨淋湿、衣上呈点点花斑并染得皮肤发绿、虽有点儿好笑,但犹为爱国行动而自豪!这种从小培养甚至胎带来的抗日救国意识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直到现如今、虽早已与日本国缔结友好、我却仍然“至今思国耻、不肯用日货!”

我对每天下午的战况讲座非常感兴趣、即使下大雨也从不缺课(农村雨天因道路泥泞难行允许缺课),有一回只有我和另一个同学两人到校、老师也认真地讲给我俩听,担任讲座的老师经常是校长、他还是从东北逃亡来的大学生呢!对我们小学生来说是学问最渊博的老师、讲课时趣味性与知识性兼顾、让我们既爱听又印象深刻。比如当雨天人少时、他可以自己增添些内容:他讲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好比捅马蜂窝自取加速灭亡、既生动有趣又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很适合小学生;他又说日本人原是大汉民族的后裔、当年秦始皇为求长生不老药命徐福带领三千童男童女漂洋过海到三岛去的、因找不到药没回大陆就在那儿生存繁衍而成日本国,理应兄弟相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接着还简单介绍了曹植这七步诗的故事、最后说“日本人真是忘本啊!”……如此、每次听了都令我兴致盎然百闻不倦、至今犹声声在耳。

综合在1944年里我所得知有关二战总的形势是同盟国对轴心国已进入战略反攻阶段:在欧洲战场西线方面英美联军诺曼底登陆胜利、大军直逼易北河南岸,东线方面苏联红军在收复失地后又一路得胜奔向柏林;在太平洋战场:强大的美英海军在空军配合下实施蛙跳战术节节取胜:世界最大海战:莱特湾海战战果辉煌、攻占日本军事要地塞班岛,冲绳登陆已指日可待,迫使东条英机辞职大快人心;中国本土的抗战也从根本上扭转了初期败退的局面,特别是1943-1944年以来、中国远征军在美国空军大力协助下、取得了滇西会战全面胜利、全歼孟拱加迈日军守敌、血战攻克松山、绞肉战收复沦陷两年的腾冲龙陵战略重镇,从而打通盟军印缅作战运输大动脉:滇缅公路……。中国远征军滇西会战大捷的喜讯、刊登在中央日报等各大报刊、传遍世界各地!我们学校为此举办了规模空前的庆祝大会,大家热血沸腾精神振奋!师生们人人登台表演节目、热闹非常,我参加的歌舞剧还是周老师亲自教授指导的呢!由于群情激昂、庆祝会时间超常、放学比往常晚、为了把这个大好消息快点带回家、我几乎是一路小跑往家奔……没想到我刚跑至家门口、就遇见爸爸也是才开完庆祝大会与东北老乡叔叔们一同有说有笑地向我家走来、我便急忙抢先一步把好消息报告给姥姥和妈妈!这天晚饭吃饺子、爸爸和叔叔们还破例地喝了酒。姥姥高兴地说:快回老家喽!看来我这把老骨头不会扔在异地他乡啦……没等说完一位老乡叔叔几乎是嚷着(可能是有点儿醉意)说道:后边还有好消息呢!日本鬼子投降之日才是咱们回家之时……说罢哈哈大笑一阵……这种欢乐开怀的场面也是我从未见过的。这时候只有爸爸若有所思地说:真遗憾啊!因伤病仅有始而无终地离开滇西会战抗日战场、没能亲自多杀些那帮十恶不赦的战争罪犯!在场的叔叔们听了都同情地七嘴八舌地对爸爸劝慰并鼓励说:前方后方都是抗日!你三次战场负伤“挂彩”功劳大大的……说时还举着大拇指故意学着鬼子的妖腔怪调……。

提到这些单身汉的老乡叔叔、他们平时都是我家的“常客” 、其中大多是从东北逃难过来、因暂无下处临时投奔爸爸住在我家“待业”的、还有些沾亲带故的要长期住下来,对他们爸爸都是慷慨解囊相助。爸爸在军中属于不大不小的官儿、战时军饷很低、加之他廉洁奉公、故而全家为他们这些额外的负担、不得不勒紧裤腰带,妈妈常为此精打细算而绞尽脑汁、有时还发点儿牢骚说什么“没有金刚钻儿,少揽磁器活儿” ……爸爸听了便耐心地劝说:咱们省吃俭用为了抗日、国难当头决不可因此而吃“空额”。爸爸的言行朔本求其源、真不愧是贫苦农民的儿子:没有忘本!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