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抗战时在陕北大种鸦片广贩烟土毒品的罪恶早已人尽皆知,Google下“中共陕北种鸦片”吧:最著名的来自苏联塔斯社驻延安记者彼得

来源: 2015-05-31 16:56:0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195 bytes)
中共中日战争期间在陕北大种鸦片广贩烟土毒品的罪恶早已人尽皆知,Google下“中共陕北种鸦片”吧:最著名的指控来自苏联塔斯社驻延安记者彼得·巴菲洛维奇·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记》, wikipedia 的统一介绍在这里:(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95%E7%94%98%E5%AE%81%E8%BE%B9%E5%8C%BA)... 1941年皖南事变后,由于受到国民政府的军事及经济封锁,陕甘宁边区陷入经济困难,陕甘宁边区部分民众,甚至一些单位种植鸦片。[12]一些材料认为,陕甘宁边区此后有种植和对边区以外贩卖鸦片的现象[13][14],以晉北的晋绥边区及陝北的陕甘宁边区栽種區域最廣[15],並將鴉片統一收購運至耀縣及柳林銷售[16],國民政府曾於1943年4月欲派內政部陝豫甘寧綏區煙毒檢查團赴陝北調查,遭蕭勁光拒絕。[17]

提到陕甘宁边区种鸦片的分别有蕭軍的《延安日记 1940-1945》、[18]苏联人彼得·巴菲洛维奇·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记》、美国人卡萝尔·卡特的《延安使命》、[19]《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料摘编 第六编财政卷》、伍绍祖在凤凰台的采访谈话,以及《南方都市報》記者高龍發表的「忻州鴉片檔案」。[20]

谢觉哉提到中共犯过两个错误,一是长征时乱拿东西,二是种植特货。[21]《陕甘宁边区禁毒史料》中的“禁种特产”的秘密通知提到,烟苗烟户的处罚措施就是没收,且“特产”或“特货”必须统一销售,对群众则隐瞒销售的情况,只说是没收。[22]商人伍效高回忆自己经营鸦片业时就说“续办特货。……代理……鸦片购销业务”。[23]特别是财政经济史料完全否定了特货是食盐的说法,里面单独出现了特产收入一项,在统计表里是和“公盐”(1942年)“盐税”(1943年)并列来看,肯定不是一种东西,更不是烟草,因为烟酒类也是另项列出。特货收入应该属于公营生产收入。很明显,在财政收入里,它占有重要地位。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