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抗战老兵及家属的血泪故事 (三)

来源: 2015-08-22 22:28:1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409 bytes)

随军家属的日日夜夜

留守沔县

 

那年我快六周岁了、记忆力逐渐成熟起来,从这时起我可以用自己的记忆叙述往事了:记得当时没能与父亲在一起生活、而是一家另一半的老小:外祖母、妈妈、弟弟和我做为随军家属、由军留守处负责住在远离前方的陕西沔县。外祖母跟我们在一起是因为1937年初她老人家从东北老家到北平看望我们、不幸遭遇七七卢沟桥事变、中国对日全面抗战而被阻隔关内、迫不得已跟随我们过着老人难以承受的颠沛流离的军属生活,直到抗战胜利收复失地,东三省回归祖国、才得回东北老家与外祖父团聚!像这种因倭寇战乱而背井离乡的东北人何止一家两家、那是成千上万家呀!此等国耻家辱深仇大恨刻骨铭心,每一个东北人、中国人皆当世世代代永志不忘、时刻严防侵略者卷土重来!!

初到沔县住下以后、留在我记忆中较深刻的有三件事:一件是开心的事:每2-3天有一天和小伙伴一起由大人带领到附近山上采摘野果:核桃、拐枣、柿子等……采后不等到家边走边吃、有说有笑有唱地享受着想象中野人样神仙般、自由自在地向大自然索取的超常乐趣!另一件是忧心的事:当地农民生活很苦,面黄肌瘦形容憔悴衣衫褴褛,几乎还在刀耕火种、尤其可怕的是很多人染上了鸦片毒瘾:在每天早晨的集市上看到他们背来自烧的木炭叫卖,卖得的几文钱不是用来买吃买穿买用,而是迫不及待地买上一泡儿烟膏(黄豆粒大小)倒地燃吸……最初我看不懂这是在干什么?回家去问妈妈、她告诉我:他们吸的是鸦片、有毒会上瘾,会吸死人的!妈又接着说:鸦片最早是英国人传过来的、这对中国人的残害不比洋炮洋枪差……在这以后的很多年我都为此忧心忡忡、直到上学读书我才真正明白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残害灭绝中华民族的狼子野心何其毒也!从而觉悟到:中华民族一定要自强!只有自强方能自救、只有自强方能自立、只有自强方能扬眉吐气!第三件则是妈妈读历史小说.妙趣横生.让我终身受益:这还要首先从我的妈妈讲起、因为她是这件事的主角儿。妈妈是满族贫苦农民的女儿、她有两大特点:一是满人(旗人)女子不缠足、二是识字:能看小说、能写家常书信,此两点都是在同龄穷人女子中不多见的、尤其是后者使人费解?说来这里边还有一段小故事呢:外祖父的远房堂兄时任本村私塾先生、他生有一女与我妈同龄、老先生深知让女儿读书的好处、但又担心学无女伴多有不便、故而想到让我妈与其女作伴免费上学。此等好事真是天上掉馅饼、令人喜出望外、外祖父母欣然同意、如此上学达四年之久、所学内容皆为读汉文写汉字、因此在这方面的水平与洋学堂的高小比较绰绰有余、在同等女子中也算是有学问的了,故而又可以说妈妈的读书是她一生中难得的天赐良机、她是幸运者。

妈妈结婚时、父亲的军衔已升至少校、她便离开老家随军辗转各地、尽管颠波疲惫担惊受怕、但也偶有忙中偷闲之时、闲时她就以看小说消愁解忧,家中常备的书、也是父亲在家时常看的书,如春秋左传、史记、三国演义、说岳全传、大学中庸等等,妈喜欢看的还有西游记、隋唐演义、响马传、水浒传、包公案、杨家将等等章回小说。在沔县这段时间战事相对比较稳定、闲暇时间多了一些、因此妈白天料理家务和辅导我识字、晚饭后便是看小说时间,开始是自己看、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她不单是自己一个人看啦、而是有一帮人(留守家属的伯母、婶婶以及十几岁的哥哥姐姐们)围坐着听她读小说。这种现象也是在抗日战争中因随军家属身居穷乡僻壤、文化生活十分贫乏的非常情况下“应运”而产生的。此时已躺在被窝里的我当没睡着前也要听一段,睡着为止.没想到听着听着竟“上瘾”了、不听完全程就睡不着如此时间长了.就在我脑子里积淀了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历史故事……这些初始的记忆.好比白纸黑字印上去一样:清晰久远不易忘却,加之妈妈在读时.还要边读边添进些许自己的见解.活像老师一样使我较早的得天独厚的上了一堂长长的历史课而且课后还能结合现实进一步解读.比如每当家中或社会上发生了什么事件.妈都会进行古今一理的对比说:当今哪个社会跟历史上哪朝哪代类似,哪个人就像那个人一样……等等。洞悉世间百态往往能一语中的:世上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史上各朝各代兴衰更替都是权和利的争夺,无论谁胜谁败.冲锋陷阵受苦受难的都是无辜百姓.纯粹是不顾死活的拿老百姓涮着玩……如此等等……当年虽在孩童时.青年时如幻如梦莫名其妙…….但当我成年之后.身经两次家破人亡:由寡母的孤儿再次沦为孤儿的寡母时.回想起妈妈作为我的第一任历史老师.她的那些虚实并用.古今一理儿的教学内容……我才茅塞顿开如梦方醒……虽为时已晚.风烛残年.但生的糊涂死能明白,也算是没白活一生……。

 

津市探亲 与父亲小聚

 

沔县留守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大约是在1940年秋末的一天、留守处来人通知“上级批准我们”:妈妈带着我和弟弟去湖南津市爸爸的驻防地探亲,外祖母因年迈不宜远行、暂由留守处负责照看,听说快要见到爸爸、六岁的我高兴得手舞足蹈、全然不知战时行路艰难,待到一路走去翻山越岭、水陆兼程、崎岖惊险方知与爸爸团聚之不易。

我们从沔县出发、乘木帆船沿沔水南下、因上游水浅滩多水流湍急、不久就遇上了礁石险滩、船触礁舱进水、瞬间所带箱包漂浮河上、妈妈急得大喊人们打捞、我和弟弟站在进水的舱中被吓得大哭……经过一阵慌乱、所幸人手较多:接送我们的人和船工们七手八脚地:有的打捞东西、有的将我们娘儿仨扶着、背着抱着地送上了岸。抢救完毕后、人分两拨儿:一拨儿主要是船老板和船工们把漏船拖到附近集市修补;另一拨儿留下来保护我们娘儿仨在临时搭的帐蓬中暂住一宿……待船修好继续我们的航程。

当船航行经广元至重庆靠岸打尖时、记得有老乡上船来卖桔子果瓣:一个铜板一笤箕特便宜、为什么呢?听说是因为桔络已被剥去药用治肺结核病、故剩下的桔肉就不那么值钱了,桔络如此缺少、急需不言而喻,皆因日寇入侵使大量难民南逃、疾病多发缺医少药所致。可恨啊!万恶滔天的日本鬼子!!

不一日后又换乘汽车朝贵州方向行进,这一段路况险恶:头顶鬼子轰炸机似狼嚎、脚下山路崎岖“蜀道难”。当我们乘坐的大卡车在贵州境内盘山道上排队缓慢前行时突然刹闸,惊险悲惨的一幕出现了:前面有一辆车翻进山谷里、后面的车只能暂停,趁此人们可下车方便方便、活动活动,我被抱下车后也随着众人走到路边向深谷中探看、模模糊糊的看见谷底横三竖四的躺着穿各色衣裳的人、也是生还希望渺茫的人、甚至是生命已经终止的尸体、令人惨不忍睹不寒而栗,当时我虽只有六岁、但印象深刻至今难以忘怀、记下了亲眼所见倭寇欠下的一笔血债!在这“休息”中还想说一件有趣的事儿:在席地而坐的人群中、有苗族妇女拎着用红果串成的念珠状链圈叫卖,此时我听有人在一旁小声说:苗族女子外穿裙子不穿内裤而感到奇怪不解,恰在同时又见一叫卖苗女走出稍远处方便、我就尾随其后、一个小女孩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见她蹲下我假装躺在草地上玩耍想偷看个究竟、但没能看到究竟……待车祸现场处理完毕我们又继续上路了,此后坐在车上我的心一直悬着、让我初次尝到心提到嗓子眼儿的滋味儿。

行路难、行路难、抗日行路难上难,在正常情况下、以我们的行程而言、充其量只要一周的时间,而在这国难期间却消耗了一月有余的光阴,此时的妈妈天天是心急身不安、而我和弟弟则是在不断更新的环境中自得其乐、不知忧虑。终于有一天船沿醴水至津市把我们送到爸爸的身边、团聚的喜悦簇拥着我们、我和弟弟连蹦带跳地奔向爸爸、爸爸则是大步走小步跑着两手抱起一双儿女亲吻着……妈妈此刻只好让在一旁激动得喜泪盈眶……爸爸部队的营房驻扎在距离津市不太远的乡村、邻近的一家农民为我们腾出一半住房、让我们安下了一个临时的家、该民房座落在澧水岸边.隔水相望.有著名的古大同寺.爸曾携全家前往寺内进香拜佛祈望所求愿满……在这里也有三件事记忆深刻、当然是小孩儿记着小孩儿的事儿啦:某一天来个耍猴的、军民席草坪而坐观看、这在抗日时期实属难得的娱乐,妈妈领我到草坪后叮嘱说:坐这儿好好看,千万别说猴屁股(红色)失火、若说了猴咬你。妈妈不说也罢、她这一说倒引起我的兴趣、我半信半疑地想要试试看、于是小声念叨着:猴屁股失火了,猴屁股失火了!说完后又怕猴儿真的来咬我、就慌慌张张往屋里跑、没跑两步就跌了一跤……本来猴子没什么反应、而我这一跌倒引起一阵骚乱、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近旁的一位大兵叔叔急忙过来把我扶起、待问明原因后他开玩笑的对我说:猴子比鬼子讲理、你不惹牠、牠不咬你,今天你小声说牠坏话牠没听见、往后可别说了、哈哈笑了,之后又安静下来看耍猴,与此同时我从叔叔那儿明白了“鬼子不如猴子”。

过了些日子、又一天的午饭后、我在河(醴水)边玩儿的时候、看到房东家的儿子和媳妇不知为什么好好的却突然吵了起来、进而儿子还动手打了媳妇、她哭了、我也跟着哭了、怎么办呀?灵机一动、赶紧跑回家把正在午睡的爸爸拉来劝阻、我先指着那儿子说:他打人欺侮人不对!这个儿子见爸爸来并对他平和耐心地劝说、很快就停止了争吵,但我认为还应严厉地给那个儿子点儿颜色看才更解气,于是我便“仗势”地对他说:不许再打人!打人就是日本鬼子!再打人就枪毙你!说罢还用小手比划了一下枪毙的样子。爸爸看我一个小孩子竟如此失礼又好笑又可气、连忙向那个儿子道歉说:小孩子的话别在意,今后你们小俩口和睦相处好好过日子!然后领着我回家,到家后对我说:“以后大人说话小孩儿不许乱插言、没礼貌”,尽管爸爸说话时和颜悦色、但我感受到是严父在教训女儿、我哭了……爸爸见我一哭就心软了、抱起我:讲解着、安慰着、哄着拍着,我这才在爸爸的爱抚中幸福地午睡了……。

第三件事儿也是同房东的儿子有关连的:某日他从醴水中捉到一只非常稀罕的绿毛龟、说是要送给爸爸补补身子、爸爸妈妈看了都非常惊奇、以往只是听传说没见过,但绝不能接受这赠予。妈妈的理由是:这种龟据古书中讲、至少也有万岁了、都成精了、必须放生,爸爸立即表示赞同、因为军人不收百姓的赠送。可是见那房东儿子舍不得放生、于是爸妈商量好决定先买下后放生,看来二老有着佛一样的慈悲心肠呢!对此我还有舍不得的理由:我恳求爸爸把龟留下在家养着玩儿!爸爸对我的要求一向是不会断然拒绝的、便缓和的说:那就晚放生几天吧!妈妈觉得不妥、立即阻止说:“不能多留过今天!不然到夜里她变成绿胡子老头儿、你不害怕!”妈这一句话还真管用、我听罢当真害怕起来、不再恳求留下而是按妈妈说的办。(事后才明白、妈不肯留是怕老龟会饿死的。)

 

小聚时短、爸爸要赴前线、娘仨回沔县

 

随着日月轮回一家人难得团聚的美好时光一天天在减少……当快要进入倒计时的前夕、全家还过上一个虽不丰盛但很温馨的春节,特别是我还参加了官兵军民春节联欢晚会、尽管水平档次不太高、可是那种国难当头时期、官兵军民之间患难与共的民族情感非比寻常、团结友爱决心抗日胜利的热血沸腾、打倒日本鬼子的口号此起彼伏,除了自编自演的小节目以外、还演了一出戚继光抗击倭寇的威武大戏、令人振奋开心!正当高兴之时、忽然非常熟悉的邵叔叔走过来拉着我上台去与他合唱岳飞的“满江红” 、唱后又接着高喊口号“还我河山!还我东北!”我一个小女孩儿不懂怕羞也没怯场、因而博得热烈掌声……。

好景难常、不久、抗日形势再度紧张、部队将开赴云南前线,军人未动、家属先移,于是妈妈带着我和弟弟由人护送着又要回到留守处去、一家人分别时的揪心之痛却都不能哭、因为爸爸恪守军人流血不流泪的节操。回到沔县后我开始上学了!从此与学龄前那天真贪玩的孩童生活告别了。步入了一个崭新的学生生活天地:这所学校是53军中山子弟小学,每天除了学习文化知识外、还有不少的抗日宣传活动、比如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排着队边走边喊抗日口号、唱抗日歌曲,有一首歌在抗日胜利70年后的现在还能唱唱不忘:嘿呼嘿!打鬼子!嘿呼嘿!我们军民要合作、你在前面打、我在后面帮、抬伤兵送茶饭、我们流的是血和汗哪呼嘿……这样既增强抗日意识又宣传民众,除此而外、还在街头演活报剧呢!曾记得与同学合演的“同去打鬼子”的一段台词:“我想报名去前线打鬼子、可是舍不得你呀!”“我也舍不得你呀!那就咱俩一同去前线打鬼子!”倘若在此时从前线传回立功喜报或打胜仗的好消息!还要开庆祝大会呢!令人高兴忘忧、这是喜事!与此同时悲事也是经常发生的: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惊闻阵亡的噩耗、人们的情绪随之发生180度大逆转、我们小学生也跟大人一起参加追悼会、慰问家属,当看到阵亡家属那种哭天嚎地痛不欲生的凄惨景象时、我也感同身受的痛哭失声、会场似坟场……尤其是联想到这种悲痛可能随时降临至任何一个抗日军人的家庭、让又一家老小妻儿遭受灭顶之灾的情景时、便使得每一位在场的家属的心上愈感沉重、因为这又一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临到自己头上、所以就觉得好比“死缓”一样在苦熬着日子,当然也不放弃祈祷着希望;这种被厄运缠绕着的大人们的情绪,也在强烈地感染着我这个童真的幼女、过早地获得了成人般的忧伤和对战斗在抗日前线的父亲安危的担心……自从津市探亲回来以后、妈妈天天愁容满面、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晚上再也没心肠读小说了、取而代之的是每当夜幕降临、全家都在岳武穆像前烧香叩首、烧香的量甚而增至以前的10倍、同时妈妈还要跪拜祈祷哀求平安、整天室内的这种气氛令娘儿们窒息……如此家庭的低沉氛围何止我们一份儿、凡抗日军人家属户户如此……莫非这是不祥之兆?不敢再继续想下去……说不敢想还是在想、想着想着想到了有这么一天、留守处叔叔来通知一个不是很坏的关于爸爸的消息:53军在赴云南远征途中、爸爸初战负伤、加之对热带雨林气候水土不服、感染上疟疾同时导致昔日战伤发炎咳血不止,鉴于前方缺医少药环境恶劣、便送回一批伤病严重的官兵回后方救治、爸爸现已被送至洛阳军区医院住院治疗,家属可前去探望辅助护理……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